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姨妈家的第一晚,我就领略了表姐宋丽的妩媚和风采。

  她很晚才回来,根本就没有看我一眼。她天仙般的美丽,但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一看就是温柔贤淑的那种小女人。她进门就喊:“妈,我陪客户喝多了,洗洗睡觉了。”

  姨妈让我今晚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睡,说明天把那个小卧室收拾出来才能住人。我早就在沙发上眯着眼睡了一觉。

  表姐洗完澡,披着浴巾从我的面前走过,然后,“哐”地一声把门关上就没有动静了。

  我睁着两眼,看着她白白的大腿从我的面前晃过。我心里有一点慌乱,也有一点激动。

  我不争气,初中毕业就回家务农了。可是,我讨厌农活,总是出工不出力。天天跟着父亲去田里,不是坐在树底下乘凉就是偷偷地跑回家睡觉。因为我是家里的独苗,父亲只是在肚子里生闷气,从来没有训过我。

  母亲的闺蜜从青岛回家,母亲就托我的这位姨妈在青岛给我找份工作。姨妈立即给她的女儿打了电话,她的女儿答应帮忙。

  姨妈的女儿在青岛开发区的一家鞋业公司做销售,说是挺有本事的。第二天,就来电话说可以去他们公司的食堂工作。

  我巴不得早一天离开这个穷山沟,就爽快的答应了。

  今天,我就跟着姨妈坐火车来到了青岛,住在了她的家里。

  凌晨三点,姨妈悄悄地开门走了。她是环卫工人,每天都是这个时候去工作。

  正当我昏昏沉沉又一次进入梦乡的时候,从表姐屋里传出了“滋滋滋”地声音。这声音时断时续,时高时低,乱的我立刻没有了困意。

  我紧张起来,有可能是表姐的屋里出现了耗子,表姐喝了酒,睡得沉,可别让耗子伤害到她。于是,我一咕噜从沙发上爬起来,来到表姐的门前,想也没想,抬手就敲起了门。

  更;新最快}上酷i匠网G

  不一会儿,表姐出来了。她打开客厅的灯,看到我,竟然浑身哆嗦了一下。接着,她就平静了,问我:“你就是跟我妈一起来的那个乡下人?”

  我打量着她,见她气喘嘘嘘,娇羞而又凌厉,有一种区别于我们农村女孩的那种华贵和傲慢。我老老实地回答:“是,今天来的。谢谢你给我找了工作。”

  她懒得看我,好像我满身都散发着臭气似得,冷冷地说:“果然就是个乡巴佬的样,怪不得昨晚都没看见你。”她用手理了下散乱的头发,问我:“刚才你敲我的门干什么?”

  我说:“我听到你屋里有动静,想去帮忙看看有耗子什么的。”

  “看你这土里土气的样,你有资格帮忙吗?我告诉你,我有时候做游戏,有动静正常,你不要大惊小怪的!”说完,就懒洋洋的回屋了。

  我不知所措的呆站了一会儿,就关灯回到了沙发上。很快,那“滋滋”地声音就又响了起来。

  我又一次起来,好奇的回到表姐的门前,想找一个缝隙看看她在做什么游戏,可是,找了半天,这门严丝合缝的,啥也看不到。抬起脸,我发现,上面的玻璃窗上,有红色的灯光溢出。于是,我搬过来一个高凳子,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站到了凳子上。

  这一看不要紧,我差点从凳子上跌下来。只见表姐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在红色灯光的映衬下,她的整个身躯时而舒展,时而扭曲,嘴里还发着愉悦地呻吟声。

  我顿觉眼花缭乱,胸闷气短,有些摇摇欲坠。我怕自己悬空跌落,就慢慢地下了凳子,就在拿凳子的瞬间,一根凳腿摩擦到了地面,发出了一声“吱”地响声。

  我立刻卧在沙发上,动都不敢动。

  随即,那红色的灯光熄灭了。

  我想着表姐屋里的光景,淋漓尽致的撸了一发,这才酣畅的睡去。

  正在我做着美梦的时候,表姐扭着我的耳朵,大声说:“你这狗一样的东西,还在装睡!我问你,刚才你干什么了?”

  我睁开眼,嗫嚅道:“我没干什么啊?”

  只见表姐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衣,那小脸不知是气的还是怎么的,彤红彤红的。她站着,高耸的胸脯急速地起伏着。她指了指她房间门口的高凳子:“说,那是怎么回事?”

