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子腾听到我大骂的声音,疑惑的看着我,“胡老师上了豪车,你这么激动干啥?难道你对胡老师有意思?”

  “啊呸!”我呸了一声,“你才对胡老师有意思呢,你难道没看到车上坐的男的都他娘的四五十岁了?”

  “车上的男的,四五十岁了?”杜子腾疑惑道。

  我这才想起自己是通过透视才看到车里的,现在天色很黑,路灯光线也不好,隔着玻璃,杜子腾肯定是看不到的。

  “你啥视力啊,这都能看见?”杜子腾问。

  “额……”我尴尬一声,随即敷衍道,“你平时游戏机玩得多,视力肯定没我好。”

  杜子腾听了,这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见他信了,我暗骂他煞笔,随后跟他道别就背起书包回家去了。

  一路上,不知怎的,我心情很不爽,总觉得胡婷那么年轻漂亮,人又清纯,怎么会上了老男人的车呢。

  我承认我之前确实挺讨厌她的,但那全是因为她太负责任了,对班上学生管理严格,害的我上课的时候都不能专心玩手机。

  现在想想,她对我们严格,也是为了我们好,对我们负责任。她是个好老师,对我这种吊车尾的学生都能如此用心,我实在不敢相信她是绿茶婊,更不相信她会为了钱去陪老男人。

  可我越是这样想,心里就越不爽,刚才我亲眼看到胡婷上了老男人的车,孤男寡女的,说不定直接开车去荒郊野外震去了!

  晚上回家后,我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一闭眼我就会幻想胡婷被那个老男人压在下面的样子,还有那个老男人用粗糙的老咸猪手在胡婷娇嫩的……上胡来的画面。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这么不爽,胡婷跟我是师生关系,她下班了爱跟谁在一起都不关我的事,可我就是不爽啊,那种感觉,就像自己女朋友被人弄了一样……

  直到我实在是困了,才睡着。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黑眼圈就像熊猫似的,到了教室我就犯困了,最后干脆趴在桌上睡觉。

  “刘邦!”胡婷的声音突然传来。

  我迷迷糊糊地从桌上抬起头,露出疑惑的表情。

  “上课时间睡觉,太不像话了。”胡婷说完走到我旁边,“出去用凉水洗洗脸再进来!”

  我不敢违背,只好出去了。

  可走出教室后,我又想起她上豪车的画面,“啊呸,绿茶婊。”

  我骂了之后还不解气,觉得胡婷就是作。

  白天当着学生的面就是一副好老师的模样,可是晚上却上了老男人的豪车,真是应了那句出门作贵妇,回家是荡妇!

  去厕所洗了下脸后,我刚打算回教室,就被厕所里抽烟的混子给叫住了,回头一看,那个混子不是别人,正是我们高三最牛比一哥,也是全校扛把子的,魏索!

  “喂,刘邦,怎么,又被班主任赶出来了?”魏索调笑似得问。

  这个魏索,初中的时候跟我一个学校,那时他还没现在牛比,就是个普通混子而已,不过上了高中,也不知道他是吃了狗屎还是怎的,竟然跟了彪哥,后来彪哥毕业了,他就成了扛把子的。

  “关你什么事。”我懒得理他,说完就准备走。

  “喂,你这么嚣张信不信我扁你?”魏索说。

  “你尽管试试。”我冷冷道。

  “你现在孤家寡人了还这么嚣张,我看不好吧?”魏索说。

  “我就算是一个人,照样能扁你,你信不信?”我说。

  魏索笑了笑,“刘邦,你是挺牛逼的,初中就敢捅人,不过高中就没混了,你这么吊,干嘛不混了?多浪费啊。”

  “草,别提那件事,再提,老子把你也捅了。”我骂道。

  魏索说的是真的,我初中的时候确实捅过人,不过那时候我就是个愣头青,为了一个女生捅了别人,可最后啥下场?

