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袤无垠的宇宙之中,好多星系围绕,从各种色彩斑斓的星系之间看去,有一个巨大的黑洞,阴气森森,诡异的很,再次向里,黑洞深处确有一处被封闭的空间。

  空间四面环壁,四周中间都有一个石像龙头,张着嘴,吐着水,水流在地下的花池内,花池之上有一朵红色的莲花绽放着,莲花中央有一个模糊的小孩子,正在熟睡着。

  “嗡”,一个身影出现,只见此人一身白衣如雪,满头白发披在两侧,面容确是英俊,他的眉毛也是白色,眼睛有一丝雾白。

  他面露和善,一抓抓向红色莲花上的孩子,一股白色的气流产生,像是有吸力一样,小孩子被吸在了他手里。

  “哇啊,哇啊,哇啊...”,小孩子大哭,好像刚出世的孩子一样,他长得粉粉嫩嫩的,倒是显得可爱。

  他将孩子抱在怀里,拍了拍,哼了哼声音哄了哄,孩子不吵了,睡了下去。

  “嗡”,身影消失。。。

  再次出现,只见他却身处于一片火海只中,宛如地狱焰火,他神情淡漠,也有复杂,抱着孩子不言不语。

  随即就是一道女子的声音声音传了过来,这声音宛如直插九霄,可比天阙宫音。

  “雪非白,你胆敢再次忤逆本皇的命令,别人不知道你要他做什么,难道我不知道?”,一道金色身影出现,此人一身君临天下之势,面容很是年轻的一张瓜子脸,金色的头发盘旋如龙,红色的衣服镶嵌着金边,就是个高高在上的女王,傲气十足,华贵逼人,霸气。

  “人皇,别说你拦不住我,就算拦住我你认为能杀的了我”,白衣白发男子傲气凌云,霸气的口无遮拦,在他看来,就算是天界的最高统领,人皇,也不能干涉他的事。

  “值得吗?为了一个女子而已,你打开九天之上的封印,取得天地灵玉,致使混沌邪灵入侵我天界,已经使得整个天界处于战火之中,我好不容易将灵玉魔灵封印使得天界有一丝喘息,这数万年来,你却还在打这个魔灵的注意”。人皇说的越来越气愤,只见他金色眸子直视着雪非白,有一丝不忍的再次吼着道:“你当真愿意为她再次导致在此天下大乱吗?”

  雪非白雾白的眼眸闪过一丝疯狂,决绝,吼道:“别说一个天下大乱,只要能救她,哪怕半分希望,就算全天界,乃至天域,外域都被那邪灵毁了,我——也——愿——意”。

  人皇喘息着,痛苦的一字一字的说道:“你——不要逼我”。

  雪非白的眸色有一丝邪气,将孩子紧紧抱在怀里,看了一眼:只见他笑声不断“哈哈哈哈哈”,然后说道”我有什么不能逼你的,在我脱离你人皇殿时,我就逼着你,在我取得天地灵玉时,我就逼着你,在我留下魔灵一命时,我就逼着你,现在我再次逼你,帝雪,你能杀的了我吗?”

  人皇帝雪无言,沉默了半晌,只见她玉手一抓将孩子吸了过来,金光大阵,对雪非白说道:“我会为他逆天改命,从此之后天界靠你了”。

  雪非白已经被他禁锢,所以听完后就挣扎着说道:“帝雪,逆天改命的代价,你承受不起,不要做无谓的事情,我救她可以舍去所有,但是不能舍你”。

  帝雪却变得柔和的说道:“你为她可以做任何违背天界之事,乃至所有生命于不顾,我没有你那么疯狂,但是我愿意为你成全你的一切,但是我是人皇,不能弃掉那么多的生命”。

  雪非白急切的说道“雪儿,你知道,我从不想利用你对我的情,你为什么还是那么执着”。

  帝雪不语,身影消失,无尽地狱火焰虚空中传来她的一句话:“你爱她胜过爱自己,我爱你也一样,只是可惜,我比不过她,永远也比不过她在你心里的位置,但谁让我们都是执着的人,你执着的救她,我执着的爱你,一次一次的为你违背人皇的责任,一次又一次的被你的执着所打破计划,一次又一次的去应付一切你捅下来的篓子,可你呢?可曾回头看看我?”

  雪非白无言,跪了下来,雾白的眼睛泛起了泪珠,突然疯狂的想要脱离禁锢,大喊道:“帝雪,放我出去,我不管你那人皇殿,你知道的,我没那个心”。

  声音传来:“我累了,你做的事你要负责,我不想管了,我想睡一会了,等禁锢没了,你去人皇殿找帝皇虫,它能回复你的神力”。

  “啊...,你为何这样残忍的让我记住你,为什么”。雪非白大吼,身体颤抖,慢慢蜷缩着,无能为力的嚎叫着。

  火狱之外,帝雪看着,一滴金色的泪流了下来,嘴里轻声呢喃:“只要你记住我就好了,算是你所做的的一切错事的代价吧!”,然后看向怀里的孩子,说道:“你可真像他,一样的执着,可惜为何是他的魔灵?没关系,我给你逆天改命,我也会去陪着你,以防你走上不归路”。

  逆天改命,帝家人皇的禁术,以身召唤天外之魂,招魂之人则深陷轮回之门,生生世世不得好死,被改命之人必定是半魂之人,生无可恋,天煞孤星,九生九死,被召唤之人也会掀起风云血雨,一半生,天下安定,一半死,魂魄尽丧,既然怎么选择都不会平静,就让天外之魂来解决吧,她累了,只是可怜了那个天外之魂。。。

  ......

