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下子推开门,进去,映入眼帘的在其不远处是一个木桶,他个子太矮,看不到,但是却看到一个头,头发湿漉漉的,但是却美感十足,他知道,他看到了什么。

  木桶里某女听其开门声响,一下子转过头,一道手掌覆盖灵气将门关闭,门阀也上好,然后脸漏出来,看着他。

  尴尬,非常的尴尬,他感觉好尴尬,呆呆的无言,不知道要说什么,他前世是杀手,就算在都市生活,思想也没有太过浮夸,所以还是有一点保守,脸涨红。

  “怎么啦?”,百里云嫣倒是不在意,在她看来他只是个孩子,但看到对方脸色通红也是差点笑喷了。

  “我做恶梦...我害怕,睡不着”,云邪红支支吾吾的说道,他想知道,他什么时候胆子变得这么小了,他本杀人不眨眼的邪神啊,为什么看到女的就会变成刷宝卖萌的小

  老鼠了?难道变成小孩子,就连心性也跟着变了?

  “做恶梦,你梦到了什么”,百里云嫣好奇的问道,竟然脑袋都伸了出来,半洁白的肩膀露了出来,双臂也伸在木桶上,眼神俯视着他似笑非笑。

  云邪红从上望去,可以看到此女的半个的半个胸,还有那胳肢窝,让他虽然想要喷血,但是喷不出来,灵魂有反应,但是身体却丝毫没有反应,要不是立刻反应出他现在

  身体是个五岁的小孩子,他还以为他那玩意不行了呢。

  “我梦到一个女人被五雷轰顶,然后大脑一片空白,没有记忆,但是我却会觉得好伤心,不知道为什么?”他回过神神情无奈加有些忧伤的说道。

  某女沉思,半晌:“一个噩梦,没什么的,进来洗洗,我可不想你臭臭的和我睡”。

  ‘轰’,云邪红感觉小脑袋被炸响,尼玛,我勒个擦,让我和你洗澡,就算我现在真的是个小孩子,可是有一个成年人的灵魂啊,真心的不能做到啊,但是本能的却是伸

  手。

  百里云嫣一笑,一股灵气在云邪红身上出现,只见衣服慢慢的自动脱落,然后飘起来...“噗”,掉进了大桶里...

  云邪红感觉进入一个好温暖的怀抱,然后不自觉地眼神呆住...

  他已经忘记了他是怎么洗澡的,只记得全身被一双温暖的手在身上抚摸着,来来回回很轻柔,却很魅惑,还有某女笑吟吟的声音,和一些调戏的话语。

  “你这孩子倒是生的挺嫩的嘛”。

  “不错,不错,质感不错”。

  “嗯,这手臂长大一定有力”。

  “可惜,这小丁丁还是太小”。

  “皮肤挺细腻,快赶上我了”。

  “小屁股肉也挺嫩,嗯,不错,不错”。

  云邪红脑门不知道滑下多少道黑线,嘴角抽搐,但是却没有说话,被某女就这么在身上瞎划拉着,他不知道被折腾了多长时间,在她那让他灵魂起着重大反应上的躯体上

  又呆了多久,总之终于洗完,只是却听到某女一句很让他想喷血的话。

  “唉,这就是男人的身体啊,总算研究透了,嗯,慢慢长大,我想好了,一个月研究一下”。

  ...云邪红无语问苍天,真想说一句:“卧槽”。

  “噗”,屋子里一朵水花从木桶里飘起来,只见一似有若无的绝美玉体冲起,身材销魂,一红色的衣袍出现遮盖住,身影飘忽,流转在床边。

  她将其还在呆呆的云邪红放在床上,然后也上了床,将他搂在怀里。

  地球上的邪神,是个冷漠无情的杀手,虽然腹黑却从没感受过这般温暖,虽有养父养母却没有感受到他们给的亲情,这一世的云邪红记忆已经全部没有,对他来说,他只

  知道面前的女子真的只是萍水相逢,却对他如此的好,没有问他来历,没有怀疑。

  百里云嫣心里想的却是,如此可爱的小孩,到底是哪家将他抛弃啊,真是太可怜了,还做了这种可怕的噩梦,一个小孩子怎么能承受得住?

  对了,她刚才好像看到他后背有一朵莲花,下面还刻着一个‘邪’字。

  “小红啊,我这么叫你可以吗?”

  啊?小红?怎么听着那么别扭?

  他随意的说道:“额...好吧,你想怎么叫都行”。

  百里云嫣抱着他抿嘴一笑,说道:“哈哈,这么奇葩的小名你倒是好像很喜欢”。

  ...他说他喜欢了吗?他真的表示他喜欢了吗?

  百里云嫣好奇地问道:“小红啊,你后背的莲花怎么回事,还有一个‘邪’字呢”。

  看《正版章》节w上|i酷匠e网

  “莲花?额...那是胎记吧!至于那个‘邪’字,额,我也不知道啊”,云邪红支支吾吾说道,葬莲花竟然到后背去了,还真是莫名其妙,倒是那个‘邪’字,他还真不知

  道。

  “嗯,如此好看的胎记倒是连我都嫉妒了”。

  额,胎记还能嫉妒啊!无语。

  “你家人没给你留下什么吗?”

