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刀低吼一声,持剑再次冲了过去,小刀一剑刺在中年道人的左肩之上。

  中年道人,这才回过神来,目光复杂的望向小刀,“可你知道吗?我被你父亲害的差点失去性命,我爱你的母亲有错吗,他凭什么如此对我!”

  说着,中年道人情绪激动了起来,“若不是那个人,我无法活到现在,若不是那个人,你我现在早已死去,在这个世道,这些东西算什么,活下去才最重要,难道你还没有看清吗?”

  中年道人指着奄奄一息的流寇老大和少年,“你看看他们,他们父慈子孝,为了生存不停努力,最后还不是被我们轻而易举的杀掉,就和杀一个蝼蚁没什么区别,而你父亲能给你这个力量吗!”

  中年道人越说越激动,“你父亲可以让你不饿肚子,若是遭逢如今乱世呢,你们是否也像他们一样落草为寇!你父亲可以让你不受欺负,那碰到更强的人呢,你们是不是性命难保!更别说过年有新衣服穿这些无聊的话,而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你足以自保的力量,都是我给你的,是我!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小刀却愣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中年道人,是的,中年道人说的话一点没错。

  中年道人苦笑一声,“是的,我杀了你的父亲,你的母亲也因此而死,你若想报仇,尽情放马过来。”

  小刀也说道,“你说的没错,如果没有你,我也许活不到现在,但是,活了这么些年,我一点也不快乐,一点也不!”

  小刀抽出剑,继续朝中年道人刺去,招招凌厉,想要取走中年道人的命,“你虽然强大,但你也不快乐!”

  中年道人咬牙道,“是的,我不快乐,但我至少活着!”

  说着,中年道人也不再躲避,提剑而上。

  可小刀又岂是中年道人的对手,数剑之下,小刀毫无还手之力。

  小刀一咬牙,大声叫道,“你此刻不动手,更待何时!”

  却只见原本昏死在地的路子阳,忽而手握身边的宝剑,急速朝中年道人刺去。

  中年道人没料到有如此变故,惊慌之下,竟被路子阳偷袭得手,路子阳的长剑刺入中年道人的腹中。

  中年道人吃惊的望着小刀,“没想到……你……”

  小刀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是的,你没想到如此傲慢的我,却和你的敌人商量好来杀你。”

  中年道人没有说话,双目中尽是痛苦。

  小刀抬起头看着中年道人,“师父,既然不快乐,何必要活着。”

  中年道人颤抖的伸出手,摸着小刀的脸,双眼竟含着泪花,“你,你从来没有这么叫我……”

  j:酷{匠网唯一"正版,|j其-U他o:都Z是盗rp版&(

  小刀的双眼也湿润起来,“对不起……师父……”

  中年道人笑了,笑的很开心,“是的,既然不快乐,何必要活着,你说的对啊,我就算有了一定的力量,可比起那个人,还差的很远,说什么弱肉强食,我们也只能欺负这些流寇罢了,在那个人面前,我们就如同这些流寇一般无能为力。”

  小刀也笑了,只不过笑比哭还要悲伤,“再怎么样,我们明白的都太晚了……”

  说着,小刀突然举起剑就往自己的脖颈上划去,中年道人吃了一惊,但却没有阻拦,而一旁的路子阳想要阻拦的时候,却也来不及了。

  小刀躺在地上,脖颈的血汩汩流出,小刀对着中年道人道,“一直以来……都……都没有此刻……快活……”

  小刀长吐一口气,将生命也吐了出来。

  中年道人的眼泪默默的流了下来,闭上眼睛。

  长长叹息之后,中年道人望着路子阳道,“你从来没有见过我吧。”

  路子阳叹息了一声,回答道,“从来没有。”

  中年道人继续道,“我们就不可能有仇恨。”

  路子阳回答道,“是的,不可能。”

  中年道人道,“我只是受命要杀你。”

  路子阳抬头望着黑夜中,给人无尽压迫的长鸣山,“那人,就在长鸣山里吧!”

