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我郁闷道,其实我压根就不怕这两个人,这两个人看起来很牛,其实就是纸老虎,就说我们学校扛把子的魏索,那家伙看起来比这两个人还牛比,但真要动起手来,未必干的过我。

  我不是盲目自信,毕竟我初中就捅过人,那种感觉至今记忆犹新,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就轻车熟路了,我想,就算是眼前这两个混混,也未必敢捅人吧?

  “草?你草谁?”挡住前面的混混牛比道,看样子,他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

  “草你啊,今晚草死你们两个。”我更狠。

  对付混混,你跟他们讲道理是没有用的,他们都是些无赖人渣,以前我也混过,所以我很清楚,要对付混子,你就得比他们狠,让他们怕你。

  “哟呵,活的不耐烦了!”挡住前面的混子说,“麻辣个巴子的,老子本来不想弄你,是你逼我的!”

  说完,那人上前就要揍我。

  胡婷吓傻了,连忙拉住我,可这一拉,把我给坑惨了……

  我他娘脸上立刻挨了一拳,嗓子眼都咸了。

  “你……你们要钱……我可以给你们,你们别伤害我们,求你们了。”胡婷胆怯道。

  我一听,心里真他娘郁闷,这不是拆我台子吗,我好不容易在气势上压倒那两个混子了,这下全被胡婷的搅和了。

  “老子今天不要钱,要你!”打我的混子立马又出手。

  我怕胡婷被殃及,只好又挨了一拳,不过这一拳没有白挨,他打到我的时候,我脚下猛地用力,把他给踹了,他出拳的时候上身用力下盘不稳,我这一踹,他立刻倒地上去了。

  “垃圾。”我骂了句,心想这家伙,太不经踹了。

  “草,敢还手!”后面那个混混见状,立刻扑了过来。

  “胡老师,你快闪开!”我说着,推了胡婷一把,胡婷连忙退后,站在墙根处。

  “刘邦,你小心啊!”胡婷喊道。

  “嗯。”我回答着,立刻握拳。

  那个混混还不如刚才打我的那个,他瘦瘦的,头发染得挺花,看起来就像孔雀开屏似的,不过孔雀是啥?就是大野鸡罢了,开屏不过是吓唬吓唬不敢吃它的煞笔而已,真要遇上浪了,还不是得死?

  这个瘦混混毛染得挺花,看起来是挺上道,但那也就糊弄糊弄外行人,他一拳还没打着我,我先一拳打了他的脸。

  他身材瘦弱,这一拳下去,他直接趴下了……

  “小兽!”另一个混子见他被打,连忙喊道。

  “小受?”我诧异道,心想难道他们两还是基友?

  “你敢打小兽,老子搞死你!”另一个混混大喊,说完,他竟然掏出一把刀。

  我苦笑,“吓唬谁呢?”

  “什么?”他愣了。

  我见他愣了,直接把肚子上的衣服掀了起来,“来,捅这,来,快点。”

  )最新6_章_V节上酷匠《P网

  那个混子听了,梗咽了一下,面色极其难看,恐怕他这辈子都没遇见过我这样的……

  “你别嚣张,信不信我真捅你。”他说。

  “捅,朝这!”我说着,还指了指肚皮。

  他咽了口口水,走到我旁边,拿到笔画了半天却没捅我,“你别激我,老子下手不知道轻重,搞不好一刀下去你就嗝屁了。”

  “嗝屁算我的,来不来啊?啊?捅啊!”我骂到。

  他吓傻了,“草,你找死啊你!”

  “你到底捅不捅?我撩衣服的手都酸了,快点啊,不捅是孙子。”我骂到。

  “你麻痹的,算你狠!”他骂着,喊了声,“算老子们今天遇上了狠角色,小兽,咱们走!”

  说完,他就跟那个小兽滚蛋了,看着他两的背影,我摇了摇头,“垃圾,撩起衣服给他捅都不敢。”

  “刘邦,你没事吧?”胡婷回过神来之后,连忙跑到我身边拉住我的手关切的问。

  “没事,一点小伤。”我说。

  “刚才真是吓死宝宝了,你没事就好。”胡婷说。

  “什么?吓死宝宝?”我笑道。

  胡婷听了,这才发现她刚才说慌了,竟然在自己学生面前称自己是宝宝……

  “没有,你听错了。”胡婷说着,拉着我往她家走。

  “我没听错,我确实听到你刚才说吓死宝宝,胡老师,你不会怀孕了吧?”我问。

  胡婷顿时面色难堪,“你说什么呢!”

  此时的胡婷,在我面前一点老师的架子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平日里的她,没有带上老师那个角色的她。

  其实我又怎么会不知道网上很流行说吓死宝宝了?我之所以胡说八道,就是为了逗一下胡婷而已。

  “胡老师,我看那两人应该跑了,你回家吧,我也该走了。”我说着,撒开胡婷拉着我的手,转身准备走。

  “那怎么行,这件事全是因为我,如果不是你送我回来,那就是我一个人遇上他们两了。”胡婷紧张道,“今天的事情我还得好好谢谢你呢,再说了,那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还有同伙,你现在往回走万一遇上他们怎么办?”

  “胡老师,你放心好了,他们那种人,我能打十个。”我装逼道。

  胡婷冷笑,“你别得意了,刚才幸好他没捅,你有没有想过,他要是真捅了你怎么办?”

  “我还真没想过。”我说,因为我知道他们绝对不敢。

  可胡婷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我说吧,万一真捅了,你死了怎么办?就算没死,拿你也得进医院,你家里条件不好,出了这种事你让你爸妈怎么办?”

  “胡老师,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三思而后行。”我说,“不过刚才情况确实很危险,如果我不铤而走险,他们肯定会欺负你的,你一个女孩子,如果出了那种事情,传出去可怎么办?”

  胡婷听了,低下了头,似乎被我这番话给感动了。

  “谢谢你,刘邦。”胡婷说,说完之后眼里满是关切,“我这就给你家里打电话,晚上你就别回去了。”

  说完,胡婷还真打电话了……

  “胡老师,先别打啊,我觉得这样不太好……”我还没说完,胡婷那边电话已经接通,她还是开的外放。

  “您好,是刘邦的家长吗?”胡婷问。

  “是啊,你是?”我爸的声音传来。

  “我是胡老师。”胡婷说,“刘邦这两天表现很不错,所以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每天晚上让他上我家补习。”

  “胡老师,那怎么好意思,太麻烦你了。”我爸说。

  “没事,刘邦这孩子挺聪明的,就是平时没用心,我这么做也是希望他能考上大学。”胡婷说。

  “胡老师,那太谢谢你了,明天我和刘邦妈妈登门道谢。”我爸说。

  “登门可以,千万别带东西,我帮刘邦是因为刘邦这孩子聪明懂事,你们要是带东西过来,就是让我别给他补习,以后我就不管刘邦了。”胡婷说。

  我爸顿时愣了,半天没有说话。

  “好了,今天我看时间不早了,刘邦晚上一个人走夜路我不放心,所以今天晚上他就先住我这了。”胡婷说。

  “那……那怎么行,胡老师,我看这样不好吧。”我爸说。

  “没事,我家有两张床,再说我是老师他是学生,你们就放心吧。”胡婷说。

  “这……”我爸还在犹豫。

  “你们放心吧,我会管好刘邦的。”胡婷说完,就挂了。

  看着胡婷,我心里痒痒的,总觉得她这么留我,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

  更让我激动的是,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晚上她要是没锁门,嘿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