  地球,华国。

  今天是个不平静的日子,邪神,杀手界第一杀神,没人知其名,他是最强者,无人能够超越的存在。

  有人说,他长得凶神恶煞,像个恐龙,有人说,他怪里怪气,做事邪的很,有人说,他弑父杀母,成就魔功,有人说他草菅人命,小孩子都不放过,有人说...

  九霄塔,华国禁忌之地。

  有形色不一的九人在塔底向上唤道:“邪神,你今天逃不掉了”。

  “将‘葬莲花’交出来,此等毒花,你是想要地球毁了吗?”。

  “我们九大杀神齐齐出手,你还能逃掉?”。

  酷z匠h网T永{久B免费看小说‘

  “‘葬莲花’将你变得嗜血成魔,连父母都能杀,你还不知悔改”。

  “此等邪魔歪道已经让你失去本性,你快收手吧”。

  在九霄塔上,一男子一身红色风衣,妖艳无比,他眼神是血色的,冰冷的的红色眸子直视着天际,没有理会下面叫嚣的九个人。

  只见他伸出手,一朵红色的莲花浮现,那花绽放着,美丽,妖艳,如梦如幻,光色照亮在他周围,让他周围显现了一层淡淡的红粉,点点滴滴,如幻境一般。

  他看着花淡淡一笑,将‘葬莲花’握在手心,葬莲花好像化作一道气从他的手心灌注到了全身。

  “原来如此,哈哈哈哈”,天空雷雨大作,无数星辰好似降临,他一身红衣宛如那朵‘葬莲花’一般,绽放在空中。

  红色的光照亮在九霄塔上,底下的九个人看的痴了。

  九人半晌回神。

  “不好,他魔功好似大成了”,只见一个肥胖的人看着上空说道。

  “完了,这可如何制止他,‘葬莲花’第一次出世可是让全天下都大乱,自古修炼者就用九霄塔制止它的绽放,没曾想,却在九霄塔顶开了花”,一白眉道长说道

  “制止他,我等必须阻止”,一妖艳女子喝道。

  白眉道长说道:“结阵,以九霄塔的力量克制他”。

  众人大呼:“好”

  九人齐齐出力,用全部力量灌注到九霄塔身,只见九霄塔一道紫光从塔身一直蔓延到塔顶,之后直插天际,紫光幻化成一道雷电劈向‘邪神’。

  “哼”,邪神冷哼,说道:“就凭你们几个,尔等蝼蚁般的存在也妄想杀我”。

  “咔”,他好像莲花绽放一样,红光护体,抵挡住一道道来源于九霄塔的雷电。

  “让你们尝尝葬莲花的滋味,我刚学了一招,此招名叫‘落红莲’”。

  “颤抖吧!嚎叫吧!哈哈哈哈”,他阴测测的说道,一朵葬莲花出现在手中,葬莲花红光大阵照亮了他那宛如魔神般的脸庞,然后将其抛下,一道红色的红莲仿佛千斤坠般砸下。

  “呀”,九人大喝,收回灌注九霄塔的手,每人都全部真气挥霍着,形成了一道气罩。

  “嗡”,红色的莲花砸下,与之气罩碰触发出撕裂般的声音,众人用力抵挡,可惜,只是一息之间,“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传遍了四周。

  莲花破碎,红光消失,只见九人全部兔血躺在地上。

  邪神脚踏一朵绽放的莲花落下来,宛如神一般,看着他们。

  他看向那个肥胖的人嗤笑的说道:“哼,你乃第二杀手,却生的如此残相,还自名为‘龙神’,呵呵,你长得跟恐龙一样,倒是也差不多”。

  龙神大吼:“邪神,你不得好死”。

  ‘邪神’不语,一朵‘葬莲花’再次浮现,直接扔进了他的嘴里,然后掀起他的领子,满脸怨恨的说道:“不知是该恨你,还是谢你,你嫉妒我是第一杀神,算计我得到人人都害怕而且要毁掉的‘葬莲花’,可惜你却没想到我因为‘葬莲花’却变得更加厉害,你更加嫉妒,散布消息,妄图结合所有修炼之人来杀我,借着我的身份到处滥杀无辜,害的好多人都惨死,说实话,我不得不承认你给我造成了许多麻烦,我本着爱怎么就怎么的心态,不闻不问,但是你却杀了我养父养母,这就让我不能不愤怒了”。

  白眉道人大惊,愤怒吼道:“龙胖子,他说的都是真的”。

  龙神无言,满脸阴狠,说道:“是,我就是嫉妒他,我为什么要是第二,不是第一,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和我争,你本来在第二呆的好好的,我和你根本没有比过,你却被别人直接抬上了第一,我不服”。

  邪神大怒,抽他一个嘴巴子,吼道:“你不服来和我比啊,你怎么不敢啊,啊?”。

  龙神无言,嘴角被这一巴掌打的抽搐不已。

  邪神冷哼,不懈的撇撇嘴,看向其他人,说道:“你们都滚吧,赶快滚,不要出现在我视线范围内”。

  其他人相互望望,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看邪神没有因为‘葬莲花’而大开杀戒,杀了他们,反而饶他们一命,全都叹了口气:‘子虚乌有的葬莲花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