到了教室里,我一直没心思上课,满脑子里想的全是姓卢的交代的事情,我答应他的要求,完全是敷衍他,我根本不可能帮他追胡婷,可我现在犹豫的是,我该怎么做才能在拆他台的同时不让他发现。

  并不是我怕他揍我或者找人打我,我怕的是他利用职务之便开除我。

  思前想后,我还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午休还没吃饭,姓卢的又来找我,他把我带到学校外面的餐馆里,点了几个菜。

  “刘邦,卢老师够意思吧?”姓卢的问我。

  “够。”我说,其实我心里很鄙视他。

  “既然卢老师这么够意思,那你看是不是可以开始着手帮我了?”姓卢的问。

  “你要我怎么帮你?”我问。

  “很简单,今天晚上我还会叫几个混混去堵胡婷,到时候你看到混混,就装作害怕夺路而逃就行了。”姓卢的说。

  “这怎么可能,昨天我还打了两个混混,今天就多几个混混我就跑,那胡婷也不会信啊。”我说。

  姓卢的听了之后,觉得我说的还是有点道理,他低头沉思一会又说,“那这样,你还是跟他们打,但别真打,我也会让他们不要对你出手太重,你挨个几下之后就装作不行倒地,这样就不怕胡婷不信了。”

  “这……”我听了顿时就郁闷了,他这不是拿我当炮灰吗?魏索见了我都要给我几分薄面,姓卢的请的那些飞机头洗吹剪算什么鬼?

  “当然了,你挨打我也给你算一份,一拳二十块钱,你看怎么样?”姓卢的问。

  “二十?”我无语了,心想我的脸难道只值二十?

  “那三十吧,你要是挨上十拳,那就是三百啊。”姓卢的说。

  “不行,五十一拳。”我说。

  姓卢的听我狮子大开口,顿时不悦了,“五十,那十拳都五百了,不行不行。”

  “你要是觉得不行,那就去找别人吧。”我笑道。

  “你……”姓卢的顿时就无语了,不过这件事情只有我能做,他不接受我开的价钱也不行,无奈之下,他只能咬牙答应,“五十就五十,算你狠。”

  “行,成交。”我笑道。

  其实我笑,并不是因为五十块钱一拳的事情,而是因为姓卢的这个煞笔把他的计划全都告诉了我,而我,也想出了对付他的办法。

  他不是要让我挨打吗,我挨就是,但是胡婷他是绝对不可能得到的,不仅如此,他答应一拳五十块钱,我也会让他赖不了帐。

  吃完饭后,姓卢的得意的走了,估计他是觉得自己的计划毫无破绽,胡婷被他救了之后一定会爱上他,所以他边走还边哼着小曲,嘚瑟的不行。

  我远远的看着他进了校门,对着他的背影我骂了声煞笔,就用他给我的一百块钱去旁边的超市买了五包烟。

  买好烟后,我立刻用魏索的电话给魏索打电话。

  “刘邦,怎么,打算跟我混了?”魏索问。

  “没有,不过你借我手机玩,我要谢谢你,你现在有没有时间,我在学校门口等你。”我说。

  “行,我马上过去。”魏索说。

  过了差不多十分钟,魏索如约赶到,他过来之后,就坏笑着看着我,“终于打算以身相许了?”

  “呵呵。”我呵呵他一脸,“你猜错了。”

  “那你喊我过来干什么?”他问。

  “给你。”我说着从兜里把烟掏了出来,五包一包不剩的给了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魏索问。

