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几天,生活没有任何变化,葛紫凡每天除了睡觉的那六个小时之外,几乎全部都在游戏里度过。

  不过,每天睡觉前,他都会来凌寒烟的窗下,静静的站上一会儿,仿佛不来便睡不着。他并没有让凌寒烟知道这一切,他只想让凌寒烟的生活过的平静,尽可能的平静。

  夕阳西下,夜色正在一步步的蚕食着白日的光亮。

  “寒烟,寒烟?”凌寒烟的房门外传来呼喊声。

  “怎么了,爸?”凌寒烟摘下墨镜,打开房门。

  对于父亲,她有着深深的依赖与眷念,这与绝大多数同龄的女孩没有任何区别。

  “寒烟,晚上有个小饭局,你陪我一起去?”凌国栋微笑的说着。

  看着父亲那充满期待的眼神,凌寒烟略微犹豫了一下,点头答应。

  凌寒烟对于这个并不陌生,父母都是大忙人,白天很少在家,即便是晚上,也不能保证每晚都能在家。所以,只要有机会,他们总是带着凌寒烟一起,而凌寒烟也早已对此不陌生。

  关上门,凌寒烟戴上墨镜,和葛紫凡说明一切,在葛紫凡的鼓励与催促下,凌寒烟恋恋不舍的摘下墨镜,简单的打扮了一番。

  “爸,怎么不见金叔?”金秘书与凌国栋几乎是形影不离,见父母带着自己打车,而不是金秘书陪同,凌寒烟觉得很奇怪。

  “今晚只是朋友间小聚,又不是公事,干嘛要劳烦你金叔?”凌国栋笑着说。

  “哦,原来是这样。”

  “寒烟,猜猜今晚到场的都会有哪些人”,凌国栋在女儿面前没有一丝的严肃与威严,他尽量让自己的说话方式和语调向女儿的年纪靠近。

  “那我怎么猜得到啊……”

  父女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便来到近郊的一个农庄内,虽然没有了城市内星级酒店的豪华,却多了一份安静与放松。

  “爸,这是谁选的地方啊?”打量着眼前的景象,凌寒烟颇为欣喜的问到。

  “马上你就知道了”,凌国栋卖了个关子,不过话音未落,答案便被揭晓。

  “凌部长,寒烟”,吴院长快步从里面走过来,向着凌寒烟父女二人打着招呼。

  “老吴。”

  “院长。”

  “走,进去坐”,吴院长与凌国栋并肩而行,凌寒烟无聊的跟在后面。

  N‘更qg新…z最m+快上☆酷Tk匠oC网F\

  “坐,寒烟,你也坐啊”,包厢设在一间单独的小木屋内,凌寒烟进入时,发现菜已经上了好几盘了。

  “吴院长,就我们几人?”凌寒烟看着这可以围坐十多人的大圆桌,指了指自己,问到。

  很显然,这么大的桌子,只坐了这几个人,显然有些超出凌寒烟的认知。

  “呵呵,寒烟,你没发现这些菜都是你平日爱吃的么?”吴院长笑着说道,他的意思很明显,起码,这个点菜的人还不在这包厢内。

  就在凌寒烟疑惑之际,一个自己极为熟悉却又极为讨厌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眼前,葛紫凡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仇人——吴迪。

  “寒烟,凌叔”,吴迪开门进入,极为得体的向凌寒烟和凌国栋打着招呼。

  凌国栋起身点头示意,吴院长则站在凌国栋身边,微笑不语。

  “寒烟,坐啊,愣在那干什么?”凌国栋观察到凌寒烟的神色不对,开口提醒到。

  “对了,坐啊寒烟,上次的事,是小迪的不对,我亲自让他向你赔礼道歉”,吴院长接着说道。

  “寒烟,上次是事情,是我不对,叔叔已经批评我了,我也认识到错了,对不起啊寒烟,希望你能原谅我”,吴迪态度诚恳,说话认真,一丝不苟,凌国栋与吴院长都满意的点着头。

  “和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应该和葛紫凡说对不起”,凌寒烟并没有买账,坐在椅子上,连看都没看吴迪一眼。

  吴迪不知如何应对,只得将目光投向吴院长。

  “寒烟,你和小迪同学四年了,马上研究生三年,你们还是同校、同班。虽然联盟内名校众多,但我们A校可是名校中的名校,你与小迪将来都会是联盟的一流人才啊。”吴院长说话间,将目光投向凌国栋,见凌国栋点头附和,不禁大喜。

  “那葛紫凡倒也聪明,可太过顽劣,连毕业证书都没能拿到,你和他在一起走的那么近,我怕会耽误你啊……”

  “什么?那小子连毕业证书都没能拿到?寒烟,为什么我从来没听你提过此事?”凌国栋打断吴院长的话,腾的站了起来。

  如果说之前,他对葛紫凡还没有太多坏印象的话,那么此刻,可以说他对葛紫凡的印象简直糟透了。

  凌国栋本身也是出生寒门,因为成绩优异,方才得意从名校毕业顺利进入仕途,最终到现在这个位置。可以说,他的一生,从出生到现在,五十多年来,循规蹈矩,从未越雷池一步。

  对于这么个守规矩的人来说,葛紫凡这样的人,他简直就不能容忍。更何况,这小子还和自己的宝贝女儿走的这么近,甚至还对自己的女儿做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美梦。

  “爸,事情并非如你想象的那般糟糕……”

  “不要解释了,今晚我和你们吴院长喝酒聊天,你们两个晚辈也好好聊聊,增进下同学之间的友谊”,凌国栋打断了凌寒烟的辩解。

  到了此刻,凌寒烟哪里还不明白父亲带自己来这里的用意,表面上是来接受吴迪的道歉的,实际上,是父亲给自己的无形的压力与警告。起码,在凌寒烟看来是这样的。

  “怎么不高兴?”回来的路上,凌国栋借口要女儿陪自己散步,在离家还有四五里路的地方下了车。

  “没有,只是很讨厌吴迪而已。”

  “寒烟,你也不小了,我和你妈就你这么一个闺女,你是我们生命的延续,更是我们事业的延续。恩,你妈的事业,肯定是要你去接的。”

  “我对自己的未来没有野心,我只要安静的生活,全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就好”,虽然对父亲的安排不满,可毕竟是自己的父亲,父女间的感情,绝非那么容易隔断的。

  “是啊,我和你妈也是这么想的,可安逸的生活背后,是巨大的经济压力和选择风险,我们能给你提供丰厚的经济基础,可你对人生伴侣的选择,我们不能坐视不管。”

  “吴迪,就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我的人生,不愿和他有任何交集”,凌寒烟坚定的说道。

  凌国栋盯着女儿足有好几秒,方才收回目光,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慢慢的向前方走着。

  父女二人没有再提这些事,只是说了些无足轻重的话题。

  昏黄的路灯下,葛紫凡目送凌寒烟抱着父亲的胳膊走入屋内,微笑着转身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静的杀猪男说:

  求点击,求推荐,求卖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