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被叫到胡婷办公室后,也不知道胡婷跟他说了些什么,回家之后,我爸虽然一直没给我好脸色看,但他竟然奇迹般的没有打我!

  不过胡婷把我的手机交给了我爸,我爸把我手机关机后就随身揣在兜里,一点拿回手机的机会都不给我。

  不过现在的我,根本就没心情玩手机!

  一整晚我都躺在自己房里看对面家放电视剧,虽然听不到声音,不过好在有字幕,所以一晚上我都不无聊。

  第二天去上学,胡婷在早自习的时候把我叫到办公室去了。

  “刘邦,你爸昨晚回去没打你吧?”胡婷问。

  “没。”我冷冷道,心想这会儿猫哭耗子真的好吗?

  “那就好,昨天我跟你爸好好谈了,现在离高考还有半年的时间,你底子虽然不好,但我相信有半年时间给你补习,大专你应该考得上。”胡婷说。

  “补习?”我疑惑道。

  “对啊,你爸没跟你说吗?”胡婷问。

  “没有,昨天一晚他都没鸟我。”我说。

  胡婷听我这样说话,有点生气,“做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子,我看你爸是被你气的,所以才没跟你说。”

  胡婷说着,从她的抽屉里拿出几本基础习题册,她递给我后说,“这个是给你的,这段时间你上课的时候就先把以前的补上,晚自习的时候就来我办公室,我给你单独补习。”

  我接过那些习题册后,心里压力一下就彪上了天,“胡老师,我爸没给你钱吧?”

  “没有。”胡婷说。

  “没给你钱,你跟我较什么真。”我说,“我家里没什么钱,到时候上大学他们的负担就更重了,胡老师,你还是让我安心混到高中毕业出去做事算了。”

  “啪……”胡婷拍了下桌子,“你就这么点出息吗?”

  “我……”我被胡婷的举动吓了一跳。

  “我知道你是怕给父母增加负担,但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的感受呢?你这样自暴自弃下去,真的好吗?”胡婷问。

  我哽住了,不知为何,竟然感觉心底柔软的地方被胡婷触碰到了。

  其实我又何尝不想考上一个好大学让爸妈脸上有光呢?可是,现在的我,连庚号长什么样子都搞不清楚,别说是让我补习半年,就算重读三年,我怕也未必能考上大学。

  “刘邦,我知道你底子不好,你自己也没有信心,可是任何事情,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呢?”胡婷说,“年轻,就要敢于拼搏,这半年我会给你单独补习,不管最后你考的怎么样,至少没给你的青春留下遗憾。”

  听到胡婷这番话,不知真的,我眼里竟然湿润了。

  平时的我,目无师长,十分任性,可胡婷却并没有因为我的顽劣而放弃我,反而更加关心我,甚至要给我开小灶,回想昨天,她请我爸来学校的时候我还在心里诅咒她,要扒光她用鞭子抽她,我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酷}s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f-是)D盗版vW

  “刘邦,你就听老师的话,这半年好好学习努力一把,万一考上本科了呢?”胡婷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头竟然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好……”

  “这就对了嘛。”胡婷说着,还拿出一个盒子,“昨天害你爸打你了,老师心里过意不去,送你一支钢笔,希望你能考好。”

  “谢谢胡老师。”我说着,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回班之后,我就开始翻看胡婷给我的习题册,只可惜除了语文我能做点,数学外语就呵呵了……

  不过我打开胡婷送我的钢笔盒,拿出那支酒红色的钢笔后,还是静下心来边做边看解答了……

  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到了晚自习的时候,别的同学都在教室自习,而我却进了胡婷办公室。

  胡婷看了我一天下来做题的结果,她叹了口气,说我的底子比她设想的还要差,不过说完之后她还是很耐心的跟我讲解那些题目,还送了我一个笔记本,在笔记本上面写那些数学公式啥的。

  一开始我还很用心,可随着胡婷讲的东西越来越多,我的耐心又低了下来,再加上胡婷身上很香,肤白如雪如花似玉的她坐在我旁边,我渐渐开始走神,老想一些歪心思。

  脱光!

