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足饭饱之后,天色已经将晚,月明星稀,村户里昏黄的烛火,也陆续亮起。

  王勉拿了一坛酒过来,望着躺在椅子中,半死不活的路子阳道,“听说修仙者到了筑基阶段是无需进食的,看小路兄弟你修为并不低,为何对食物如此偏爱?”

  路子阳撑起一张苦脸,用手抚摸着肚子,“先生你是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品尝过人间的美食,所以才总是感觉到饿,可笙儿……”路子阳警惕的望了望正在厨房欢快洗碗的王笙儿,压低声音道,“我觉得笙儿会将我这贪食的毛病给改了……可怜我的肚子……”

  王勉听罢哈哈大笑,顺手为路子阳倒上一杯酒,“没事,没事,习惯就好了,我这酒是专门为对付笙儿……的饭食准备的……你喝了之后,会觉的舒畅很多……”

  路子阳睁大了双眼,王勉赶紧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路子阳心领神会,瞥了一眼厨房的王笙儿,无不钦佩的对王勉伸出大拇指,然后端起眼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话说,王勉的酒刚一下肚,路子阳只觉腹中一股清凉之气从丹田处升起,通向四肢百骸,那种压抑的味道骤然而散,身体有说不出的舒坦。

  路子阳长吐一口浊气,无不赞叹的说,“舒坦,好舒坦……”

  路子阳抱过酒坛,又嗅又闻,上下端详道,“这就是酒呀,以前就听别人说过,没想到味道这么好!”

  说着,路子阳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面色已经潮红。

  王勉却从路子阳手中将酒夺过,“小孩子不能喝多,才两杯脸都红了,这可是我私藏的好酒,不能给你糟蹋了。”

  路子阳刚想从王勉手中夺过,却隐约听到一声惨叫。

  路子阳蓦地惊起,王勉也听到,夺门而出。

  出门之后,凭借修仙人过人的目力,路子阳望见村口有一个身形狼狈的汉子正朝村子方向踉跄跑来。

  路子阳提剑于身,运气于脚,脚尖蹬地,整个人就像离弦之箭,急速射出。

  与那汉子间隔五十多米的距离,路子阳一瞬而到,将那气息奄奄的汉子接在手里,又展开身法,回到王勉身边。

  有了灯光,路子阳这才看清,这汉子满脸血污,身上装扮却像白日里的那伙流寇。

  路子阳大奇之下,还未询问,那汉子央求道,“大仙……求求你,救救兄弟们……”

  路子阳赶忙问道,“究竟这么了!”

  那汉子口吐血沫道,“长鸣山中还有一伙强盗……他们,他们看上了大仙赐给我们的宝石……前来抢夺,我们不敌,弟兄们死伤无数,老大让我来求大仙救……救……”

  汉子还未说完,头便偏了过去,路子阳慌忙探查气息,人已经死了。

  路子阳听罢,站起身来,一脸的不可置信,心中满是悔恨,望向王勉道,“我,我用那宝石只是想救他们,不想,不想却害死了他们……”

  王勉叹息一声,一手在路子阳肩膀上拍了拍,安慰道,“这不怪你,你初次下山,岂能明白这人世丑恶……”

  路子阳闪开王勉的手,情绪很是激动,转身就想往村外跑去,却被王勉拉住,“你干什么去!”

  路子阳转头看着王勉,“他们因我而死,我岂能袖手旁观?”

  王勉却依旧拉着路子阳,厉声道,“你虽是修仙之人,有着凡人不可敌之力,他们既然知道宝石的来源,又敢抢夺,必然是有对付你的手段,不可鲁莽!”

