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赶到“水上人家”餐厅的时候,冯军正坐在一个角落的桌子旁等我。他看到我,说:“下午张曙光要收拾你,我先约你出来给你提个醒。”

  然后,他招手对服务员说:“把我定的几个菜端上来吧,再搬箱啤酒过来!”

  我有些急切的问:“冯哥,咱们一块出的食堂,又一块出的工厂,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举着酒杯:“来,先干了这一杯。”然后,他才不紧不慢的说:“张曙光那个组里有个叫李佩琴的,不瞒你说,她是我的相好。”

  我摸着后脑勺,终于想起李佩琴是谁了,我说:“那女的年龄比你大,好像是已经结婚生子了吧。”

  “是,她三十了,比我大好几岁呢。她男人在广州的办事处,常年不在家,寂寞的时候就打电话叫我去她家。”

  我惊诧道:“地下情?冯哥你行啊,口味挺重的。”

  “不过是生理需要罢了。这事你谁都不能说,她不想离婚,我也没有要娶她的打算。张曙光要收拾你就是她告诉我的。”他声音闷闷地说。

  冯哥有两下子,不但会武功,情商也不低。在这大青岛能混成这样也算是可以了。

  突然,有电话打过来:“我是张曙光,你要是有种,下午三点到公司旁边的小树林一趟。记住,不能叫任何人!否则,你就是孬种!”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我愣怔了一下,冯军问我:“是张曙光?”

  “嗯,让我三点一个人去公司旁的小树林。他娘的他想干什么啊!”

  冯军说:“他和王大壮都在追求吴芊芊,怕你抢。”

  “我刚来几天啊,咱们食堂这些人我还没认全那。他们也太小肚鸡肠了吧。”我已经喝了三瓶啤酒,舌头都有点不利索了。

  冯军说:“这样吧,那你就一个人去,我晚到一会儿。如果他们是几个人我就上,他自己的话你就对付着,实在对付不了的时候,我再出面给你解围。”

  我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固执和逞能起来:“冯哥,杀猪何用宰牛刀?我对付他绰绰有余。他让我一人去,你去了我不是成了孬种?”

  冯军又拿起一瓶酒,“咕嘟咕嘟”地一口气喝完,说:“那好,你自己去吧,我回去睡一觉。需要我的话就打电话给我。”然后,他结完账就走了。

  我看时间还早,就坐着没有起身。这时,我想起了表姐宋丽。我出门的时候,她的房门还关着,肯定是还没有起床。昨晚我有点冲动,差点做出龌龊的事,到现在也没有说声道歉的话。于是,我掏出手机,在微信上说:“表姐,对不起。”

  不一会儿,她就回复我:“你这人渣,谁是你表姐!混蛋!”

  我又写到:“其实也不能全怪我,是你诱惑了我。”

  (e酷匠…^网:唯一m!正版,9其-/他¤都是G盗}版

  “我这二十多年的清白差点毁在你手里,还我诱惑了你,你以为你是谁啊!跟坨狗屎一样。我永远不要再见到你!”

  我不敢再说什么,怕招来更多的骂声。于是,就走出餐厅,往那个小树林走去。早到一会儿,积攒点体力,看他能把我如何?

  树林里阴沉沉的,一股潮湿发霉的味道扑鼻而来。斜阳穿过树稀洒落下来,有些斑驳迷离,凭添了一份静寂和神秘。前天刘璇喊我来这里的时候是在树林的边上,深入进来后还是感觉有些恐怖和紧张。

  我在一棵粗点的大树底下坐下,背靠着树身,眼睛眯着看着那条小路。只要张曙光一进树林,我就能发现。

  不久,张曙光来了,而且不是他一个人,还有王大壮。看来这小子真是不大地道,让我一个人来,还说我如果带其他人来就是孬种,可他却是两个人来的,你小子才是孬种。

  我恨恨地想着,站了起来:“张曙光,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什么就是和我过不去?”

  张曙光一脸的痞子相,他说:“姓万的,我不想跟你废话。你以后只要是离吴芊芊远点,我们哥俩就拿你当朋友。”

  我说:“这可不是我说了算的,如果吴芊芊非和我近,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俗话说,酒壮英雄胆,我也就是借着酒劲这么说话吧,平时揍死我都不敢。

  张曙光气的嘴都差点歪了:“你特么的嘴硬是吧,看来不给你点颜色还真是不行!”他又对王大壮说:“你一边站着去,咱俩一块上是欺负他,你看我怎么收拾他!”