  “不知道,就有一块玉佩,上面应该是我的名字,我家人是谁,我真忘了”,这要怎么说?一块玉佩上面刻的字,他就拿来当名字了,‘云邪红’这么牛逼的名字,这感

  觉拉轰的名字,他可是喜欢得很。

  百里云嫣没有再问,而是霸气的御姐风范,说道:“忘了就忘了吧!以后姐罩着你”。

  云邪红心里划过一丝暖流,但却说道:“不,姐姐,以后我保护你”,作为一个男人怎么可能让女的保护,况且还是这么个他感觉可爱的女子,虽然老是调戏他,但是就

  是这点她才可爱嘛。

  “等你修炼超过我再说吧”。

  “我一定会超过你的”,他信誓说道,他相信他的天赋绝对能在这大陆闯出一片天下。

  “哈哈...”。

  两人后来相继无言,慢慢的睡着了。

  云邪红睡得很甜,但是他却不知道,他的精神识海中有两个人在其里面居住,里面一男一女,男的被女的压制在精神河中,下了封印,女的在其上面盘膝打坐。

  河里的男说道:“你我同为混沌灵物,为何如此相逼”他浓重的魔气飘散在各处,嗜血的眼眸带着凶狠。

  女的说道:“虽然你已经有了意识,也许可以控制,但是我还是不放心,一万年你杀了如此多的人,给主人带来那么多麻烦,你可知道你出去会有什么后果”,她宛如仙

  子,额头上刻有一朵和云邪红一样的红色莲花。

  男的沉默,皱眉:“难道我愿意?”。

  女的也无奈:“你可以出去,但绝对不能是现在”。

  男的问道:“我呆在这里会阻碍他的修炼,你难道不知道?”。

  女的说道:“不破不立,主人走的路必须是舍生路,我给他两个选择,实则其实就是给了一个,他必须选第二个”。

  男的大惊:“疯子,连我们都走不了的路,你让他走,真是笑话”。

  女的哈哈一笑:“哈哈,在我和他合为一体之时,他的命就注定了...”

  男的无言...

  第二天,云邪红醒来后,揉了揉眼睛,百里云嫣已经不见,他感觉整个身体上有一层薄纱盖着,还有一丝女子的体香,让他灵魂想入非非,看着这红色的薄纱,心里一丝

  激荡。

  “醒啦?”,只见百里云嫣突然出现,云邪红也是被这来无影去无踪的身法很是向往,看来这个世界还真不是一般的给力啊!他虽然在地球是邪神,其实也只是身体迅速

  ,会点武功罢了,他地球上的武功没有等级,他都不知道他算是什么样的高手,有了葬莲花之后他才能飞来飞去,华国武功,博大精深,他在一个遗迹学得九阴真经,在少

  林寺一个大师手上学得易筋经,之后成为杀手,杀伐无数,虽然能飞,无影缥缈,但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出现他还真做不到。

  “姐姐,你能教我修炼吗?”他昨天醒来就试过运功,修炼九阴真经,可是半点真气都没有,他也很无奈,根本不明白。

  百里云嫣立刻答应,但是却警告道:“好啊,不过要从练体开始,你要吃苦才行”。

  “我一定能的”,吃苦?他最不怕苦。

  “回学院我再教你,现在跟我去看看来参加招生的弟子”。

  “嗯”,他也很好奇这个世界的招生,昨天来到云都他看到那些琳琅满目的异世之物可是看的惊讶莫名,什么魔兽宠物,魔兽坐骑,丹药堂,草药堂,炼器房,拍卖店等

  ,他感觉好玄幻啊!比地球那些不出世的修真者都玄幻,更别提他这个只是学了武功的高手了。

  他本来以为得到了葬莲花,他御空飞行后,可以比肩那些修真者,可没想到被雷劈了,连修真者的样子,都没有看到过,他认识的修真者只有白眉,可是白眉还不如他厉

  害。

  他好奇地问道:“姐姐,你是修真者吗?”,想来这个世界应该差不多吧,修炼的等级那么多。

  “修真者,什么修真者?没听说过”,百里云嫣奇怪的回答。

  “那姐姐,这个大陆修炼的是什么啊?”,难道那些都不是修真者的等级?

  百里云嫣解释道:“不一定吧,要划分的话,最厉害的有武者,剑者,刀者,像剑者刀者都要放弃修炼属性才能学得,武者嘛,能修炼属性,但是在没有到达宗师之前学

  的武技也都只是微属性,算不上上乘”。

  “奥”,他点了下头想了想,要修炼什么呢?他感觉好像都不错啊!

  做武者?就是不知道自身有什么属性。

  学剑?拿着一把剑,剑仗江湖,也挺拉风。

  学刀?拿着一把刀,杀伐狠厉,也很霸气啊!

  埃?等等,他有朵葬莲花,身化葬莲花,也能迷到万千少女,也不错啊,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葬莲花他学不了了,真是匪夷所思,不懂,不懂,明明在地球的时候,葬莲

  花他领悟了啊,怎么现在却忘记啦!没有记忆了呢?

  在这些说话的同是,百里云嫣正在给他穿衣服,一身小红袍,这回没有开裆裤,他表示很满意。

  两个人站在一起,同是红袍,一大一小,女的绝美,小的可爱,走到大街上,回头率百分之百。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