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惊雷寻月

  只见长鸣道人挥舞长剑,在半空中凌云挥舞,无数雷电招之即来,当真如同雷霆之神一般。

  路子阳不敢硬抗,师父曾经说过,神霄御雷诀是剑诀中数一数二以攻击著称的剑诀,厉害异常。

  霎时间,长鸣山上雷声滚滚,轰隆欲倾。

  路子阳也只能凭借灵巧的身法,左躲右避,躲闪雷击。

  而这么一味的躲闪下去,除了徒费体力之外,别无用处,路子阳自然是明白这一点的,所以在路子阳躲闪的路径中,是慢慢的向长鸣道人靠近,以俟时机。

  长鸣道人自然也不傻,也自然知道路子阳的用意,但却不以为意,只是淡淡一笑,笑容中有些轻蔑。

  路子阳看到距离将近,便挥剑使出寻月剑诀,半月淡金的剑气穿过雷霆朝长鸣道人斩去。

  长鸣道人见状,眼睛一亮,“这就是寻月剑气吗?我虽未见师父用过,可听说,只要这剑气转成月华透明之色,便能无声无息的冻结斩杀一切,当今世上也只有那失传的真阳金乌剑诀能够与之相抗。”

  在说话之际,长鸣道人却也不敢去接那道剑气,只得闪身躲开,可那剑气如同有灵性一般,竟能锁定长鸣道人的轨迹,直直扑去。

  剑气所过之处,草木灰石竟然被月华之气结成冰霜,随即碎裂消失的无影无踪。

  长鸣道人一边躲闪一边赞道,“师弟果然天赋超人,仅仅十年,寻月剑气就被你连到如此境地,只是可惜,若你再练个十年,说不定能于我一战!”

  路子阳却再次挥出一道剑气,不屑道,“大言不惭!”

  “哦,是么?”长鸣道人却停下身子,对路子阳说道,“我也想看看自己是否能接住这个剑气。”

  说罢,长鸣道人运起雷霆之力于剑上,细小紫色的雷花在剑刃上跳动。

  长鸣道人举起长剑,低喝一声,一剑斩向奔涌而来的寻月剑气。

  雷气饱含攻击之意,正好是月华冻结之气的克星,正如昨夜路子阳与小刀一战,小刀剑中寒雷,自然和路子阳的寻月剑气相互抵消,若不是之后小刀让路子阳答应自己演一场戏,路子阳恐怕也不会输。

  而长鸣道人的雷气却比小刀强上数倍,这时路子阳全力而为,月华之气也比之与小刀一战,更是强上数倍。

  就在此时,月华之气与雷气相互碰撞,月华之气竟然被雷气击散,消耗的干干净净。

  路子阳见状,再次挥出数道剑气,一波一波的剑气与雷气相抗,竟然全部消散。

  但长鸣道人却往后退了好几步,吃惊的望着长剑上的紫色雷花消散不见,长剑竟然街上了一层冰。

  长鸣道人吃惊之后,哈哈大笑起来,“你那小成的月华之气,竟然将我这大成的雷气冻结,果然是一门极其厉害的剑诀。”

  长鸣道人说的没错,万物之间相生相克本就没有恒定的规律。

  长鸣道人将长剑一抖,剑刃上的冰层破碎,雷花又跃然而上。

  长鸣道人显得异常兴奋,“好久没有这么痛快过了,快来师弟,我们好好打一场!”

  说罢,长鸣道人却没有再次召唤雷霆,反而将真气全部灌注在长剑之上,长剑上的雷花更加跳跃旺盛,甚至都能听到噼啪作响的声音。

  长明道人持剑近身斩来,路子阳也将真气灌注长剑之上,剑刃上散发着淡金色冰寒之气,迎剑而上。

  路子阳自然知道长鸣道人那一剑非同小可,若是和刚才的雷霆比起来,数十道雷霆合击,也比不上这一剑。

  可路子阳还是迎剑而上了,因为方才数十道月华之气,也比不上路子阳的这一剑。

  剑气纵横三万里,一剑光寒十九州。

  雷月双剑,相互交击,雷鸣冰碎之声不绝于耳。

  双剑甫一相触,巨大的冲力便将周围的树木飞石,击的粉碎,而路子阳也被冲飞数十步,冲力之强,路子阳知觉得雷气进入身体,在胸膛处来回搅动,胸口一闷,路子阳竟然吐出一口鲜血出来。

  路子阳此时却也不管,继续持剑,大喝一声往前斩去。

  相对的,长鸣道人却只是被往后冲了几步而已,并无大碍,见到路子阳持剑再次攻来,长鸣道人大叫一声好,也迎剑而上。

  来回几次,长鸣山却也有三分之一的植被山体被毁掉。

  而路子阳却连吐几口鲜血,受伤已是不轻。

  长鸣道人黄色长袍也是被剑气斩的破碎,血痕斑斑,伤势比路子阳轻一些。

  长鸣道人长笑道,“寻月剑诀,果然非同一般,但我却不能留你,若你以后成长起来,必是祸患!”

  长鸣道人身子往后闪了几丈,半空中将长剑指天,口中念着真诀,突然间,长剑所指之天空,雷云旋转,时而有巨大雷霆从中闪过。

  长鸣道人哈哈大笑,“师弟,你死在我最强一招之下,也是值了!”

  只见长鸣道人长剑忽然指向路子阳,那雷云中所蕴含的强大雷霆突然劈下,形成一个雷阵,将路子阳困在当中。

  雷阵以雷霆为牢笼,慢慢缩小,眼看就要将正中的路子阳搅成齑粉。

  纵然路子阳狂发月华之剑气,却也只能阻挡雷霆一小会,并无大用。

  就在此时,一条巨大的藤蔓破地而出,直直将长鸣道人击飞,雷霆停止从雷云中降下,但雷阵却没有消失,路子阳仍然突破不得。

  路子阳却看见空中来了一个白衣持剑之人,大惊之下,此人正是王夫子王勉。

  王勉瞥了路子阳一眼,问道,“如何?”

  路子阳赶紧回答道,“先生,我没事。”

  王勉点了点头,站在破地而出的巨大藤蔓之上,剑指长鸣道人。

  长鸣道人虽然被巨大藤蔓击飞,却也无大碍,大笑道,“青木剑诀,好极,我在长鸣山上多年,竟然不知眼皮子底下就有一个天门剑宗的高手,真是有趣!”

  4*最4i新章…节上酷(匠i《网☆q

  路子阳这才惊叹,原来王夫子王勉竟然是天门剑宗的人。

  王勉也冷笑道,“我只知长鸣山上有一位修为高强的修仙之人,却也不知道此人竟是如此大奸大恶,欺师灭祖之辈!”

  长鸣道人面色一寒,“我师门之事,既然道兄要插手,那么,我就只能先将你解决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