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大陆,无尽的星辰海,不出世的万妖林,神秘的大漠,还有帝皇学院中霸一方,控制着六国的发展,却不闻战争。

  六国经常战乱,纷乱不休,各国皇帝都企图统一天下大业。

  这个世界以武为尊,人人修炼武之气,吸取天地灵气,境界划分为:后天,先天,武境,宗师,后天练体,先天练气,巅峰就可御剑飞行,武境就可凝神,通目,宗师就可修炼属性,有些没有属性的都会选择修剑或习刀。

  一个士兵最起码都是后天练皮大成,不能修炼只能是废材。

  天云帝国,将军府,三朝元老大元帅的大儿子云子游和妻子梦离花,两人都年仅二十有五,梦离花身怀六甲将近十三个月,肚子大的异常,可孩子就是生不下来,一点动静都没有,让云家所有人无语至极,也头皮发麻,此等怪异的现象他们实在不明白,目瞪口呆,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夫人,小心身子,要相信我们的血脉,孩子一定不会有事的,他呆够了一定会出来的”,云子游掺着妻子在花园一步一步的漫步,安慰着她。

  “相公,我知道,可是哪有孩子在孕妇肚子里呆了十三个月的,我真的是不明白,我们孩子怎么会这样”,大肚子的梦离花不解的说道。

  “唉,不管他如何不同,都是咱们的孩子,待他出生,我一定为娘子出气,害的你如此委屈”,云子游抱着她再次宽慰道。

  “不要,这是我身上的一块肉,生出来也是,我得好好疼他,教他做人,教他如何做事”,梦离花抚摸着肚子温柔的说道。

  “好,等他出生,让他学武,修炼,以咱们的天赋,孩子不会差到哪里去的”,云子游也充满着幻想。

  他们两人百年不遇的都是天才,在帝皇学院所相识。

  云子游,年少时就是将军,一身剑法打遍天云帝国所有年青一代,就连皇帝都不是其对手,现在已经是先天控灵阶段,可御剑飞行的存在。

  梦离花,名字好听,长相也是极美,如梦中仙子,如璀璨花朵,虽然现在已经是大着肚子,但还是有那么一股风韵犹存,她本是燕灵帝国的二皇女,因看上了云子游,远嫁来到天云,现在境界与云子游不遑多让,同是一样等级的存在。

  两人有说有笑的在花园里走动着,讨论着孩子出来的打算,幻想着未来。

  突然天空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雷声直插天际,风在怒号,乌云笼罩。

  “啊...”,梦离花惨叫一声,就要跌下去,云子游立马扶住。

  “娘子,你怎么样”,他急切地问道。

  “我好像...感觉什么破了,应该是...要...生了”,梦离花说的断断续续,好似要晕过去。

  云子游立马抱起来,还大声的喊道:“快找产婆,要生啦!”,声音用灵气包裹,好似要引动天地异象,全天云帝国所有白姓,所有达官贵人都听到了,就连有禁术结界的皇宫都有了一丝震动。

  整个天云城处于骚乱之中。

  御书房,皇帝东方胜,皱着眉头,传来贴身太监,说道:“立马把宫中的产婆弄去,让胜一御剑带去”。

  “是”,太监应声。

  胜一,皇帝的第一暗卫,先天控灵的实力。

  “吱呀”,御书房的门打开,东方胜看着乌云笼罩的天空,眉头紧皱,呢喃道:“这个异相怎么那么熟悉,好像在那里看到过”。

  ...

  将军府,老元帅云起早就踏着仙剑赶过来,还有云子游的弟弟,云子然携着妻子赵欣儿一起赶到。

  痛苦的呻吟不时从房间里传出来,之间还夹杂着几个丫鬟的安慰声音。

  云子游在屋外走来走去,满脸焦急,偶尔看着天上的天色很是压抑,烦闷,妻子怀胎已经有十三个月就算了,却没想到孩子出世的天气都是那么的诡异,他自身感觉是个不好的兆头。

  “子游,没事的,孩子伴随异相,又在肚子里呆了十三个月,一定是身怀气运之人,不要烦恼”,老将军知道其毛躁的心理,安慰着云子游。

  “爹,我知道,可是我就是心慌啊!”,他也知道孩子定是大运之人,但还是心慌。

  “唉,你娘当年生你时,我和你一样啊”,那个当爹的等待孩子出世不是这样,云起也叹口气,无言,在旁边等待。

  “嗖”,只见一个黑衣人出现,身后跟着一个老婆子。

  老婆子立刻要跪下,云子游却连忙扶起,说道:“快去接生,记住,要小心,保两人都安全”。

  老婆子咳咳应声:“是”。

  天空还是那么的不平静,乌云笼罩着,气氛闷的众人跟着发慌。

  “大哥,不会有事的”,云子然劝慰一声。

  “阿弟,你不懂这种心情,以后欣儿生孩子,你就明白了”,云子游倒是打趣了一下他们夫妻,说的赵欣儿脸红不已。

  云老将军倒是哈哈笑了一声。

  大约三个时辰,众人已经不耐烦了,终于一声啼哭嘹亮的响了起来。

  “生了,哈哈,生了”,云子游高兴地要挑起阿里,立刻闯进了房间。

  没人看到,乌云之中一道红色莲花冒着红光,冲进了房间。

  ...与此同时,某座大殿,四个高深莫测的人齐聚在里面。

  “唉,魔星出世了”,身穿道袍的中年男子叹口气说道。

  “杀戮啊”,一温文尔雅的年轻人感叹道。

  “我们根本辨别不到方位”,一身穿红衣的妖娆女子说道。

  “既然不能阻止,就等待来临吧!”,一满脸煞气的宽大男子说道。

  ...

