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表姐在向我的房间走来,我一阵紧张,“哐”地一声就把门关上了。

  看来她这回真是醉得不轻,连房间都会走错。

  等了一会儿,我再轻轻打开门的时候,已经不见了人,抬头看她房门上边的玻璃窗,也是一片黑暗。她一定是睡了。

  酷。◎匠M网首z:发2

  我重新躺在床上。此刻,我后悔又发了截图给她。当她看到的时候,肯定会大怒,也会想尽一切办法让我把视频删了。

  早晨我去上班的时候,表姐还没有起床,我想喊她,可是,又怕她骂我。他们销售部的人上班都很自由,早去晚去都可以。昨天晚上的事情不知她还记得不,如果记得,看到我她一定会难为情的。

  幸亏是我,别人的话才不会顾忌那么多,你表姐早就体无完肤了,现在怕是想死都找不到地方。这么一路想着,就到了食堂。

  吴师傅看见我,说:“刘璇今天还不能来上班,下午下班后你们去看看她吧。都是在一起的同事,多安慰一下她。”

  我答应了一声,吴芊芊和冯军也说要去。可是,冯军说:“我们不知道她住哪里啊?”

  吴芊芊说:“我知道她住哪里。到时候你们跟着我就行。”她看我的时候,脸上飞过了一丝红云。

  我悄声问冯军:“你不是讨厌刘璇吗,怎么也去看她啊?”

  他说:“这是两码事好吧!”他说着话,眼睛看向了面案组。我也看去,见李佩云一双柔情似水的明眸正在热切的瞄着他。然后,那么俏皮那么诡异地挤了下眼。

  我扳了一下冯军的肩膀,也朝他挤了下眼:“冯哥,好好干活。”

  他挥手捅了我一拳:“你凑什么热闹!”

  这个李佩云还真是属于那种少妇,身上散发着万种风情和千般娇媚。

  下班后,我们三个人在市场上买了点水果就去了刘璇家。她正在床上躺着,见到我们后,她说:“哎呀,你们还来看我啊,我都好了,明天就去上班。”

  吴芊芊关心地问:“你怎么了,什么地方不舒服啊?”

  她说:“我就是普通的感冒,身上没劲。让你们担心了。”

  正在这时,张曙光和王大壮也提着东西来了。他们进来后,一看我们也在,有点不大自然。我主动地跟他打招呼:“你也来了。”

  “嗯。听说刘璇病了,我们来看看她。”他说话的口气蛮实在蛮真诚的。

  自从在食堂门口跟周健的冲突中他出手后,我对他多了些好感。俗话说,患难之中见真情,他本质是好的,就是对吴芊芊爱得太深,自己又没有能力博得吴芊芊的好感,所以才把自己的怨恨发泄到了别人身上。

  吴芊芊见到张曙光,一脸的不悦,她说:“刘姐家的地方太小了,我们走吧。反正刘姐明天就能上班了。”

  于是,我们告别了刘璇,来到了大街上。吴芊芊这时候说:“你们都去我们家吃晚饭吧,我让姑姑给你们做好吃的。”

  冯军说:“不行,我还有事,就不去了。小万没事,可以去串个门啊。”

  我知道冯军惦记着李佩云,就说:“冯哥有美差,就不耽误他的好事了。”然后,跟他挤了下眼。他没有说话,还是抬手打了我一拳,就走了。

  剩下了我和吴芊芊,我笑说:“要不咱们去吃烧烤吧,我有钱。”

  我很想牵她的手,昨天晚上失去了这样一个美好的机会,说不定情到深处,还能做点意想不到的事。如果是去她们家,当着吴师傅的面,就是有那份心也不好意思做啊。

  她在犹豫,我接着说:“不让你花钱,你还在纠结什么?”

  她看我一脸的认真,笑了笑道:“你刚来,工资还没有发过,有什么钱啊。还是我请你吧。”她给她姑姑打了个电话,说是在外边吃饭晚些时候回去。于是,我们就绕过这个街道,去了一个摆有烧烤摊的小广场。

  这里熙熙攘攘烟雾缭绕的,好多人在这里吃烧烤。我们找了一个人少的摊子,坐下了。她点了五十串羊肉,又要了两瓶啤酒。

  她吃得很少,就是托着腮看我吃了。我吃饱喝足,然后,就向广场外边走去。不知是她走的匆忙还是脚底下打滑,她一个趔趄跌倒了。我快速的赶上去,双手从她的后背伸过去拉起了她。

  她声音发颤地说:“这是马路,去路边!”

  我在后边拥着她,慢慢地挪动到了路边。她一直往前,跨过了路边的绿化带。我扳住她转了个身,她的躯体就滚在了我的怀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