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皇学院,气势辉煌,云邪红在仙船之上,向下望去,那是一片片的山,还有很多茂密的树林,最前方是一座金色的门面,上面龙飞凤舞的刻着‘帝皇学院’。

  仙船还在飞,百里云嫣看到一座山,含笑说道:“小红,这座山怎么样”。

  云邪红望去,此山灵气充裕,天地精华无处不在,景色秀丽,的确不错,说道:“姐姐,你说的算”。

  “好,那就这座了”,她说完,手印一打,仙船震了一下。

  仙船落下,众人也下来,却只见一白衣儒雅的男子踏着仙剑飞过来。

  他手拿一把折扇,面容含笑。

  “你个鬼灵精,竟然偷我的仙船”,从他的这句话看来,他就是帝皇学院的四大院长之一,绝代。

  百里云嫣将仙船一收,很好笑的说道:“师叔,是你没看好,让我钻了空子,才偷了出来”。

  绝代无奈的叹口气:“唉,算了,到了你手里,我也要不回来了,让你师傅知道,只会帮你”,他的话透漏着宠溺。

  “哈哈,那是,到了我手里,怎么可能会有送回去的道理。”百里云嫣毫不客气的回道。

  “你呀,就知道欺负师叔我,有种去欺负地煞”。

  听到这句话,百里云嫣好像起了鸡皮疙瘩,然后不鸟他,一到手印飞起,只见,山间震动,山壁一丝裂痕浮现。

  从下望去,只见她刻了字‘百里邪山’。

  “小红,这以后就是咱们的山”。

  ...

  三个月,云邪红将帝皇学院熟悉了一下,所有招的外院弟子都会跟随老师占山修炼,而像百里云嫣这样的亲传弟子却是直接的将云邪红他们给了内院弟子的资源,山头,

  也是没人会说什么。

  这三个月,云邪红一直处于崩溃的边缘,因为绝代那个家伙不知道为什么要让他做他的亲传弟子。

  我勒个去,绝代埃,四大院长之一啊,他那么厉害干嘛要收他为弟子,云邪红觉得一定有问题,大问题,所以没搭理他。

  他开始修炼,可是一直都没有任何反应,身体饱和度明明已经达到标准,可是问题来了,达到饱和度后,他就会睡觉,真的不是他想睡,而是控制不住的昏倒。

  终于在云邪红控制着撒娇卖萌的情况下,百里云嫣说出实情。

  “你的身体是废体,不能练体,这种情况也是千万年来历史中头一次出现你这样的,有些人是筋脉不合格,或者不能吸收灵气,所以到武道中途止步于炼骨或者晋升不到

  先天大有人在,而你确实武道第一步就废了,谁知道后面的情况”。

  ‘嗡’,云邪红小脑袋炸响,不能修炼,老天开玩笑吗?

  “没关系的,姐姐会一直保护你的,一直陪在你身边,你不要伤心好吗?”,百里云嫣蹲下来哄他。

  云邪红面色淡淡的,没有理她,他是邪神,他的尊严不可践踏,他不需要女人来保护。

  百里云嫣知道他的脑袋想的是什么,这三个月来,他一直在被那是个丫头玩闹着,在山下,有时候有人要向他动手,确是那十个丫头帮他打跑了,他却丝毫不领情。

  她真想知道,这么大的孩子怎么会懂的尊严这种东西。

  云邪红离开了,回到了百里云嫣给他精心安置的小屋,小屋摆设齐全,各种灵果,灵药,锻体丹药各种多样,对他确是一个帮助都没用。

  之后几天,绝代没有再来烦他,可能是知道他不能修炼就放弃了吧!

  云邪红越来越冷淡,但是却没有放弃。

  他猛吃灵果,猛吃丹药,吃下段体丹将自己浸泡在灌有洗髓水的大桶里。

  小小的身子经脉随处可见,青筋暴起。

  “啊”,他惨叫一声,又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百里云嫣在其床边照看着他。

  “小红,不要闹了,这样再次下去,你的身体就彻底废了,你知不知道”,她皱着眉头,教训道。

  “我不能保护你了,我是废人...”,他说完不理她,将自己盖在被子里。

  百里云嫣叹口气,她有时候不明白这孩子小脑袋瓜想的都是什么,随即爬到床上,将他搂紧。

  “你还有我啊...”。

  再次三年后,三年里云邪红还是不要命的锻体,时而睡觉,时而又散功,他想了无数的办法,这个世界的修炼一切以人体为基础,要想吸收灵气,必须让体质达到饱和度

  ,所以他前世的功法也不能修炼了。

  突然想起真气锻体,这种自残的方法,他试过一次了,可是却昏睡了一年。

  一年里百里云嫣一直照顾他。

  醒来后,发现身体竟然还是无用,这次连跑都很难了,八岁的身体却像老头的身体一样,每天都在咳嗽中度过,他的身体更废了,根本无法行动。

  后来百里云嫣告诉他,这种办法,就是自杀,她听都没听过。

  大声的将他呵斥了一顿,要他不要再想办法,她会保护他。

  又听到这种话,云邪红气了,他不需要她保护,他要保护她,就这样,百里云嫣不理他了。

  “你就倔吧”,一声爆喝,离开了他的房间。

  八岁的云邪红,身高一米,头发长长的散在两肩上,虽然还是稚嫩,但却已经有了那么一丝成熟之气。

  他下了床,艰难的走出了小屋。

  “邪红,你出来了”,外面一个清秀的女孩惊喜的说道。

  她是春香,是个女丫头里年纪最大的,已经九岁。

  “嗯”,他点了一下头,不理她。

  “你去哪?”。

  “不用你管”,他不回头,下了山。

  下山后,在一个山脚下,看着月亮,伸出小手。

  “葬莲花,你到底有没有办法”。

  一片花瓣飞出来,四个字在他脑海里‘不破不立’。

  他不明白,这是什么玩意。

  “你能不能说的有用点,我都破成什么样了,还不立?”。

  葬莲花亮了一下,然后黯淡了下去,不鸟他了。

  “咳咳咳”,他气得又咳嗽了。

  ...