  “你借我玩手机,我给你的回礼。”我说。

  “你挺有钱啊,不就是一手机吗,一包烟就行了。”魏索说着,要把其他的退还给我。

  我见了,立刻笑了,因为这小子,上钩了。

  “那你话都说了,我当然不能不从,不过一包烟是感谢你给我手机玩,另外四包,则是我有点事想麻烦你。”我说。

  “有事麻烦我?”魏索问。

  “对。”我点头。

  “怎么,你被人打了?”魏索问。

  “不是。”我无语,心想他这想法也太掉我的价了,我就算挨打了,也不会花钱请他替我出头啊。

  “那是?”魏索问。

  “这个忙说容易也容易说麻烦也麻烦,你先别急着答应,听我说。”我说着,把那个姓卢的的计划告诉了他,然后我也把我的计划说了出来。

  魏索听了以后,顿时笑了,他笑的时候让我感觉真的很猥琐,就跟他名字一样。

  “你这个计划真心不错,想想还有点小刺激呢。”魏索说。

  “刺激吧,那你干不干?”我问。

  “就是有点……”魏索犹豫到。

  “你放心,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买五包。”我说。

  “说真的?”魏索问。

  ,酷、匠#网u永久免=3费8B看小‘3说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说。

  “行,那我就跟你干这一票。”魏索说。

  我嘿嘿一笑,勾着魏索的肩膀跟他一起进了校门。

  ​下午的时间过得很快,我一想到自己的计划,心就会扑通扑通的跳,激动的不行。

  直到晚自习胡婷给我补完课之后,我就跟胡婷去她家了。

  “刘邦,我们走快点,早点回去还能多点时间给你补习。”胡婷走在路上的时候说,不过她扣上说是想给我补习多留点时间,但她脸上惊慌的表情出卖了她。

  “胡老师,你该不会是怕又遇上混混吧?”我问。

  胡婷被我这么一说,立刻露出难堪的表情,“没……才没有……”

  “好了,胡老师,你就放心好了,有我在呢。”我装逼道。

  “好了,别贫嘴了,走快点。”胡婷说。

  我坏笑,因为我知道那个姓卢的,早就让人在那里等着了,不管胡婷走的多快都没用。

  果不其然,胡婷和我走到巷子里的时候,六个混子围住了我们,其中还有昨天晚上被我打了的两个。

  “猛哥,昨天就是那个小比崽子打我的。”那个染花毛的家伙指着我说。

  “就这个小子?”那个猛哥说。

  “对就是他。”花毛小兽说。

  “行,你们几个,一起上,把这小子干倒了咱们再一起干那个娘们。”猛哥说。

  猛哥说完之后,那几个家伙便一起上了。

  “刘邦,快跑。”胡婷说着,拉着我就跑。

  我连忙撒开了胡婷的手,然后装作很危急的表情对她说,“胡老师,你是女孩,你绝不能落在他们手上,所以你先走!”

  说完,我就朝那几个家伙冲了过去。

  胡婷听了我的话,当场就愣了,估计是被我的话感动了吧,虽然胡婷比我大,还是个老师,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女孩子的心都是柔软的,尤其是当她看到有男人为她挺身而出的时候。

  “卢哥跟你们说了吧,我是自己人,你们打轻点。”我冲到那几个混子面前就对他们说。

  “知道。”猛哥说。

  接着,他们就对我展开了攻势,可我不仅不躲,还往他们拳头上面撞,生怕打少了,心里还数着被打了多少下。

  二十,二十下了!

  直到二十下的时候,我才趴下,“胡……胡老师对不起,我……我打不过他们,你快点跑吧。”

  “刘……刘邦!”胡婷喊着,眼里竟然流出了眼泪。

  “嘿嘿,你这小男朋友不行啊,还以为多牛逼呢,还不是被我们干倒了!”猛哥说着,朝胡婷走去。

  胡婷看着猛哥,顿时就吓傻了,她一步步往后退,直到被逼到墙角退无可退了,才从包里拿出手机指着他们,“别,别过来,不然我报警了!”

  “报警?”猛哥笑道,“你报一个试试。”

  说完,猛哥就把胡婷的手机给抢了。

  脱光!

  我在心里默念了一声,立刻可以透视了,我发现姓卢的躲在外边墙角,此时已经准备行动。

  我暗笑煞笔,立刻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给魏索,“可以干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