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穿越?

  云子游在外面就这么立着,一直到清晨,眼神终于有了一丝决绝。

  只见娘子在床上正在给孩子喂奶,梦离花听其声响望过去,见到自家相公的眼神,明了,暗自高兴,她没有看错他,他们会一起面对。

  云子游走过去,将他们全都抱在一起。

  “娘子,孩子满月后我就辞官,我们带着孩子归隐山林,也是一件趣事”。云子游柔和的说道。

  “相公,那个产婆。。。我想他就算没有看到什么,也要斩草除根”。梦离花眼神一丝狠厉。

  更\新(…最快上?8酷L匠#网g

  “我知道了,一会早朝,我就去解决她”。

  ...

  皇宫,大殿上,文武百官,齐齐而立。

  “恭喜大将军喜得子”。

  云子游刚刚迈入殿堂,就听到一阵洪亮的声音。

  他双手抱拳,说道:“多谢各位”,神情露着笑意,但是确是有一丝苦笑。

  “皇上驾到”,太监一声大喊,只见东方胜一席龙袍加身,走到龙椅边,站在上面,一丝上位者之气威风凛凛。

  “大将军,恭喜”,东方胜拱手说道。

  云子游立马回礼,共手说道:“多谢皇上,臣有要事想在御书房与皇上相商”。

  东方胜略微惊讶,说道:“哦?好...”。

  接下来就是些客套,然后商议国事,其中一件是东云边关樊城被傲天帝国所攻打,此事东方胜倒是皱眉,先推了,以待商议。

  御书房,两人没有君臣之别,倒像是好友一般,喝酒。

  “东方,我想辞官”。云子游终于下了决心,说道。

  东方胜目瞪口呆,不解,大怒道:“胡闹,你特码在逗我”。

  云子游不理会,说道:“我认为,我已经没什么可留念的,我想和离花退隐,从此游山玩水”。

  东方胜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大早来我这说辞官,朝堂上看你情况就不好,一直恍惚着”。

  云子游不说话,他还真不知道怎么跟他说,这的确是件不好做的事情。

  “难道连我都不能说吗?”东方胜问道。

  他们两人还有丞相李凡,云子然,四人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朝堂之上没有礼仪,朝堂之下也没有君臣,他能坐上皇帝也是多亏他们三人,尤其是云子游,曾经为了他坐上皇帝,给他当了一剑,此情他永远忘不了。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我是在皇族最秘密的古籍上看到的”。

  “万年前,一婴儿降临大漠,天生异象,那异象就和昨天你孩子出世时是一样的...”说到这看看云子游。

  云子游沉着脸,默默的,手一比划,示意继续。

  那婴儿被说为万物而生,无父无母,在大漠被魔族收养,后来因为天赋异禀,称为新一代魔神,将手下所有大漠所有魔族全部收服,建立魔宫,不知为何他变得更加残忍,真正魔化,当时的大漠邻国皇帝不知为何惹怒了他,他一人一次三天灭了那整个帝国,所有百姓都没有放过,此事震惊大陆,后来他一直从那里杀到东方咱们这里嗜血弑杀无数,星辰海一男子出现将其收复,可惜却依旧杀不死,只是听说后来一个女子出现,在那魔神身边相伴左右,魔神清醒,可是最终女子却不知为何被五雷轰顶而死,魔神痛苦,暴怒,但是却突然消失。

  之后以为不会再出现,谁知道一千年后,异象又出现,几年后魔神再次屠杀大陆,女子又出现,直接叫嚷让所有人杀了她,最后被人们焚烧而死,魔神又再次消失。

  此后每一千年都会出现一次,女子也总是不得好死。

  ...御书房静的可怕。

  东方胜却又说道:“这些事没有确切的说明,所以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听说那魔神额头有一朵红莲花,当然莲花也是随意不定,有时在手心上或者是...背部”。

  云子游半晌说道:“你既然都知道了,也就不用我说明了”。

  “你如果选择退隐,那才是真正的将自己放在风口浪尖,你太天真了,四大势力不会追查吗?其他五国会不管不问?”

  云子游颓废的摸摸额头,说道:“那我要怎么样,难道在这里会平静?他是我妻子十三个月怀胎而生,我怎么舍得?”,他苦笑摇摇头。

  “我有一个办法,但是你永远不要回京...”。

  那一日,不知道大将军与皇帝说了什么,只知道,三天后大将军出征樊城,而妻子儿子也不见踪影,后来才得知是一起去了樊城。

  老元帅暴躁大怒,认为这就是胡闹,孙子刚出生不让抱就算了,还带着去边关打仗,狂躁了好多天,大怒闯进皇宫,觉得东方胜有意削弱他们家,可是进了御书房后,再回来,一直消沉这脸,在元帅府从此不管不问,浇花,修身养性。

  五年间,人们听闻大将军与大将军夫人,真乃神人,打得傲天帝国连连败退,大将军云子游与夫人梦离花节节晋升武境,被封为护国将军与护国夫人,但从此在没有回过天云城,一直守护樊城。

  期间有人从小道消息打听,听说他们的孩子,取名叫做‘云邪红’,却是个天生痴傻的孩子,不能修炼,废人一个,经常瞎跑乱喊,弄的樊城有时都乌烟瘴气,因为将军和夫人非常宠爱这个孩子,哪怕是个傻子,也照顾的津津有道。

