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节 秋游

  自从被孟秋雨警告,加之凌寒烟几乎不再上游戏,葛紫凡的作息时间也渐渐的有些混乱了。

  看了看窗外刺眼的日光,葛紫凡将拿在手中的手机轻轻放下。这一刻,凌寒烟应该在上课,发信息肯定会打扰到她,至于打电话,那就更不许了。

  胡乱吃了点东西,洗了个热水澡,葛紫凡光着上身,只穿了个裤衩,便钻进被窝。

  秋意携着金黄色的落叶,将美丽的校园点缀的更加具有诗情画意。

  “寒烟,下午没课,我请你看电影去?”吴迪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凌寒烟身后,一脸殷勤的说道。

  “没空”,凌寒烟头也没有回一下,径直钻进商务车内。

  “哼,我就不信那小子死了以后,你还能对我这么冷淡”,吴迪脸色瞬间转变,恶狠狠的说道。

  “寒烟,那小子也没那么差劲啊,你怎么就是看不上眼呢?”副驾驶位置上,孟秋雨打趣道。

  “孟姨,你是见过葛紫凡的,同为女人,你难道看不出他俩的不同?”毕竟孟秋雨跟在萧红身边十多年,更是看着凌寒烟长大,凌寒烟多少对她还是有些感情的,当下便接下她的话。

  “确实,从他们二人的眼神里,可以看出,葛紫凡那小子比吴迪坚韧、单纯,甚至,日后葛紫凡若有机会,能出人头地也说不准。”

  “哦,孟姨你也这么看好葛紫凡?”凌寒烟伸过头去,贴着孟秋雨的脸,兴奋的说道。

  “是啊,我是这么看。可毕竟人生机遇难逢,像他这样一清二白的底子,想翻身,谈何容易?”孟秋雨颇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

  “那可不一定”,凌寒烟重新坐回,“即便他不能出人头地,我也一样喜欢他。”

  “呵呵,萧总和凌先生会认同你的想法么?很显然,你的想法太天真,太不现实”,孟秋雨出言打击道。

  “我相信葛紫凡会让我父母刮目相看的”,凌寒烟坚定的说道。

  “刮目相看?即便可以,那是多少年后的事了?即便能让你父母刮目相看,能与吴家公子相比么?莫说吴院长与你爸交情深厚,便是吴迪的家境、背景,你觉得葛紫凡奋斗多少年才能赶得上?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一辈子?”

  孟秋雨的一番话,说的极为平静,却让凌寒烟如胸口压着一块巨石一般,竟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会的,爸妈不是在乎这些,爸妈只是希望葛紫凡以后的人生路,走的稳妥一点,这样他们便可以不为我担心”,凌寒烟狡辩道。

  孟秋雨轻笑一声,不再说话。

  对于凌寒烟这个小丫头,孟秋雨是极为爱护、极为重视的。若不是她有意闭上一只眼,莫说葛紫凡爬墙进入凌寒烟的卧室,便是在楼下静静的看着凌寒烟窗口的灯光,都将会成为一种奢望。

  同样的贫穷出生,孟秋雨能深刻的体会到葛紫凡的挣扎与无奈。可她却又理解萧红的举动,并暗暗觉得萧红的决定是正确的。毕竟,谁不想自己的子女生活的更好、更优越呢。

  “寒烟,吃完饭休息一下,我们去秋游”,饭桌上,萧红一边给凌寒烟夹菜,一边说道。

  “秋游为什么下午才去?”凌寒烟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倒不是她感觉出了什么,只是好多年了,父母都没有这么陪自己安静的吃着午餐,更别说一起去郊游了。

  “你忘了今天是周五么?周末爸妈都没事,所以就陪你一起出去玩,不好么?”凌国栋说道。

  “好啊,当然好了”,凌寒烟无比开心的答应道。

  饭后,凌寒烟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坐在沙发上,依偎在父母身边,这种场景,她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享受到了。

  保姆兰姨为三人收拾了行李,依旧是孟秋雨开车,对于孟秋雨,萧红视其为姐妹,甚至凌寒烟也交由她亲自看管。

  “寒烟,你找吴院长让他帮忙解决葛紫凡的麻烦?”车内,凌国栋突然说道。

  凌寒烟望向双目微闭的萧红,见她似乎没有听见一般,再回过头看向身旁的凌国栋,极为不安的点了点头。

  “你和同学之间的事,我不干涉,不过问,我和老吴也是这么说的,至于他办不办,能不能办妥,我也爱莫能助”,凌国栋表态到。

  “我知道的,爸,你身份特殊,是不能插手此事”,凌寒烟说到。

  “不与我想干,这事我不会干预”,萧红似是知道凌寒烟要打自己的主要,也是立刻表态。

  凌寒烟低下头,方才的高兴劲儿顿时烟消云散。

  “秋雨,就在这里吧”,萧红指着前方湖边一处平坦之地,向孟秋雨说到。

  孟秋雨极为娴熟的从商务车内拿出野外宿营的装备,而凌国栋夫妇二人则领着凌寒烟沿着湖边一路向前走。

  因为方才车上的一番话,三人显得极为生疏,走了很久,竟都没有人开口说话。

  “寒烟,知道这湖的来历么?”凌国栋打破沉默。

  “翠明湖嘛,百年前在伟大领袖毛主席号召下修建的……”凌国栋的方式略显拙劣,却成功的分散了凌寒烟的注意力,萧红不禁冲凌国栋会心一笑。

  “是啊,那个时代,祖辈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们虽然没能看到眼前这美景,可作为后世子孙,却获益无穷啊……”提起这些,凌国栋不禁感慨万分。

  “寒烟,就如你爸所言,老一辈辛苦为后世子孙造福,后世子孙所能获得的恩泽,可能远超他们的想象,但无论如何,祖辈的出发点都是为了造福后世,即便他们受再多的苦,遭到再多的误解……”

  “妈,有话直说吧”,凌寒烟听出了萧红的言下之意,不愿和母亲打哑谜。

  “爸妈就你这么一个闺女,我们所有的心血全部倾注在你的身上。葛紫凡那小伙子确实不错,甚至比吴迪还要帅气、阳光。可他毕竟只是个一穷二白的孤儿,吴家生意虽然不如我们,可和我们也算是门当户对啊。如果你为葛紫凡考虑,你完全可以在掌握了凌、吴两家庞大的资源后,给他以财富、地位的支持,而并非是要……”

  酷匠k!网'永7…久s%免)K费看%小6;说Pz

  “并非是要自取灭亡么?妈,你以为如果离开了你和爸的照拂,我就活不下去么?如果你真这么以为,你可以试一试啊”,凌寒烟打断了萧红的谈话,转身往回走。

  “你看你,这么急干嘛,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凌国栋有些不满的说道。

  “是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我推掉了那么多事,就为了和她谈谈心,你看她,什么态度?”萧红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极为愤怒的争辩到。

  不过即便他们再怎么争辩,依然还是紧紧的追着凌寒烟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