  中年道人点了点头道,“既然你明白,就好了……”

  中年道人望着眼前的小刀,悲愤道,“你从来都不知道,那个男人为什么要害的我没命,醉酒之后总要打你和你母亲,因为在一次醉酒之后,我强暴了你的母亲,你母亲觉得亏欠他,与他同死,他明明知道你是我的儿子,却还不让你饿肚子,不让你受欺负,每年过年还有新衣服穿,他是个好人,而我,因为太过自私,却杀了他……”

  说着,中年道人泣不成声。

  路子阳也在一旁叹息,路子阳庆幸的是,小刀永远听不到真相了。

  路子阳再也没有理会中年道人,走到流寇老大身边。

  路子阳想要解开绑住流寇老大的绳子,流寇老大却虚弱的摇了摇头道,“大仙,我就知道你没有那么容易死,像你这么善良的人,总会长命百岁的……”

  路子阳想说安慰流寇老大的话,却不知从何开口,声音嘶哑道,“是我害了你们,就算不是因为那宝石,长鸣山里的那个人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流寇老大一激动,咳出一口血道,“大仙不必自责,各人有各命,正如那道人所说,弱肉强食,我们注定是要死去的……”

  路子阳刚要开口,却被流寇老大的话拦住,“在下只有一个请求,求大仙收我这儿子为徒,教他本事,让他不要像老爹一样,软弱无能的死去……”

  听到如此,少年不停的扭动着身体,想要挣脱绳索。

  路子阳赶紧帮少年将绳索斩断,挣脱了的少年扑到流寇老大的身上,任凭父亲的血染透自己的身体,只是眼泪如注,双唇紧闭,不曾叫一声父亲。

  流寇老大笑了,笑的很开心,对少年说道,“跟着大仙,好好活下去……我还以为,有了宝石,就能给你吃一顿肉呢……”

  说着,流寇老大的泪水和着鲜血滴落在少年脸上,连同自己的生命和所有的爱,都滴落在少年脸上。

  看着一个死了父亲的儿子,一个死了儿子的父亲,路子阳心中似是被万斤巨石压迫的喘不过气,路子阳望着长鸣山,口中嘶哑的喊道,“长鸣妖道,我路子阳不杀你,誓不为人!”

  路子阳的愤怒似乎激发了少年的愤怒,少年如小兽一般嘶吼一声,抢过猝不及防的路子阳手中的剑,跑到中年道人的身后,一剑一剑笨拙的刺入中年道人的身体。

  仇恨是疯狂的种子,在鲜血的浇灌下,已然在少年心中发芽。

  中年道人没有半点想要阻拦的意思,只是呆呆的望着死去的小刀。

  而路子阳也知道中年道人终是要死,也没有上前阻拦,路子阳看到鲜血纷飞,竟觉得残忍恶心,路子阳背过身去,只希望中年道人的血能够把少年心中仇恨的萌芽从此淹死。

  过了许久,满身是血的少年跪在路子阳身后,路子阳知道中年道人已经死去。

  路子阳转过身来,“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道,“我叫林觉,师父。”

  路子阳点点头,从林觉手中将长剑拿了过来,对林觉说道,“既然你父亲将你托付给我,我必不负你父亲之托,同时,你要听我的话,不得忤逆,你懂了么?”

  林觉点点头。

  路子阳道,“人已经死了,仇也报了,心中莫要再有任何执念,可以么?”

  林觉看着路子阳的眼睛,过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徒儿明白。”

  路子阳欣慰的望着这个与自己相差不过几岁的徒弟,说道,“此刻,你去马村,村口那一家姓王,到了那里,你说是我路子阳的徒弟,然后他们会给你吃的,给你换洗衣服,你要做的就是洗个澡,吃饱饭,好好的睡一觉,等我回来。”

  林觉一怔,问道,“师父,你这是……”

  路子阳望着长鸣山道,“有些事情,必须了结,你快回去吧!”

  林觉却犹豫的不想走。

  路子阳说道,“此地不宜久待,你父亲的后事我自会料理,你还是快点走吧!”

  林觉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然后抬起头望着路子阳道,“爹他说了,没有人能够杀了师父,弟子这就去马村王家,洗个澡,吃饱饭,好好的睡一觉,等师父回来!”

  说罢,满身是血的林觉头也不回的往马村方向跑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