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困,我要睡一会”,洗完碗筷的葛紫凡歪在沙发上,懒洋洋的说道。

  “你睡吧,我在这里陪你”,凌寒烟应声道。

  “孤男寡女,不太好吧”,葛紫凡还真有些不好意思,虽然他明白凌寒烟对自己的心意,可他却时刻在克制自己,他不想以现在的状况介入凌寒烟的生活,他自信,可有时他更自卑。

  “紫凡,金钱只是金钱,它代表不了任何东西,你不要有那些莫名其妙的顾虑好不好?”凌寒烟深知葛紫凡的内心想法。

  “哪有,我开玩笑的”,葛紫凡挪了挪身体,倒在沙发上,将头枕在凌寒烟的腿上。

  “你觉得,我像是有什么顾虑么?”葛紫凡嘿嘿一笑。

  夏季的燥热,最易消耗人体内储存的能量。长时间玩游戏,加上不能按时吃饭,早已让葛紫凡困得不行。

  他本以为自己靠在凌寒烟的腿上会很激动,甚至会很冲动。可当真的靠上去后,他竟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依赖感,这份依赖感给自己带来了宁静与安详。不到片刻,他便睡着了。

  当葛紫凡将头靠在自己大腿上时,凌寒烟的身体莫名的颤抖了一下。虽然她在来之前,也有所期待,甚至有所准备,可当葛紫凡靠过来时,她还是感到了一丝恐惧。

  不过,内心压抑已久的感情昨日才得以在葛紫凡及自己父母的面前得到宣泄。那一刻之后,她依然认定自己已经是他的人了。

  “既然已经是他的人了,那还有什么好畏惧的呢?”凌寒烟在心里默默的劝说着自己。

  事情的发展,凌寒烟猜中了开头,恩,仅仅是猜中了开头。

  睡熟了的葛紫凡,下意识的翻了个身,单手搂住了凌寒烟的小蛮腰,脸庞深深的埋在凌寒烟的腹部,均匀的呼吸声传来,似乎不用心都根本听不到。

  葛紫凡熟睡中无意识的动作,让凌寒烟芳心乱颤,血脉喷张。

  她极为满足的搂住葛紫凡的头部,稍微的调整了下身姿,她也困了,她也想安静的睡上一觉。

  确实,葛紫凡疲倦,她更疲倦。

  昨夜,葛紫凡走后,她回到屋内,父母都没有回房,而是端坐在客厅,似乎是在等待着,和自己商量大事一般。

  确实,那对凌寒烟来说,可能是二十二年来,最重要的一件事。

  父母对葛紫凡的情况作了极为详细的盘问,待结束后,都已经将近凌晨三点了。

  母亲的态度,显然是不太满意的,不过却并非有太过明显的表现出来。至于父亲,则表现的直接多了,虽然他解释了很多,可依然掩盖不了他对自己与葛紫凡在一起的失望与担忧。

  “从小到大,做任何事情都是你们陪着,我不孤单,可我却很孤独。自从认识了他,我便再也没有那种孤独的感觉,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对一个男孩子念念不忘,甚至愿意为他做一切,愿意把我的一切都给他。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我只知道,我想每一刻都能看到他,每一刻都能陪在他身边……”

  凌寒烟将自己深埋在心底近四年的感情全盘托出,父母立刻缴械投降。虽然,那可能只是他们表现给自己看的一种假象。但,起码,凌寒烟宣泄了自己的情感,在父母面前大胆的宣布了自己的爱情,并且表面上看起来,自己似乎也胜利了。

  她迫不及待想将自己对父母说的话告知葛紫凡,可电话始终没人接。她意识到,夜太深,可能葛紫凡已经睡了。

  她满怀期待的躺在床上,等待着天明,等待着向葛紫凡告白自己的内心。

  她刻意去菜市场买了菜,刻意在家里耽搁些时间,好让葛紫凡多睡会,甚至刻意拿了妈妈的化妆品化了一个多小时的妆。

  虽然葛紫凡似乎压根就没有发现自己化了妆,不过她却根本不在意这个,她似乎根本找不出理由去怪罪于他。

  朦胧中,她看到葛紫凡渐渐离自己远去,那个背影是那么的黯淡,那么的凄凉。她的心如碎了一般,她撕心裂肺的呼喊着葛紫凡,她拼命的想去追逐那个渐渐消失的身影,可却始终跑不动。她回过头,看到爸爸妈妈整在全力的拽着自己。她似乎还看到了吴迪、吴院长在那放肆的大笑着。