  外海上,一片岛屿,这里四周宁静,鸟语花香,雪非白的一道化身在其岛屿之上,手下有一道琴,不慌不忙的弹着琴,琴声悠扬,他的眼神却目测天空的乌云,说道:“这次连我都分辨不清了,不知这一世,你是福,是祸”,然后又想到了什么,停止了弹琴的手指,叹道:“雪儿,对不起”。

  ...

  遥远的沙漠,有一魔窟,里面上万黑衣人齐聚在一个雕塑前,此雕塑刻得栩栩如生,红袍,黑发,血眸,在其额头上海刻有一朵红色的莲花,莲花正绽放着妖艳的光芒。

  “魔神再现,统一天下...”上万人人齐齐跪拜在地,呐喊着。

  ...万妖林,万妖横向,狂暴的很。

  看_正版4%章f/节X上$酷o匠网

  ...

  六国,还算平和,只有其皇帝们有些忧愁。

  ...

  这之间只有十息的时间,只见天上的乌云散去,只剩下彩霞的一片,众人才知道,现在已经是傍晚,夕阳还健在。

  云子游早已经在床边,看着他那美丽的妻子,梦离花疲倦的躺在床上,旁边产婆抱着一个可爱的小孩子,逗弄着,小孩子不哭不闹,一双眼睛呆呆的望着屋顶。

  “将军,这孩子他就哭了一小会儿,然后就那么呆呆的,不闹,很听话”,产婆没有说后面的话。

  “嗯”,他一下子将孩子抢了过来,看了看,用手去逗弄一下,只见其孩子还是那么呆呆的,不闹,不哭。

  “这...”,他有些疑惑。

  “相公,让我看看”,床上的梦离花,虚弱的说道。

  “好,来,你看看,这孩子真听话,就是感觉有些别扭”。

  梦离花将孩子弄到怀里,就开始左看右看,突然发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

  “娘子,怎么了?”云子游看其表情,问道。

  “奥,没事,这孩子真乖,交给我来看着吧!让他们全都出去吧!我想好好和孩子待会儿”,梦离花回神说道。

  “嗯,你们全都出去吧!”。

  其他丫鬟和产婆应声,全部出去。

  外面老元帅和云子然夫妻俩进来。

  老元帅进来就喊道:“给我看看孙子”。

  “爹,孩子他好像...很认生,还是等过些日子,满月的时候再看吧!”,云子游还没说,梦离花抢着说道。

  “嗯?认生,我是他爷爷,这有什么,快点让我看看着怀胎十三月的孩子到底有什么不同”,老元帅满脸慈爱的说道。

  “爹,我觉得不方便,他刚才被子游抱着的时候,都大哭,太闹了,还是等过些日子吧”,说完还朝着云子游皱了一下眉头。

  云子游虽然莫名其妙,但是知道她定有理由,所以也点点头,说道:“爹,是啊,还是等过些日子吧”。

  老元帅这会脸真的红了,是愤怒的红,威严的说道:“你们两个到底在搞什么,孩子都不让我看,你们把我当什么了”。

  云子然也是惊慌了一下,他可知道爹发怒那可是惊天动地的啊,不解的看向他大嫂,还有云子游,但是他识相的闭着嘴,赵欣儿好奇,想说话,却被云子然用手挡住嘴。

  “爹,离花他累了,孩子也累了,我...”,云子游不知道说什么啦,他也不想热爹生气,但看着自家娘子,虽然疑惑,但想到刚才她的眼神,知道有什么大事,不能告诉别人。

  “哼,这辈子我都不来你这将军府了”,老将军说完,一怒之下离开。。。

  “大哥,虽然不知何事,但小弟希望,有什么事,一家子一起商量,就算天塌下来,我们都是一家人”,云子然说完,给赵欣儿使了个脸色,两人也相继离开。

  房间内只剩下两人和一个发呆的婴儿,云子游皱着眉头,问道:“娘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孩子哪里有问题吗?”。

  梦离花眉睫紧皱着,说道:“大问题...”。

  ‘吱呀’,云子游从房间里出来,轻轻关上门,想着梦离花的话,心里很沉重,一步一步的走下来,外面已经黑了下来,月光洒在地上,本是一个很好的夜晚,他却感觉娘子还在生孩子那种感觉,比之更加沉闷,焦躁,不安。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