  刚才由于太激动,我并没有把那凳子挪出多远,现在,就摆在她房间门口不远的地方,很是显眼。

  我无言以对,只好保持沉默。表姐恨得咬牙切齿:“你、你真是流氓,刚来就偷看我的房间!以后再让我发现,立刻赶你滚蛋!”说完,就怒冲冲的回屋了。

  她妖娆而又魅惑,生气的时候也是那么的好看。可是,这么好看的人怎么说话那么刻薄,我心里头好不舒服。

  早晨七点多,我跟着表姐出了门。她一身墨色的西装,脖颈上露着白色的领口,还系着一条橘红的丝巾,洒脱而又干练,与夜里我看到的情形是天壤之别。

  她在前面走着,我屁颠屁颠地在后边跟着,她不回头看我一眼,也不和我说一句话,我怕走丢了,眼睛看着,脚步跟着,一步也不敢拉下。

  很快就到了食堂,表姐把我交给了食堂经理冯成林,这个人又把我交给了小炒组的胖大妈。人们都叫她吴师傅,也是小炒组的组长。是专门给那些不愿意吃大锅菜的人弄小炒的。吴师傅都是亲自掌勺。

  吴师傅分配我洗菜,我挽起袖子就干。这时,一个正站在水池边洗菜的人说:“慢慢的洗才行,不能把菜弄乱了。”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个漂亮的女孩。因为都穿着白色的工作服,戴着白色的高筒帽,不细看,根本分不出男女。她叫吴芊芊,是吴师傅的亲侄女。

  洗菜的间隙,我往四周打量了一下,见有好多女孩。我用最传统的方式分辨,胸脯高的肯定是女的。我暗自高兴,以后会跟这么多女孩朝夕相处。

  吴芊芊耐心的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把菜洗干净,不同的菜又用什么不同的方法。我看着他白嫩、纤细的小手胖乎乎的,但又是那么灵巧和娴熟,不禁往她跟前靠了靠。

  突然,我感觉有好多敌意的目光向我射来,抬眼一看,有好多人在看着我,没有友善,我看到的是一双双嫉妒、仇视的眼睛。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看我,我的后背都感觉到了一种刺骨的寒意。于是,我挪动脚步,离吴芊芊远了一些。

  吴芊芊却靠近了我,近的都能闻得到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她专注而又认真地给我说着洗菜的方法。我一紧张,把水池里的水一下子溅到了她的身上,我赶紧抬起手去擦,可是,就在要触到她衣服的时候,我才发觉到我的手也是湿的,于是,就在半空中停留了那么一会儿。她歪过头,对我莞尔一笑:“没事的。”

  下午吃过饭,是我们最紧张的时候,几百人吃饭的餐厅要收拾,整个厨房的卫生要打扫,忙的是不亦乐乎。我正在拿着拖把拖地的时候,有人在我的后边用腿狠狠地捣了我一下,我猝不及防,一个嘴啃泥就趴在了地上,正在收拾凳子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我爬起来,看了看那些笑我的人,就又开始拖地。这时,又有人过来捣了我一下,我又一个嘴啃泥趴在了地上,又引起了他们的一阵大笑。

  我不解,第一天上班,得罪了谁啊?于是,就又低下头工作起来。我用眼睛的余光仔细地观察着,看看有没有人还在我的后边使坏。果然,又有人过来,他刚抬起腿的时候,我猛然回头,就把手中的拖把打在了他的身上。他立即四爪朝天的躺了下去,脑袋也“砰”地一声摔在了水泥地上。

  我假装不知,回过头继续我的工作。

  正在我暗自得意的时候,我的头被一个盛面粉的口袋蒙住,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我彻底的懵了。这时,有个恶狠狠的声音对我说:“以后要老老实实的,不然就天天的揍你!”

  我不知道怎么不老实了,心里闷闷的。此刻,我有一种反击的欲望,可是,我找不到对手是谁。

  下班的时候,吴芊芊看着我的脸问:“小万,你脸上怎么了?青一块紫一块的。”

  对了,我还没有介绍我自己。我姓万,出生的那年农村正盛行万元户。我的爹娘没有本事,就给我取名叫万元虎,希望我长大后能成为一个万元户。

  我说:“没什么,地滑我摔了一跤。”

  她拍了下我的手说:“以后小心点,么么哒。”

  么么哒?我虽然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但我觉得是句好话,是安慰人的。于是,我的心里好受了许多,身上的伤痛也减轻了许多。

  因为我是第一天上班,换衣服的时候动作很慢,其他人都走了以后我才走出食堂。刚到食堂大门,见一个大长脸拦住了吴芊芊。后来我才知道,他叫周健,是大股东周逸的儿子。他是来请吴芊芊去吃饭的。

  吴芊芊不去,他就死皮赖脸的拦着她,还对她动手动脚的。我一看吴芊芊又气又急的,就跑过去挡在了她的前面。

  周健那长脸上的疙瘩都变成了红色,他怒嚎到:“你是谁?敢特么坏我的好事?”

  吴芊芊在后边对我说:“小万,你不是他的对手,他有好多小弟那,你快走吧。”

  我说:“没事。”然后又对周健说:“我叫万元虎,你想怎么样?”

  周健二话不说,恨不得一下就把我掐死似的向我扑来,正在这时,吴师傅举着菜刀跑了过来,她大喊一声:“小兔崽子,我劈死你!”

  周健吓得转身就跑了。吴芊芊一头扎在吴师傅的怀里哭泣起来。

  我甩了甩手,也朝着公司大门走去。

  在回姨妈家的路上,我想起了昨晚表姐的样子,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我好期待那心惊肉跳的一刻,心里在想:今夜一定要小心,不能再让表姐发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