  他就像是一头发情的公牛,拧着头,瞪着眼的向我撞来。我咬紧牙关,也攥着拳头迎了上去。他力气真大,一下就把我撞了个仰面朝天,然后,他两腿一撇,跨坐在了我的身上。接着,挥拳就在我的脸上打了起来。

  我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他是在往死里打我,我都有了窒息的感觉。但他仍不住手,嘴角冒着白沫,还“嚎嚎”地喊着号子,拳头砸在我的脸上,发出“砰砰”地脆响。

  他就是有打死我的劲头,我在想,与其被他这样活活的打死,还不如做最后一搏。于是,我随着他的拳头,机械地来回扭着头,然后,怒嚎了一声,两只手同时捅向了他的裤裆。只听他“哇”地一声,从我的身上仰面倒了下去。

  我立即起来,骑在了他的身上,也学着他的样子,用拳头左右开弓的往死里揍他。可能是刚才把他裤裆里捣疼了,只见他满脸是汗,张着大嘴“嗷嗷”地叫唤,就像是头待宰的猪,做着垂死的挣扎。

  我不管不顾,疯了似地揍着他的脸,心想,今天有你没我,有我没你。你既然仇敌似得要把我置于死地,那我也来个来而不往非礼也。于是,嘴里也“嚎嚎”地喊着,拳头砸在他的脸上,也是“砰砰”地脆响。

  一旁的王大壮冲了过来,他刚要出手的时候,冯军一把薅住了他的头发:“他们是要单打独斗,你算哪根葱!”

  王大壮声嘶力竭的喊道:“再不住手就出人命啦!”

  看到冯军来了,我竟然一点斗志也没有了,瘫软了一样,然后,慢慢地从张曙光的身上倒在了地上。

  只听冯军对王大壮说:“你快点把张曙光弄走,我背小万去医院!”

  王大壮像拉只死狗似得把张曙光拉到自己的后背上,就快速的离开了。冯军蹲在我身边,问道:“你没事吧?”

  我睁开眼睛,说:“我没事。你一来,我怎么就没有一点力气了那,不然,我真会把那狗日的揍死的。”

  冯军笑道:“你还真是够威猛的,就跟武松打虎似得。”

  他扶我起来坐着,说:“我怕你吃亏,并没有回去睡觉,而是直接来这里了。刚才我就藏在那边的树后头看着你们打,王大壮如果不出手我也不会出现的。”

  我喘着粗气:“冯哥,你、你真是我的亲哥!”

  “谁叫咱是老乡那。你现在能走么?不行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不用,我歇一会儿就好了。”

  这时,冯哥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下,朝我吐了下舌头,然后接听了电话。只听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冯军,你在哪啊?我做了水饺,还弄了几个菜,都是你爱吃的,快过来吧。”

  “好。我还有点事,待会儿就过去。”挂断电话后,他说:“是李佩琴,叫我去她家吃饭。”

  我说:“那你快去吧,我休息一会儿就回家了。”又由衷地说:“冯哥,你活的挺有滋味的。”

  “咱们一块走吧,不然留下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说着,他扶我起来。我就这么的靠着他,慢慢走出了树林。

  我感觉没事了,刚才就是被张曙光那一通连环掌把我打蒙了,现在脸虽然是有点肿,但神志清醒,腿脚的也灵便。于是,我说:“冯哥,谢谢你帮我。你走吧。我也回家。”

  冯哥走了,我往姨妈家走去。忽然,我想起了刘璇。不知道她现在起来了没有,熬的粥喝了没有?不行,我得去看看。听冯哥说刘璇交往的男朋友很多,以为她是有钱有地位家的孩子在寻求刺激,可没想到也是一个外地来打工的,不然,怎么会租房子住那?想到这里,我就拐弯往刘璇住的地方走去。

  快到的时候,我买了二十个鸡蛋,因为在熬粥的时候我听见她说要是有两个鸡蛋就好了,看来她身体十分需要。

  天已经黑了,我老远就看见刘璇住的房门大开着,灯光从屋内射出,映照着残破的街道。顿时,我预感到刘璇可能出事了,抬脚就往那里跑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