  那女生不仅没有因为我替她出头而跟我在一起,反而更加疏远我,觉得我比那个欺负她的人更危险。

  而我爸更是散了多年的存款,跟人私了,不然我现在别提上高中了,估计还在所里待着呢。

  “哟,这么牛比啊!”魏索大声道,“我看,你干脆跟我混得了,还有半年的时间,反正都考不上大学,还不如猖狂半年。”

  “猖狂个毛线。”我郁闷道,要混,我早就去混了还用等到现在?

  “接着。”魏索说着,扔了一支烟给我。

  “干嘛?”我问。

  “我是诚心要你跟我混。”魏索说。

  我接到烟之后,他又帮我点上,我苦笑,“既然这么诚心,把你手机借我用用。”

  “你答应了?”他问。

  “没答应,不过我手机被胡婷交给我爸了,最近上课太无聊,你要是想我跟你混,就把手机借我用几天。”我说。

  魏索听了,冷笑一声,“手机而已,等会就给你弄一个。”

  “行,那就先感谢你了。”我说。

  “不过,你什么时候跟我混?”魏索问。

  “过几天吧。”我说。

  “行,下节课间你到厕所来拿手机。”魏索说。

  “谢了。”我笑道。

  过了一节课,魏索果然给我弄了一个手机,还是苹果五,他跟我说只要我跟他混,这台苹果五就送给我了,我问他这手机哪来的,他只坏笑不回答,不过我当然懂,这手机很可能是他从别人那黑的。

  拿到手机后,我又感谢了一下魏索,便高兴的回教室去了。

  外语课的时候,我玩着那手机,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个手机不是我的,号码胡婷也不认识,如果用这个手机给胡婷发短信,她肯定不知道我是谁。

  想到这一点,我立刻打开短信界面,然后给胡婷发了条短信,“多少钱一夜?”

  发完之后,我后背直冒汗,全身的血都沸腾了一样,那种感觉,真它娘的刺激!

  又激动又紧张的我,眼睛一刻不离的盯着手机屏幕,等待她的回信,我多希望她报个价,到时候我存够钱就可以把她据为己有。

  可是我又希望她千万别回信息,不然她在我心里的光辉形象就全毁了。

  “嗡嗡……”手机振动了一下。

  我一看,我去,胡婷回信了!

  点开之后,我看到她回复的内容,“你是谁啊?”

  我一看,心想她这算什么回答?我明明问的是价钱,她却问我是谁,我它娘能告诉她我是谁吗?

  “你别管我是谁,就说多少钱吧。”我回复。

  回复之后,我更加紧张,更加期待她的回复。

  “你认识我吗?”她很快就回复了。

  “你怎么这么墨迹,做这一行做得也太不专业了吧?”我发过去。

  “你到底是谁?捉弄人有意思吗?”她发过来。

  “一千还是两千?”我发过去。

  “有病。”她发过来。

  我一看,有些生气了,难道一两千她还嫌少了?虽然我承认她很漂亮,身材也很好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总不能要五千一万吧?那也太贵了点。

  可我不甘心这段对话就这么结束了,一咬牙,我给她发了句,“五千,我出五千!”

  过了很久胡婷都没有回复我的信息,我以为她不会再理我了。

  可谁知就在我把手机塞进兜里时,手机振动了!

  酷D匠R网正版Z{首uX发

  我连忙掏出手机,打开信息后,我看见她的回复竟然是,“在哪见面?”

  “噗……”我直接喷了。

  可一两秒后,我的心情却变得非常复杂,不是激动也不是失落,应该说是夹杂着激动和失落。

  之所以激动,是因为她竟然答应了出来见面,只要我有五千块钱,我就可以把她揽入怀中!

  可失落也是因为她答应出来见面。

  我觉得她在我心里的形象彻底毁了,从高冷的美女班主任变成了那种女人,说真的,我特反感女人爱钱,一个女人,如果能为了钱出卖自己,不难想象她还会因为钱干出更可怕的事情。

  可犹豫之后,我又给她回了消息,“酒店吧,我订好了叫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