  路子阳却低着头,眼泪悄无声息的落下,王勉一呆,竟放开路子阳的手,王勉没有想到,如此一个欢乐少年,竟然也有如此悲怆的一面,而这悲怆不仅仅是为了这些因其而死的流寇,应该还有……

  “我不想再让人,因我而死了……”

  路子阳的话清晰的回荡在王勉的耳畔,看着路子阳的身影消失在月夜之中。

  此时,王笙儿听到动静跑出屋来,见到地上的死人,不由得惊叹一声,却又看到路子阳朝村外跑去,便弱弱的问道,“爹,小路他……”

  王勉望着村外的夜空道,“你听过逆血之人么?”

  王笙儿更是大吃一惊,用手捂着嘴巴,“爹,你是说……”

  王勉回头望着王笙儿,双眼尽是悲伤,“笙儿,爹带着你漂泊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寻找他,可惜呀,要是他早点出现,说不定还能救活你娘……”

  “爹……”提到娘亲,王笙儿不由得清泪泗流,扑入王勉的怀里哭泣。

  而在另一边,路子阳往长鸣山的方向跑去,可一路上寂静如斯,并无打斗的声音传来。

  路子阳正想着,却从前方传来一声大笑,“你果然还是来了!”

  路子阳停住身形,右手握着剑柄,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只见本来空无一人的前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彪形大汉,那大汉手中持着双刃板斧,朝着路子阳挑衅道,“原来就是这么一个黄毛小儿,哈哈!”

  路子阳一咬牙,问道,“你将他们怎么了!”

  彪形大汉哈哈大笑,气势陡然上升,持着板斧就向路子阳冲了过来。

  路子阳大惊,看这气势,彪形大汉似乎不像是普通人,至少是接触过修仙的人。

  路子阳不敢大意,拔出长剑,运气于剑,双眼死死盯着彪形大汉。

  就在离路子阳有一步的距离的时候,彪形大汉猛然举起双刃板斧,朝路子阳砍去,大声喝道,“亲自下地狱去问那伙流寇去吧!”

  彪形大汉将双刃板斧举起的一瞬间,路子阳明显的感觉到周围的夜风更加凌厉了,路子阳也更加不敢怠慢。

  彪形大汉的双刃板斧已然砍下,而路子阳此刻终于动了,只见路子阳足尖一点地,身形猛然向旁撤去,双刃板斧擦着路子阳的脸庞而过。

  彪形大汉反应也不慢,斧势未尽,便戛然停住,半空中双刃板斧一横,斧刃又朝着路子阳的方向砍去。

  可路子阳却也不惧,身子如鹞子一般腾空而起,身形快如夜风。

  }最新~章节/q上+J酷9j匠r网

  彪形大汉只觉一阵清冷的夜风吹过脖颈,路子阳的身形已经在其背后停住。

  彪形大汉不可思议的转过身来,看见路子阳长剑上有一滴血从剑尖滑落。

  彪形大汉知道,那滴血是自己的血,来自他的脖颈。

  彪形大汉用手摸了摸脖子上方才才显出形的血线,不可思议的睁大双眼,轰然倒地。

  路子阳冷冷的瞥了一眼彪形大汉的尸体,将长剑入鞘,继续往前行进。

  越来越靠近长鸣山了,却依旧不见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和声音。

  正当路子阳疑惑的时候,一个身形瘦削、半裸上身的男子出现在路子阳眼前。

  路子阳看去,只见这男子双手上绑着一副尖爪,男子舔着锋利的抓刃,邪笑道,“我就知道那头狗熊会被你一招秒杀。”

  路子阳冷冷问道,“看来你们是为了我而来!”

  尖爪男子再次笑道,“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路子阳再问,“你们究竟是谁!”

  “杀了我,我再告诉你!”

  尖爪男子声音刚落,在路子阳眼中便已不见了尖爪男子的身影,路子阳心中暗惊,“这人身法,当真如此之快!”

  路子阳思绪还未转还,只觉背后一凉,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后背便是一痛,尖爪男子已然用尖爪在路子阳后背划出三道血痕。

  尖爪男子嘲笑道,“在战场上走神,是要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