  突然几道声音传来,他找了个石头,挡住。

  “你们听说没有,百里邪山有一个废物,不能修炼,靠女人保护”,一个身穿白衣的小少年说道。

  “嗯,叫什么云邪红,方志,听说这小子是百里云嫣捡来的弟弟”。

  “切,捡来的?一听就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躲在山上勾引女孩,却没本事下来参加一年一届的大比,占着那么多资源,真是浪费”。

  “就是,听说他每年用的灵药,丹药超过咱们的十倍,可他还是一点实力都不涨”。

  “哼,我要抗议,凭什么他能得到那么多好处,就连灵果咱们都没有吃过,他却天天吃”。

  “我们带领所有弟子去抗议,我想一定有用处的”。

  “嗯,走,以我楚中楚国皇子的背景,谁敢不听我的话”。

  ...

  云邪红呼了一口气,出来了,看看天空,久久无言。

  第二天,百里邪山下站满了人,带头的正是楚中,吵闹不断,说白了就是嫉妒。

  十个丫头怒了,打了起来。

  百里云嫣出场终止了一切。

  云邪红就这么冷漠的看着,无言,十个丫头都受了伤,他也怒了,尤其是春香被打的最惨,胳膊折了,需要养三个月。

  打她的人叫方志。

  他将自己关在屋里,想了想。

  “不破不立,破,呵呵,那我就全破好了”,他满脸嗜血的说道,眼神坚定。

  “葬莲花,借我真气一用”。

  ‘嗡’,几片花瓣飞舞,云邪红眼神被葬莲花布满。

  “全给我断了”。

  “咔”。

  “咔”。

  “咔”。

  “咔”。

  四肢尽断。

  “噗”,狂喷出一口血。

  “啊”,他将筋脉全部聚拢,葬莲花一道气打遍全身。

  ‘啪’,筋脉也断了。

  他忍着剧痛,慢慢的又晕了过去,眼前一片模糊。

  精神识海中,魔灵与葬莲花紧皱眉头。

  魔灵说淡淡的说道:“接下来,你要怎么做”。

  葬莲花神色淡然说道:“与他真正的融合一体”。

  “不,是我才对”。

  “你什么意思”,葬莲花大惊。

  “我为他惹了这么多祸,他是无辜的,我被逆天改命,人皇为我受罪,他也要为我背负骂名,我恢复意识后,还想着摆脱这具身体,呵呵,如果是你,你心里会好受吗?

  ”。

  都沉默了。

  “那么...”,葬莲花说完,默了一下,问道:“雪非白呢”。

  魔灵嗤笑一声,不屑的说道:“我是我,他是他”。

  葬莲花转过头:“你决定了?”

  魔灵重重的点头。

  ...

  百里云嫣将云邪红放到床上,为其查探身体,突然一道魔气从他身体里流转出来。

  “这是...”,她用力抵抗,却发现云邪红身体在不断的修复。

  天空一阵乌云笼罩,‘咚’的一声,一道雷电打响。

  帝皇大殿,四位院长,齐齐而立。

  天机院长掐指一算:“是那个孩子”。

  绝代院长折扇一开:“天机,阻止不了的”。

  风华院长妖娆的扭:“哈哈,如此我们就不管了?”。

  地煞院长冷眸一瞥:“据得到的消息,他是天云护国大将军云子游失踪的儿子”。

  天机点头:“果然,那年的异象就是天云,据说这孩子是十三个月怀胎生下来的”。

  风华惊讶:“十三个月,这么极品”。

  绝代无言...地煞黑线...齐齐内心说道,现在考虑的不是这个好不?

  一道红光从百里邪山发出。

  七天后,安静了。

  酷@匠网永pD久%免oM费Q看F{小说LQ

  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云邪红后来天赋异常,一直到七年后,十五岁时,四大院长将他赶出了帝皇学院。

  百里云嫣没有阻止。

  云邪红骑着一头黑狼,随行的还有一个女子,她叫林雪,不知道为什么,她很爱粘着他,要说为什么,就是因为她碰巧又有一次看到了他洗澡,从此后就粘上了他,他好

  说歹说也赶不走,林雪一直以他的贴身丫鬟为居,让他很是无语。

  一极品的红衣公子,一极品的丫鬟,一极品的黑狼,踏入江湖,让整个六国鸡犬不宁,咳,不对,是五国,因为他父母大怒之下将傲天帝国给灭了。

  ...

  作者的话:“咳咳咳,那啥,因为这些剧情没有太大的意思,所以就一章概括了,算是埋下了伏笔,嗯,就是这样的”。

  “接下来,真正的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