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爪男子舔舐着尖爪上的血液,嘲笑道,“在战场上走神,是很容易没命的。”

  路子阳冷笑一声,右手握住剑柄,正要拔剑,却见尖爪男子身形又消失在原地,一个尖爪出现在剑柄护锷之上,将路子阳刚刚拔出的剑,又送回剑鞘。

  路子阳见状,身形往后一跃,再度拔剑,却又被尖爪男子阻挠,拔剑不出。

  似是猫捉老鼠一般,尖爪男子故意戏弄着路子阳,偏偏让路子阳拔不出剑。

  路子阳如此反复,仍是跟不上尖爪男子的身形。

  路子阳突然冷笑,将剑往地上一扔,“既然你不想让我拔剑,我就如你所愿。”

  尖爪男子也笑道,“将剑都扔了,想必你也活不久了吧,哈哈!”

  路子阳没有说话,身形突然一闪,如方才尖爪男子一般,路子阳的身形消失在原地,竟不知去向。

  尖爪男子环顾四周,眉目之间多了一丝警惕,随即也消失在原地,躲到一旁的树上,静待路子阳的出现。

  树上,尖爪男子习惯性的舔了舔利爪,望着路子阳丢在地上的剑,残忍一笑。

  尖爪男子的想法很简单,他知道手中武器对于战斗的人是至关重要的,所以尖爪男子料定路子阳一定会回来取剑的,只要路子阳回来取剑,尖爪男子只要凭借身法,在路子阳背后来个致命一击。

  尖爪男子残忍的笑着,计划很完美,他也不介意路子阳弃剑逃走,因为师兄还在后面,因为师父还在后面,以师父的性子,是不可能让路子阳活过今晚的。

  尖爪男子甚至想着,只要杀了路子阳,就可以取代那个傲慢的师兄,得到师父的真传,然后再将师父干掉。

  尖爪男子想着想着,兴奋的差点都笑出了声,尖爪男子甚至都没有在意过,自己竟然这么聪明。

  等了许久,却依旧不见路子阳现身,尖爪男子此刻有些失落,难不成路子阳这小子已经跑了?或者已经被师兄干掉了?

  正在尖爪男子思忖之际,一道身影忽然间闪到被丢弃的长剑边。

  尖爪男子定睛一看,正是路子阳,尖爪男子见到路子阳正俯身拾剑,心中一阵激动,方才幻想的一切,都要成真了!

  尖爪男子微微跳整了呼吸,身子一跃,举着利爪就向路子阳后脖颈处插去。

  “噗!”刺入的声音。

  尖爪男子兴奋的叫了一声,但却感觉到自己后脖颈一凉,预想的血液从自己的后脖颈喷涌出来。

  尖爪男子看着眼前的长剑,剑已经被抽出,而路子阳却持着长剑站在自己身后,长剑刺穿了自己的后脖颈。

  尖爪男子俯倒在地上,艰难的说道,“不……不该这样的……”

  死不瞑目。

  路子阳将长剑上的血迹在尖爪男子的衣服上擦拭干净,却没有捡起剑鞘,让剑入鞘。

  反而用剑指着前方的黑夜中,说道,“看了这么许久,还不现身吗?”

  随着路子阳的话音落下,从阴暗中走出一个持剑的黑脸道人。

  黑脸道人不屑的瞥了一眼尖爪男子的尸体,“果然是好战术,只可惜你遇到的不是我,不然,你早已死无葬身之地。”

  路子阳道,“我现在不是遇到你了吗!”

  黑脸道人望向路子阳,“师父说你不好对付,这话应验了一半,剩下的五分,对我来说,不过尔尔。”

  路子阳继续问道,“你口中的师父到底是谁,是不是那个长鸣道人!”

  黑脸道人依旧面无表情,“你若杀了我,你自然可以见到他,你若被我杀了,也没有知道的必要。”

  路子阳听罢一阵冷笑,“既然如此,那就做好赴死的准备吧!”

  黑脸道人将长袖一卷,拔出长剑,将剑鞘弃于一旁,往前走了几步,将剑指向路子阳,“你先来!”

  路子阳听罢,冷哼道,“傲慢之至!”

  说罢,路子阳将长剑一挥,抢先刺了出去。

  不想黑脸道人却将左手往后一背,仅用右手持剑,格挡路子阳的攻击,边挡边说,“羸弱至此,速度太慢!”

  路子阳不予理会,继续攻击,却又被黑脸道人轻松格挡,“角度太正!”

  路子阳连续攻击数十招,黑脸道人轻蔑一笑,“真气还是欠火候!”

  那傲慢的举止,气的路子阳火冒三丈,攻势更加凌厉,招式却稍显混乱。

  见此,黑脸道人更加轻蔑,“心境不定,如何修道!”

