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紫凡,我刚刚警告你,你就如此放肆?”才到楼下,葛紫凡便被两劲装女子架上一台商务车内。

  一人是凌寒烟的孟姨,葛紫凡早就见过;而另外一人,正是十几分钟前警告自己之人。

  “孟姨,乔姨”,凌寒烟生怕葛紫凡受到伤害,急忙央求到。

  “你走吧,以后我不希望你出现在寒烟面前,否则,后果是你无法承受的”,孟秋雨开口说话,随手将葛紫凡推出车外。

  望着一溜烟消失于眼前的黑色商务车,葛紫凡感到了深深的无力与无奈。

  “书生,甜甜?”上线后的葛紫凡,见书生与甜甜二人均不在,大声喊道。

  “老大,书生有事,晚点来。甜甜和他一起,你找他们什么事?”吸血问道。

  “没什么,就问问。”

  “老大,有四个部落请求成为我们的附庸,你看下”,吸血给葛紫凡提醒道。

  打开部落信息提示,葛紫凡看到了吸血所说的那四个部落,三个二级,一个一级,很显然,这都不符合葛紫凡的胃口。

  书生不在线,葛紫凡觉得自己似乎少了个胳膊一般,也不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埋头练级。

  与葛紫凡的简单、直接不同,凌家别墅内,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寒烟,听妈的话,远离那小子”,萧红平淡的言语中透出不可抗拒的威严。

  “寒烟,听你妈的没错。你的人生应该走的更高,更远,我和妈妈所做的一切,都旨在为你垫脚,希望你能有个更为精彩的人生,而不是与一名穷小子在一起糟蹋青春”,凌国栋之言,更直接,更彻底。

  “爸,您在和妈恋爱之时,您有今日的富贵么?妈,您在和爸结婚时,您嫌弃过他的贫穷么?”对于爸妈恋爱故事倒背如流的凌寒烟,自然知道拿父母的爱情故事来作为自己的挡箭牌。

  “不错,你爸当年和我谈恋爱时,确实很拮据。可你爸很优秀,能力很出色,一毕业便顺利进入机关。这些年来,你爸一路走来,全靠自己出色的工作能力,没有走过一次后门……”

  “那你怎么知道,葛紫凡就没有爸爸优秀,就没有出色的能力,就不能有个辉煌的未来?”

  “未来?一个成天在游戏里耀武扬威的人能有未来?一个成天在游戏里数着游戏币的小子能有什么辉煌?倾他一生之力,能给你什么?能给你在这个城市买套一居室的房子么?能保你一日三餐无忧么?能……”

  “妈,当年外公也这么数落我爸么?”凌寒烟愤怒的打断了萧红的质疑。

  “没有,当年你外公十分欣赏你爸。”

  “我好羡慕爸,羡慕他能被外公欣赏,羡慕他不要经受外公外婆的盘问……”凌寒烟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无力的向楼上走去。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甚至自己都听不到自己在说什么。

  “国栋,你看看你的宝贝女儿,被你惯成什么样子了?”萧红将没有发完的火发泄在凌国栋身上。

  “你说这些有什么用,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让那小子离开A城,然后再多让吴迪和她接触接触,这研究生三年才开始嘛,我们有的是时间……”

  萧红听着凌国栋的劝道,忽然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凌寒烟无力的躺在床上,她没有困意,也没有如往常一样,去游戏里和葛紫凡聊聊天。

  她在努力的思考着,想着怎么样才能让葛紫凡在最短的时间里有一份极为体面且报酬丰厚的工作,这样,或许父母对他的印象会有所改变。

  她想了太多太多的方法,到最后,她都分不清哪些方法她之前有没有考虑过,不过即便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

  秋意渐浓,伴随着十月的第一场雨,让人分明感觉到了冬日的临近。

  “寒烟啊,有什么事么”,金融学院院长办公室内,吴院长表情和蔼的坐在凌寒烟的对面。他对凌寒烟的到来颇感意外,他知道凌寒烟对自己的印象不好,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表现出一副极为和蔼可亲的样子。

  确实,凌寒烟对自己的印象不好,可自己对凌寒烟的印象却是好的不得了。虽然凌寒烟和吴迪相处的不太愉快,可他相信,那都是小孩子们的一时之气,早晚,他们双方的家长会将这一切不愉快全部打散。

  “院长,我求您一件事,您看可以么?”凌寒烟站起身来,小心翼翼的说道。

  “什么事,坐下说啊寒烟,你不要这么客气”,吴院长急忙站起身来,示意凌寒烟坐下。

  “是这样的,葛紫凡那……”

  “什么?葛紫凡又和小迪打架了?”吴院长一听凌寒烟提起葛紫凡,不禁脑袋嗡嗡直响,似乎这几个月来,一听到葛紫凡,准没有好事。

  “不是的,您误会了。是这样的……”凌寒烟将葛紫凡的事情一清二楚的向吴院长汇报着,没有丝毫的遗漏。

  “啊,这个事啊。这个我真的帮不上忙,你知道,学校有自己的规章和制度的”,吴院长一口拒绝道。

  “吴院长,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么?要不我让我爸请你吃顿饭,表示谢意?”虽然知道父亲绝对不会在此事上给自己提供任何帮助,可凌寒烟还是提起了自己的父亲,毕竟,在自己看来,似乎除了父母,自己便没有任何依仗。

  “那倒不必,寒烟,要不这样,这是学校高层的事,我去给你问问,你别急,等我有了眉目,给你回复?”

  “谢谢吴院长,谢谢……”凌寒烟激动的从院长办公室走出来,她都数不清自己说了多少个谢谢了。

  R√最新"4章H节上E酷io匠L网‘7

  她突然觉得吴院长似乎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般讨厌。

  虽然葛紫凡曾极为郑重的告诉自己,不要再提此事,可凌寒烟思前想后,发现似乎只有这么一个方法,可以让父母接受葛紫凡。

  对于葛紫凡,她是太了解不过了。一旦有了毕业证和学位证,以葛紫凡的聪明才智,考研或者考入政府部门,都十分容易。一旦考上了研究生,便有了和吴迪一样的台阶;而一旦考入政府部门,便会有和父亲当年一样的起点,那么日后有父亲这样的成就,似乎也不是难事。

  凌寒烟天真的以为,父母对于葛紫凡的偏见,仅仅是源于葛紫凡在学校的表现,她哪里知道,这一点恰恰是父母最没有在意的一点。父母口中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一个幌子,一个借口。更深层的原因,是自己无法体会,或者说是从未体会过的。

  此刻,一张无形的大网已经渐渐张开。这张网,网住了凌寒烟,网住了葛紫凡,网住了他们所有的亲人、朋友,以及他们的仇人。

  也正因为凌寒烟的单纯,或者说是一厢情愿,最终给自己与葛紫凡带来了无尽的劫难,完全改变了二人的人生轨迹,或者说,完全断送了二人的美好未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