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听这个大长脸在打我表姐的主意,气的就想立即杀了他。我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刚要砸向他,他说:“你敢砸我,那我今晚就把你表姐上了,你信么!”

  我知道他说得出就能做得到,想了想还是把杯子放下了。我现在的主要是任务是先找到表姐,再说,如果惹恼了他,他让我走不出这个房间也是有可能的,就说:“你要容我想想。我表姐在哪里,姨妈在家着急了。”

  “那好,我给你三天时间,想好了给我电话。这是我的名片。”然后,就开门喊了一个服务员:“你带他去六号包间。”

  服务员把我领到六号包间就走了,我听着里面有唱的、有喊的、也有叫的,乱哄哄的。我不敢贸然进去,怕表姐生气,于是,就悄悄地把门推开了一条缝,只见表姐正在拿着麦克唱歌。她唱的挺好听的,就跟电视上那些歌星唱的一样,我都听呆了。

  我听得正入神,有人一下拉开了门。他把我当成了服务员:“再搬箱啤酒过来!”

  我仔细一看是那天送表姐的王总,就说:“你让我姐出来,我有事找她。”

  他醉眼朦胧的看了我半天,终于想起来我是谁了。就说:“你不要在这里捣乱,客户还在里边那。这是一单大生意,你要是搅黄了,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我不由得往后退了退,他就去喊服务员搬酒了。这个时候,门是敞开着的。表姐一首歌唱完,看见了我,立即走了出来。

  她拉着我走到走廊的尽头。我看她披头散发,满身的酒气,一只手还在抚摸着胸口,那白白的高耸都露出了半截也全然不顾。她干呕了几口,凶巴巴地对我说:“你来这里干什么,吃跑了撑的啊!”

  我呐呐地说:“是姨妈让我来找你的。”

  她指着我的鼻子,气愤地说:“你、你快点给我消失,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我执拗地:“不走,你不走我也不走!”

  她瞪着眼,又说:“你信不信我揍你!”

  我说:“你已经扇了我一个耳光,还没有给我道歉那!”

  她气的几乎都说不出话了,最后还是说:“快点滚!”这个时候,房间里有人在喊她,她就气哼哼地回去了。

  我不敢再在这里待,就去了楼下。我横下一条心,再晚也得跟表姐一块回去,决不能让那个王总等货色占便宜。要占便宜,也是我!

  我出了歌厅,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蹲了下来。

  大概晚上十一点的时候,那个王总搀扶着一个人先下来了,表姐他们在后边跟着,只听王总喊着:“宋丽啊,我去安排客人休息,你等我送你啊!”

  很快,有开车的,也有打车的,都四散了。表姐还在歌厅门口晃悠着,她是在等王总回来送她。我一下站在了表姐的面前:“我等着保护你那,快走吧!”

  我先是瞪着眼看着我,问:“你、你是谁啊?”

  我说:“我是你表弟万元虎,快回家吧!”

  她含糊不清地说:“是表弟啊,走吧!”

  我打了一辆出租,扶她上了车。她竟然笑着:“表弟,好,回家。”说完,就靠在座位上不说话了。

  慢慢的,她趴在了我的身上。我看了看她,就是一个醉死的样。我怕她跌下来,就把手放在了她的腰间扳住了她,可她整个的大胸都贴在了我的脸上。

  √9更/新最v3快上M。酷-匠KP网/

  瞬间,我气都不能喘了。她那肉肉捂着我的嘴,进出气都很费劲,还有,我的血液迅流着,都在往我的下体集结,很快,我那棍棍很不听话的戳到了她的小肚子上。

  幸亏到了姨妈的楼下,不然,我那股岩浆会喷洒的到处都是。

  我几乎是抱着她上楼,她在我的怀里,还在“嘤嘤”地笑。这时,她就像个听话的孩子,乖乖地让我把她放在了床上。

  我看着她的大白兔,又看着她曲线分明的身子,有强烈的欲望要跳上去。正在我欲火焚烧的时候,姨妈端着一盆水进来了:“元虎,你去睡觉吧,我给你表姐擦一擦。”

  我很无奈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可是,仍是激情翻滚。也许今晚的刺激太多,那树林里的“啪啪”声,吴芊芊娇羞的脸颊,都在撞击着我的心扉。我有些不能控制自己了。

  注定又是一个无眠的夜晚。姨妈在三点的时候准时出门去工作了,我还是睁着两眼没有一丝困意。于是,我起来,去洗漱间洗了个凉水澡,就想降降温,别干出什么傻事来。

  我冷静后,就出了洗漱间,正要去我的房间好好睡觉,却与表姐撞了个满怀,不知道她是去卫生间还是去洗澡。她很不高兴地说:“你挡我的路?”

  我感觉着她胸前的跳动,又闻着她体香的奶油味,清醒了的思维又躁动起来,情不自禁的搂抱住了她。她很配合的把手放在了我的肩上,热热地嘴唇在我的脸上磨蹭着。一腔热血袭来,我狠狠地抱住她的头,把嘴压倒了她的唇上。

  她在近似疯狂的撕扯衣服,那胸前的大白兔跳耀着呈现在了我的眼前,我伸出手就按了上去。这柔软的手感真好,我陶醉了。

  她没有反抗,也没有挣扎,任由我的进攻。

  忽然,我全身颤抖了一下,我这不是在乘人之危么?表姐找周健给我讲情,收留我并且还在默默地关心我,我还是人不?想到这里,我松开了她。

  表姐吁了口气,就去卫生间了。她出了卫生间,就又去洗澡了。我看见她的衣服都扔了出来,我过去,拿起她的一个小内内看了看,又闻了闻,就回了我的房间。

  我躺在床上,听着表姐的动静,为自己不健康的心态在懊恼。我真是一个扶不起来的屌丝,怪不得表姐看不起我。

  表姐洗了很久,她可能就是在努力的清醒自己。我听到她从洗漱间出来了,就下床开了一个门缝,看看她别摔倒。可是,这一看不要紧,表姐竟然光着身子。我清晰地看到,她的身上还有晶莹的水珠在一闪一闪的。

  她半眯着眼,在向我的房间走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