  “紫凡,紫凡……”凌寒烟大叫着从梦中惊醒。

  “寒烟,你做噩梦了?”葛紫凡跪在身前,双手扶着自己的肩膀。

  凌寒烟不顾一切的抱住葛紫凡,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着。虽然那只是个噩梦,可却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可怕。

  RI酷匠*h网;z首g发-

  感受到葛紫凡的右手不停的轻拍着自己的后背,凌寒烟心头一动,不禁更紧的抱住他。

  “我不是睡在沙发上么?”舒缓过来的凌寒烟发现自己坐在床上,她记得自己是靠在沙发上睡着的。

  “是啊,我靠在你身上睡着了,我醒来看你睡着了,满脸都是汗水,我就把你挪到床上来了。”

  “你抱我上来的?抱得动我?”凌寒烟凑到葛紫凡面前,调皮的问到。

  “是啊,难道你自己走上来的?你那么瘦,我为什么抱不动你。我们老家杀猪的时候,两百多斤重的猪我都能按得住……”

  “葛紫凡”,凌寒烟拿起毯子蒙住葛紫凡的头就打,刚打出两拳似乎想到了什么,慌忙将毯子拉开。

  “对不起紫凡,还疼么?”凌寒烟眼泪似乎都要滴下来了。

  “没事没事,早不疼了,我皮厚。再说,就你那花拳绣腿,我也不怕啊”,虽然伤口被再次碰撞疼的厉害,可葛紫凡很好的掩饰了下去。

  “几点了”,凌寒烟走向卫生间,看到外面灯光闪烁,随口问道。

  “八点多了,我们下去吃点东西,然后我送你回家。”

  “不,今晚我不回去,就在这里陪你”,从卫生间出来的凌寒烟对葛紫凡神秘一笑,向厨房走去。

  “除了我姐,就只有你为我洗过衣服”,站在阳台上陪凌寒烟晾衣服的葛紫凡突然说道。

  “以后我都给你洗”,凌寒烟似乎没有了羞涩之意,似乎生怕葛紫凡不明白自己的心意。

  葛紫凡没有做声,与凌寒烟四目相对,半晌,郑重的点了点头。

  “寒烟,我觉得我有必要和你说下我的情况”,被凌寒烟盯着,葛紫凡反倒是有些不自在。

  “不用说,你的情况我全了解,我也和我爸妈说了,他们也没有意见。”

  “不,不是那个”,葛紫凡站起身来,给凌寒烟倒了杯水递上去。

  “我从学校出来后,蚊子让我住在这里,还借了五万块钱给我。”

  “我卡里有钱,你拿去还上?”凌寒烟有些胆怯的说道,以她对葛紫凡的了解,她说这话肯定会惹起葛紫凡的不满。可既然葛紫凡欠了别人的钱,自己还也是应该的。

  “不是,你听我说”,葛紫凡并没有发怒,而是示意凌寒烟不要打断自己说话。

  “我从学校出来的原因你也知道,我确实对网络游戏太过入迷,其实学校对我的处分,便是要我引以为戒,我想戒,可根本戒不掉。”

  “工作之余玩玩游戏可以的,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凌寒烟急忙安慰,却再次被葛紫凡打断。

  “听我说完,我最近在玩一款叫《混沌》的游戏,如果我能以此为生,并能从中获得比工作还要多的报酬,那么,请你支持我。如果不行,我向你保证,两年之内,我一定戒掉这个嗜好。”

  “无论你做什么,只要不违法,不危害自己的身体,我都不反对。但是,我有个条件。”凌寒烟的反应不出葛紫凡所料,葛紫凡示意凌寒烟继续说。

  “我给你三年时间。三年后,我研究生毕业,我希望你能娶我。”凌寒烟盯着葛紫凡的眼睛,很慎重、很渴望的说到。

  葛紫凡没有回答,可深知葛紫凡的凌寒烟却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了一切。

  “还有,我读研究生三年,住在你这里,每天你必须陪我吃早餐、午餐、晚餐,如果我想吃宵夜,你也得陪我。”

  葛紫凡郑重的点了点头,紧紧的抱住了凌寒烟。

  他太明白凌寒烟的想法了。

  其实如果自己能有着和凌寒烟相同的条件,自己又何尝不想如此要求凌寒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静的杀猪男说:

求收藏 ,求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