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脸道人看着倒地昏死过去的路子阳,嘴角生硬的抽搐了一下。

  便俯下身子,抓着路子阳的胳膊,将路子阳的身体往背上一甩,扛着路子阳往前走去。

  走了两步,黑脸道人像是想到什么,又走回原地,将路子阳的长剑捡起,离开。

  黑脸道人所要去的地方,正是白日里想要抢劫马村,而被路子阳用四块宝石打发的流寇的老巢。

  这伙流寇的老巢,就在长鸣山山脚下。

  此刻的长鸣山山脚,却是火把通明。

  只见流寇老大和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被绑在一根粗大的柱子上,火光映在流寇老大的脸上,尽是悲愤与不屈。

  而旁边的少年,脸上更多的则是沉默和隐忍。

  就在流寇老大和少年的脚边,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具尸体,正是白日里,那些鲜活的生命。

  流寇老大死死的盯着死去兄弟的面庞,咬着牙,像是要将这刻骨的悲伤和仇恨,深深的刻在灵魂当中。

  “哈哈!”一声笑声传来,“还没有看够么?”

  这阵笑声的主人是一个身着青袍的中年道人,道人的左眼之下,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这让他的笑看起来有几分癫狂。

  中年道人提着剑,走到流寇老大身前,眼睛看着流寇老大,右脚却踩在脚下一个死去流寇的脸上,哂笑道。“弱小的蝼蚁,永远不值得同情!”

  而流寇老大却睚眦俱裂,怒吼道,“滚开,把你的脚拿开!”

  中年道人嘿嘿一笑,面目突然冷了下来,右手持剑寒光一闪,流寇老大的嘴角多了一道血口,鲜血汩汩。

  但流寇老大却毫不畏惧怒瞪着中年道人,似乎要用目光将中年道人千刀万剐一般!

  中年道人道,“就凭如此,你的眼睛此刻已经不保,但我却没有如此做,因为我喜欢看着希望在你们这些凡人面前破灭,我喜欢看你们绝望的样子,所以我只能忍着,不去挖掉你的双眼。”

  中年道人又看到一旁闭着双目的少年,“比起你,你的儿子更加的聪明,他知道,弱小而又无能为力的愤怒只会让自己死的更快,这也许就是蝼蚁的悲哀吧,明明那么弱小,却也有着坚强不屈的脾性。”

  中年道人盯着自己的右脚,面目变得有些扭曲,右脚踩在死去流寇的脸上来回滚动,就像在踩一个皮球一般,中年道人低者声音道,“有时候无耻的活下去,才有可能手刃曾经蔑视侮辱你的人……才有可能,去复仇……”

  这时,黑脸道人扛着路子阳到来。

  黑脸道人将路子阳往地上一仍,就像在扔一个麻袋,再随手将路子阳的长剑扔到路子阳身上,对着中年道人说道,言语比起对着路子阳更加的冷漠,“他已经死了!”

  看着鲜血染透胸口、面目苍白的路子阳,流寇老大瞪着双目,一瞬间的愤怒却也变成死灰一般的绝望。

  而流寇老大的儿子,此刻也睁开双眼,死死的盯着路子阳,不曾有半点移动。

  是的,中年道人说的没错,路子阳就是流寇们的希望,而此刻,希望似乎已经死去。

  中年道人饶有兴致的看着流寇老大,“后悔了?绝望了?你不知道,这样的表情,比任何时候都要精彩,哈哈!”

  流寇老大低垂着头,溢血的嘴角扯出一个悲凉的笑容,“是的,我后悔了,后悔去通知他来……”

  听到流寇老大如此说,中年道人竟然有些得意,得意的大笑起来,笑的有些癫狂。

  流寇老大没有理会他,继续说道,“我后悔的是,因为我们这些本来就注定死在乱世的强盗、土匪,却让他赔上本来前途无量的生命……”

  流寇老大抬起头,坚定的看着中年道人,面容上带着嘲笑,“杀他的不是你,你永远都杀不了他,杀他的是他自己,是他想要救我们的心!”

  中年道人万万没想到流寇老大竟然说出这样的话,笑声戛然而止,静静的看着流寇老大,青筋慢慢的爬上了中年道人的脸庞。

  中年道人如死水的平静,终于酝酿出巨大的愤怒。

  酷B匠网z唯+一Z正版_,C其他{;都ro是t^盗%版6

  中年道人举起长剑,冷笑着朝流寇老大身上疯狂的砍去,一剑、两剑……似乎在发泄着无尽的委屈和愤怒。

  流寇老大身上很快就鲜血淋漓,但嘴角还保持着嘲笑,看着中年道人的脸。

  父亲滚烫的鲜血溅落在儿子的脸上,从一开始的恐惧,慢慢变成了坚定,少年终于抬起了头,看着中年道人,眼睛中燃起了火焰。

  就在此时,一道雷霆一般的剑从中年道人背后刺来。

  中年道人心神一凛,倏尔转身挡住了这一剑。

  中年道人轻蔑的看着使出这一剑的人,黑脸道人。

  中年道人咬着牙笑道,“小刀,你想起了你的父亲?想起你的父亲也是这么一剑一剑被我给砍死的?”

  可突然,中年道人的表情却变得悲伤,“可这十几年过去了,你还忘不了吗?难道我对你不好吗?”

  被称作小刀的黑脸道人,嘴角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笑容中包含着仇恨和悲凉,小刀声音有些嘶哑,“你对我还不错,甚至比那个死在你剑下的我的那个父亲都要好得多,可再怎么说,你让我如何原谅一个杀掉我父亲的人!”

  小刀拾起地上的剑,指着中年道人道,“你根本不知道这么些年来,我内心的煎熬,也只有杀了你,我才能好好的活下去!”

  中年道人左眼下的伤疤不停的跳动,双眼失望的看着小刀,举起了右手的剑,“既然如此,我让你三剑,若你三剑之内杀掉我,我无话可说,若是杀不了我,你还是停手吧。”

  小刀大吼一声,持着剑冲上前去,第一剑便将中年道人的右臂刺伤,但中年道人却依旧没有还击。

  第二剑,中年道人的胸口被小刀划出一道血痕,中年道人也只是躲去要害。

  第三件,中年道人的脖颈被小刀的剑气划出一道血痕,但却不致命,中年道人用剑格挡着小刀的剑,说道,“三剑已过,你是否怨气已消?”

  中年道人竟然有些期望的看着小刀。

  可小刀却抽出剑来还想再挥第四剑,中年道人先是吃了一惊,后来却是失望加愤怒,一掌将小刀击飞出去。

  小刀被击飞到昏死的路子阳身边,捂着胸口,咳出一口血来。

  中年道人望着小刀道,似是看着不成器的儿子一般,失望又怜爱,“你……你这又是为了什么!”

  小刀轻笑了一声,右手拍在路子阳的后背,说道,“我父亲曾夺走了你的爱人,又害的你差点丢了性命,而你见他醉酒打我和我母亲,你杀了他,我感谢你,可我母亲却因为他的死也死去了,我无法理解,你确实比他更加疼我,我甚至有时候都在想,要是我母亲嫁给了你,你是我的父亲,那该多好,可现实不是这样,因为我父亲死的时候,我的痛苦大于痛快,因为我知道我母亲是爱他的,虽然他喝醉酒的时候会打我母亲和我,但我们从来没有饿过肚子,没有受过欺负,在过年的时候总有新衣服穿,这些,你又何曾了解!”

  说罢,小刀低吼一声,持剑再次冲了过去,小刀一剑刺在中年道人的左肩之上。

  中年道人,这才回过神来,目光复杂的望向小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