  我在心里默默念,接着,胡婷就真的被我透视了,看着被透视的她,我哪里还有心思做题,所有的注意力立刻被她两点一线给吸引走了……

  “咳咳。”胡婷似乎发现了我的不对劲,“这一题选什么?”

  我朝她笔尖指着的题目看去,妈呀,什么方去什么庚,我立刻懵了。

  “刘邦,老师给你补习,你就应该用心点,这可不是每个同学都有的机会,你懂吗?”胡婷说。

  我低头说是,谁知就在这时,我竟然透过题目那一页,看到后面解答的页面了!

  “选C!”我说。

  “C?”胡婷疑惑道,然后她解了一下,发现得到的答案竟然真的是C!

  “你猜的吧?”胡婷问。

  “不不,绝不是。”我说。

  “那下一题呢?”胡婷见我不承认,便说。

  我立刻透视后面一题的答案,为了避免被她说是猜的,我还装作解题,在本子上胡乱写了些东西才回答,“选D。”

  “是吗。”胡婷说着,直接翻到后面看答案,没想到答案上果然是D。

  本以为这样就可以瞒天过海,谁知胡婷看了我在本子上写的解题思路后,立刻不悦了,“还说不是懵的,你这是什么解题思路。”

  “这……”我尴尬道,心想这都被她看穿了啊……

  “不过你瞎懵还挺有一手的。”胡婷笑道。

  “那是,平时考试,就靠一个懵字诀!”我见她没那么严肃,也跟着笑了。

  “我看半年的时间你也不一定能全部复习完,到时候不会做的,你就懵吧。”胡婷说着收起本子,“马上就下晚自习了,我看你今天也学不进去,今天就到这里吧。”

  “好嘞!”我高兴到,心想总算可以休息一下了,这一天好好学,真是比打一天篮球还累。

  “别高兴,晚上回去能做多少做多少,你要补的还有太多,明天晚上我会检查的。”胡婷说。

  我听了,顿时哭丧着脸,心里亚历山大,可不知为何,明明压力这么大,我心里却非常高兴,这似乎和胡婷有关,也许是我觉得今天过得很充实,也许是觉得跟胡婷在一起比较……吧。

  晚自习结束后我就背上书包回家,走的时候,我想到刚才偷看答案的事情,我发现我这透视除了能看妞以外,到时候高考说不定能派上大用场!

  按照高考的尿性,所有考生都是被打乱了排座的,只要我能找到一个成绩好的抄他的答案,搞不好我还真能上大学呢!

  想到这里,我竟然吹起了口哨,嘚瑟起来了。

  走到校门口,我还买了杯平时舍不得喝的丝袜珍珠奶茶,边喝边猥琐的想考上大学的事情,想着表哥跟我说的大学妞多漂亮多正,更让我向往的是我自己上大学后泡妞的场景!

  “刘邦,意淫呢?”杜子腾的声音突然传来。

  我转脸一看,果然是杜子腾那家伙。

  “你才意淫,傻不拉几的。”我反口。

  杜子腾这家伙,平时也特爱玩,不过他家境比我好不少,成绩也比我强那么一丁点,他来上学不仅玩手机还玩PSV,比我还能混!

  “咦,那不是胡老师吗?”杜子腾突然说。

  我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奶茶扔了,不过幸好我没扔,这又不是烟,怕个毛……

  “别它娘一惊一乍的,又没抽烟!”我骂道。

  “不是这个,你看她,快看!”杜子腾说着,指着一辆黑色的奔驰。

  我朝那边看去,果然看到了胡婷上车,只是此刻没收起透视能力的我,顿时看到车上坐着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

  “握草!”我大骂一声,心想胡婷工资不低,怎么上了老男人的车?难道她并没有我想的那般纯洁?难道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