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觉走后,路子阳望着满地的仇恨与悲伤,心中莫名的想起了师父。

  可一想起师父,一股郁气便堵在路子阳的心头,路子阳紧握着剑,看着长鸣山,咬着牙,“长鸣妖道!”

  但路子阳知道,他需要休息,需要将这一片狼藉给收拾好,需要保持最佳的精力,才能上长鸣山。

  路子阳将所有人的尸体整整齐齐的放在一起,无论是流寇的,还是中年道人和小刀的,路子阳将他们放在一起。

  无论生前有多大的仇恨,此刻,双方人都安安静静的躺在一起,似乎就像亲兄弟一般。

  看到这一幕,路子阳不禁感慨,方才那生死之博,就如同一场梦一般,同时路子阳想到了长鸣妖道,这些悲剧的始作俑者。

  路子阳却没有产生半点的怜悯之心,若是世间之人全都行善躬德,那便不是人了。

  路子阳将手中的火把扔到尸体上,熊熊的火焰燃烧起来。

  最终,他们都会化成一捧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再也不去管生前有多么大的仇怨。

  路子阳在火堆之前盘膝而坐,运起体内的真气为自己治疗伤口,补充体力。

  等到路子阳再次睁开眼睛之时,天色已大亮。

  眼前的人们都已化成了灰,纠缠在一起,分不清你我。

  突然,卷起一阵风,将灰烬卷到空中,往远方而去。

  路子阳站起身来,遥望着天际,直道风卷着尘灰消失的无影无踪,路子阳这才收回目光,细细的将长剑擦拭了一遍。

  然后,长剑入鞘,路子阳踏着坚实的步伐,往长鸣山而去。

  一路上,路子阳思绪纷飞,长鸣道人为至宝玄心佩而手戮师父的场景,不停的在路子阳脑海中浮现。

  当时的路子阳就在身旁,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师父在眼前死去。

  这种无力的感觉,再次朝路子阳身体内涌来,路子阳停下身子,手扶着路旁的树木,大口的喘息。

  路子阳何尝不悔,不恨。

  路子阳是一个弃婴、是一个孤儿,被师父捡回山上,收为徒弟。

  幼时的路子阳在师父宠爱下长大,不曾感受过一丝人间的苦难,唯一让路子阳觉得烦恼的就是,每日的修行,贪玩好动的路子阳虽然天赋异禀,但却不能下定恒心好好修行,师父虽然生气,但却极度宠爱路子阳。

  路子阳仍然还记得师父常对自己说的一句话,“你这小徒儿啊,甚是顽劣,一想到你往后历尽坎坷,不如在为师身边天真玩耍一时也是好的。”

  路子阳自然不懂师父话语中的含义,可如今,却是懂了一些。

  所以路子阳又悔又恨。

  若是当时能够潜心修习师父所受,说不定师父就不会惨死在长鸣道人手中。

  若是……

  路子阳心中悔恨难当,一掌劈断了身旁的一棵树。

  V最Y{新i章节上V酷*匠网

  若是……若是……

  路子阳长吸一口气,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若是,那么多当初。

  路子阳定了定心神,紧紧握住剑,朝长鸣山上,坚定前行。

  时已正午,路子阳却不觉得有一丁点的饥渴,反而,复仇之火在路子阳胸膛中熊熊燃烧。

  忽而,路子阳前方多了一个道人,是一个身着黄袍的道人。

  那道人盘膝而坐,长须随风,好一派仙风道骨之相。

  可路子阳认得他,就算他化成灰,路子阳都认得,这人正是路子阳日思夜想,想要将其挫骨扬灰的长鸣道人。

  路子阳一见,胸膛的那股怒火烧的路子阳牙根发痒,只能用力的咬着牙,这才能抑制那股痒到骨髓里的那股恨意。

  路子阳冷笑一声,却也没有任何言语,拔出长剑,欺身而上。

  就在长剑将要刺中长鸣道人之时,长鸣道人却身形突然消失,出现在更远几步的前方,而微闭的双眼,从未睁开过。

  路子阳见一刺不中,便连续使出极致的剑法和身法,再次攻击,可长鸣道人却仍是云淡风轻的躲闪,让路子阳扑空。

  路子阳胸中郁气大盛,不由得仰天大吼,以释放心中的怒气。

  此刻,前方黄衣的长鸣道人却睁开双眼,望着路子阳,“这就是我一直宠爱的小师弟,没想到,都长这么大了,修为也精进了不少,看来师父说的没错,你果然天赋不凡,果然是那逆血之人。”

  路子阳怒道,“闭嘴,我不是你的师弟,师父这两个字不配从你口中说出!”

  长鸣道人叹息一笑,双目中竟多了些怅然,似是自问自答一般说道,“是这样呀……”

  路子阳再次厉声道,“你不只杀了师父,就连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你却也不放过,你如今真是……”

  路子阳愤怒的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来表达。

  长鸣道人淡淡道,“山下之事,虽不是我主导,但却因我而起,他们的死,也是死在自己手中。”

  路子阳离开听罢冷笑,“难道那么多鲜活的生命在你眼中真如蝼蚁一般,你真是……真是禽兽不如,我今日,必定要手刃你,以慰亡魂在天之灵!”

  长鸣道人看着路子阳叹了口气,“你果然长大了啊,可还像小时候一般执拗。”

  路子阳哼了一声,“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快拔剑吧!”

  长鸣道人却也不怒,笑道,“十年未见了,我真的很是想念你,所以听说你来长鸣山,我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你,我知道你找我是来寻仇的,可我还是想见到你,现在,我也不想再等下去了……”

  长鸣道人用宽大的黄色袍袖中抖出一把寒光闪烁的长剑,长鸣道人道,“逆血之人,让我看看究竟是不是有如传说中那么厉害!”

  说罢,长鸣道人远远挥剑凭空向路子阳斩去,随着剑势往下斩,晴空万里中突然多出一道惊雷,直朝路子阳头顶劈下。

  那道惊雷蓄势万钧,路子阳深知其厉害,不敢硬接,身子往后一跳。

  同时,那道惊雷应声而下。

  “轰隆”,那惊雷竟然将路子阳的前方劈出了一个大坑。

  这让路子阳无不惊叹,“你竟然真的练成了师父传授的神霄御雷诀!”

  长鸣道人呵呵笑道,“是的,我早就练成了,可惜我不是师父口中的逆血之人,所以师父将他毕生的绝学,寻月剑诀传授给你,想必你此刻也有小成了吧。”

  长鸣道人将长剑一抖,“那就让我看看,是神霄御雷诀厉害,还是寻月剑诀厉害!”

  说罢,长鸣道人持剑凌空飞舞,数道惊雷从空中响起,直直的朝路子阳劈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