  说罢,黑脸道人冲出一剑,将路子阳的招式打散,这剑势若雷霆,路子阳闪躲破解之后,却还被黑脸道人刺伤了左肩。

  黑脸道人一脸不屑的看着路子阳,“莫要让我动手杀你,自己了断吧!”

  路子阳如何能受得了如此轻蔑,但眼前这黑脸道人比起那彪形大汉与尖爪男子,不知强大了多少倍,纵然有天大的火气,路子阳也要将火气压制住。

  路子阳知道,一旦火气冲脑,只会让自己败的更快而已。

  黑脸道人看着路子阳,饶有兴趣,“怎么,你还想做垂死挣扎?”

  路子阳笑道,“把剑拿在手里那一刻,踏上修仙之途的那一刻,随时随地都在与死亡擦肩而过,如果一个人连最基本的努力都不去做,就随随便便的放弃自己的生命,这种人就算活着,与死了有何异?”

  黑脸道人将长剑一抖,“说大话的人很多,不过大多数的人都已经死了。”

  路子阳望着黑脸道人,斗志昂扬道,“你说大多数,不还有少部分吗!”

  黑脸道人竟然有些好奇道,“难道你就这么确信你就是那少部分?”

  路子阳将胸膛挺了起来,“我都不相信自己,还有谁相信我!”

  黑脸道人嘴角一扯,竟然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有趣,有趣,十分有趣,小子,你引起我的兴趣了。”

  说着,黑脸道人将长剑一抖,挽起剑花,就向路子阳冲了过去。

  这说明,黑脸道人对路子阳提起重视了。

  路子阳屏气凝神,将真气灌输于长剑之上,长剑骤然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

  路子阳将长剑一挥,一道淡金色的剑气跃然而出。

  黑脸道人一见,也随即将真气灌输长剑之上,发出萤蓝色的光芒,眼见淡金剑气斩来,黑脸道人也将长剑一挥,萤蓝色的剑气对上淡金色的剑气,相互抵消。

  但黑脸道人却也不敢怠慢,只见路子阳挥舞出数道剑气,真奔而来,黑脸道人连忙阻挡。

  霎时间,夜空中淡金、萤蓝两种光芒互相闪耀,此起彼伏,你消我长,竟煞是好看。

  见剑气无法对黑脸道人造成压迫,路子阳咬了咬呀,挺剑欺身而上,大声喝道,“看我的《寻月诀要》!”

  只见路子阳手中长剑淡金光芒暴涨,竟然和青蓝的月华相互交映,真不愧是应了“寻月”二字。

  黑脸道人见此变故,不由得吃了一惊,没想到路子阳竟然有如此真气。

  黑脸道人本来就像判官一般的脸更加严肃,猛提体内真气,严阵以待。

  路子阳身形本就不慢,电光火石之间,路子阳已经将长剑撩出,直奔黑脸道人面门。

  黑脸道人没有料想到路子阳竟然如此之快,情急之下,想要保护面门,但路子阳的剑路甚是刁钻,竟然转剑为掌,攻取黑脸道人下路。

  黑脸道人毕竟久经对战,早就留了一手,似乎早就知晓路子阳直取面门那一剑是虚剑,黑脸道人左手忽而使出一招“海底捞月”,将路子阳的左掌捞在手中。

  不想路子阳却对黑脸道人一笑,右手长剑再取面门,因为本来剑就离的很近,黑脸道人就算反应过来,却也躲闪不及。

  最新8r章;{节}上酷9匠网n

  黑脸道人赶紧放开路子阳的左手,身形往右侧后方撤去,但还是躲闪不及,被路子阳的剑在脸上划出一道血口。

  黑脸道人却也不恼,将长剑一抖,毫无间歇的朝路子阳攻去。

  黑脸道人的剑路霸道无比,如同万钧雷霆,而路子阳的剑势却轻盈飘逸,如同夜风月华。

  两个截然相反的剑触碰到一起,必然是各展所长,攻敌所短。

  你刺我一剑,你必然也受我一击,来去百十招,两人竟然平分秋色,不相上下。

  黑脸道人有些惊起的看着路子阳,“方才这小子剑路平常,花拳绣腿,此刻竟能与我打个平手,确实罕见。”

  看着自己和路子阳身上都有不少伤口,黑脸道人灵机一转,停手道,“我有一个想法。”

  路子阳也甚是疑惑,生死之战刚刚开始,却被对方突然叫停,还要听什么奇怪的想法。

  但路子阳还是将手中的剑停下,洗耳恭听黑脸道人的想法。

  说了几句话后,路子阳确是一脸迷茫,不解的看向黑脸道人。

  黑脸道人却也没有解释,突然发动雷霆一剑,将未反应过来的路子阳的胸口刺穿。

  路子阳掉落长剑,双手抓着黑脸道人持剑的手,瞪着眼睛想要说什么,话语未出口,鲜血却从口中流了出来,然后路子阳就倒地不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