  云邪红有时天然呆,不言不语,有时会大喊大跳,说一些奇怪的话,所有人都听不懂,有时候一直在说三个字‘对不起’,有时经常一睡就是七天,或是三天,人人感叹,老天不公,为何将军夫人会生一个如此的儿子。

  樊城,护国将军府。

  五岁的云邪红一个人蹲在大树下,呆呆的看着天,他脑海里的记忆太多了,让他不知道到底哪一个是他,使得神魂重创,成为痴呆。

  “红儿...”,一绝美女子走过来,看着云邪红,摇摇头,抱起他,放在怀里,她认为这样也不错,最起码孩子不能修炼,也省的危害苍生,她知道曾经的魔神每一世都没有父母,是个天煞孤星,所以他们夫妻面俩将他照顾得好好的,曾经也企图希望给孩子能正常一些,但最终放弃了。

  “你不要死,你不要死,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丢下我,为什么...”。

  “没死,没死,她没死,有娘在呢,不会丢下你的”,她和云子游晋升武境后一直试图封印他的记忆,可是每次却都反噬,她进入过云邪红的神魂,看着如此多的不堪的记忆,她都差点疯了,更别提现在还只是五岁的云邪红了。

  “娘,你是我娘,我有娘吗?”云邪红小小脑袋转过来看着他娘,眼神呆呆的问道。

  “我是你娘,知道吗?不要害怕,有娘在呢”。梦离花温柔的哄道。

  “娘...”,说完脑袋好像一沉,睡了下去。

  “唉”,梦离花叹了口气,不知道这次要睡多久。

  ...

  晚上,梦离花守护在云邪红身旁,看着他沉睡的面容,一片忧愁,一道手印打出,查探着儿子的神魂,还是没有丝毫办法,无奈叹口气。

  “报”,一侍卫大喊着,进来,单膝跪地,面容严肃。

  “说”。梦离花一声轻喝。

  “夫人,傲天大将孙生携两个武境高手个三个先天巅峰在外宣战,大将军不敌,受伤”。侍卫低头,沉痛说道。

  “两个武境,三个先天巅峰?好大的手笔”。梦离花冷声一道,身影已经不见。

  侍卫也立马跟上。

  房间里只剩下云邪红,躺在床上,一道身影出现,戴着面具,一身黑袍,阴笑道:“哈哈,你们这夫妻俩倒是恩爱,可惜了,这个孩子”,“嗡”,一声,黑影飘过,孩子和黑袍人消失。

  樊城边关,云子游右手捂着胸口,左手拿着长剑,他没想到傲天帝国那么大手笔,他虽然受了伤,但对方三名先天已经命丧黄泉,剩下两个武境虽然无伤,但是他还勉强可以对抗。

  “云子游,五年间一直在边关抵抗,倒是个忠国之人,可惜,今天你将要死啦”,一名武境高手叫嚣道。

  “呵呵,你们认为可能吗?”,梦离花一身蓝色衣裙飘飘,落下。

  “娘子”。

  “相公,你怎么样”。

  “我没事”。

  “还说没事,都流血了”。

  两人甜蜜,不管其他。

  “哈哈哈,撤”,两一名武境高手哈哈大笑,然后说道。

  “什么?”梦离花不解。

  ...两个武境已经御剑离开,跑得很快。

  “这是怎么回事?”梦离花问道。

  云子游思索片刻,大惊道:“糟了,邪红...噗”,说完,喷出一口血。

  梦离花赶忙给予治疗,心里也知道中了计,但是还是很淡定。

  疗伤完毕,冷声说道:“子游,我们杀过去”。

  云子游喘息了一会,神情定住,说道:“杀”,一身煞气如同地狱焰火。

  两人大怒,携千军万马攻打傲天帝国,一直到傲天边关成,彭城。

  ...他们的事情已经不是要讲的啦!

  至于云邪红被那个黑袍人带走后,黑袍人就打算直接回帝国,关押京都,但是他却感觉孩子越来越重,不明所以。

  “怎么回事?怎么那么重”,他将孩子放下。

  突然瞪大了眼睛,只见云邪红眉心处一朵红色的莲花闪亮着他的双目。

  “这...这是...”。

  “咔,啪”。

  红莲花一朵花瓣飞出,黑袍人只觉得喉咙一凉,一个武境高手就这样身死道消。

  云邪红小小的身躯,被莲花飘起,只见好多花瓣都随风飘扬,每朵花瓣都好似镜子一样,记载着好多的画面,这就是他的记忆,前生两世,入魔九世,十一世的记忆都好凄凉,悲惨。

  突然“喀”,只见好多花瓣全部碎了...

  其中一道花瓣,是他在地球的记忆,毫无保留的回到眉心处。

  云邪红睁开了眼睛,迷惑,头晕,不解。

  “这里是哪?...”。

  “卧槽,我怎么变成小孩子了...”。

  “我的天啊...”.过了半晌,看到腰间有一块玉佩,上篇刻着‘云邪红’。

  “好名字,从今以后,我邪神也有名字啦!就叫云邪红,哈哈哈,没想到被那么多雷劈都没有劈死,还真是奇妙啊!老子竟然穿越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放肆的开怀大笑,跟他那稚嫩的声音和小小的身体显得那么的很不协调。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