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凌寒烟家里出来已经是下半夜了。

  夏日里,即便是深夜,也是极热的,尤其是熙熙攘攘的城区。

  “紫凡”,见葛紫凡并没有如自己想象中的那般高兴,凌寒烟不禁关心的问道,“怎么了,我爸妈对你的态度你感到不高兴?”

  “没有啊,你别多想,我很高兴的,好久没有这么高兴了。”

  确实,葛紫凡说的是实话,凌寒烟的父母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般高高在上,没有表现出丝毫看不起自己的意味。甚至凌寒烟的母亲还表现的极为喜欢自己。不过,葛紫凡也是知道的,这一定是凌寒烟的功力。

  虽然他一直表现的对凌寒烟很冷淡,可是他自己心里明白,凌寒烟在自己心里的分量有多重。

  想到凌寒烟为自己做的一切,他不由得心中一暖,不过内心的压抑感却也增添了几分。

  “紫凡,我爸妈你也见了,你也知道他们做什么的了。要不,学校那事,我让我爸……”

  “寒烟,你希望忘记今晚发生的一切么?”葛紫凡打断道。

  “不,当然不”,凌寒烟对葛紫凡打断自己说话感到莫名其妙,不过她却坚信自己的答案。确实,今晚虽然葛紫凡被打伤让自己很难过,可是葛紫凡对自己说过的话,以及来家里和父母见面,都是凌寒烟渴盼多年的。

  “有些事,虽然不是那么美好,可却能让人刻骨铭心,犹如刺股之锥,给人无穷的力量。”

  凌寒烟注视着葛紫凡,这一刻,他好像终于打破了葛紫凡蒙在自己身上的伪装,看到了自己所想看到的一切。

  望着葛紫凡渐渐远去的背影,凌寒烟心里生出莫名的失落与恐惧感。

  她意识到,这个背影在自己心里的位置竟然远远超过了自己的认知。

  人,总是对自己在乎的东西充满各种担忧,凌寒烟也不能例外。

  “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葛紫凡刚上线,便听到身边有人说话,转眼望去,赫然便是那小小小小甜甜。

  “不好意思,睡过头了”,葛紫凡随口解释道,顺便熟练的和她组队。

  “来,跟我来,去杀五级怪”,葛紫凡喊上小甜甜跟上自己,径直向那野猪怪走去。

  “噗嗤”,系统传来匕首捅入野猪身上的声音,仅仅一刀,野猪就挂了。葛紫凡只得带着小甜甜继续往前走。

  终于,一处沼泽地里,8级的大河马刷新地被二人看重,葛紫凡和小甜甜两人合力一击,大河马便立刻毙命。

  两人配合着杀怪,效率竟然是这么的高,而且每人每只可以分到15点的经验,这比葛紫凡自己杀怪也慢不了多少。

  “叮”,沼泽地上,消失的大河马尸体下方出现一件白装:破布长袍(白)

  等级需求:1职业需求;通用物理防御:+3法术防御:+3特殊属性:无回收价格:99铜币葛紫凡捡起,穿在身上,继续杀怪。隐隐的,他有了些期待,毕竟才杀了200多只大河马,便爆出一件装备,这是他之前不敢想象的。

  “叮”,又一件装备,还是绿色的。小甜甜站立原地未动,很显然,他是让葛紫凡去捡。

  长袍(绿)

  0酷"匠ZA网Bv永/久免费看`《小说¤%

  等级需求:1职业需求;通用物理防御:+9法术防御:+9特殊属性:无回收价格:99铜币两个小时左右,角色升级到6级,而小甜甜也早已升到5级。

  葛紫凡打开属性面板人物职业:侠客人物等级:6人物属性:经验值3/12000气血120/120活力35/35,物理攻击:16+9法术攻击:0物理防御:+9法术防御:0暴击:0闪避:0物理攻击强度:0法术攻击强度:0气血恢复速度1/10s活力恢复速度1/10s葛紫凡带着小甜甜换到浅水鳄那边,击杀几只后继续挪动地方,不过,没一会就又跑回来了。

  十级的变异龙娃,葛紫凡须砍上两刀,在配合小甜甜的两击才可以击杀,而经验每人才多分五点,这还不如直接杀浅水鳄呢。

  “叮铃“,又是一声响声,再次掉落一件白装布鞋(白)

  等级需求:1职业需求;通用物理防御:+3法术防御:+3特殊属性:无回收价格:99铜币葛紫凡毫不犹豫的穿在身上。

  “等等”,忽然,葛紫凡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甜甜,你别动手,你跟着我,我打哪只你就跟着打哪只”,葛紫凡给甜甜吩咐道。

  “为什么要这么做啊,吻哥”,小甜甜虽然照做了,可是还是忍不住问了下。

  “难道你没有发现么,这几件装备都是被你杀死的怪掉落的。”

  “不是啊,不是我们一起杀死的么?”小甜甜很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我的意思是说,最后那一击是你打出去的。可能,越级打怪掉装备的概率高一些,甚至级别差距越大,掉的概率越高……”

  葛紫凡耐心的给小甜甜解释道,而小甜甜似乎也很想试验下葛紫凡的猜测是不是真的。当下二人更加卖力的杀着怪,看能否如愿爆出更多的装备。

  似乎正应了葛紫凡的猜测,下线之前,二人又收获了两件装备,不过都是长袍,好在其中一件也是绿色,小甜甜终于如愿以偿获得了一件绿色装备。

  和小甜甜约好上线时间后,葛紫凡再次退出游戏。

  活动下身躯,背部隐隐传来疼痛之感。

  虽然昨晚擦了些药,可恢复起来也没有那么快。

  葛紫凡放水泡了桶面,然后摸起手机,一看,十多个未接电话,全都是凌寒烟的。

  葛紫凡心中一暖,正欲拨过去的时候,门铃响了。谨慎的葛紫凡从猫眼向外望去,一张美丽但却显得极为焦急和担忧的面庞出现在眼前。

  “大老远的跑来干嘛?”葛紫凡见凌寒烟拎了大大小小几个袋子,似乎能看到调料、蔬菜什么的,不禁有些奇怪。

  凌寒烟仔细的打量着葛紫凡,光着膀子,只穿了一条平角短裤,凌寒烟不禁耳根发烫。看到凌寒烟的异样表情,葛紫凡立刻跑回房间,套上一条牛仔短裤和一件短袖衬衫。

  “别吃泡面了,我做饭给你吃”,凌寒烟说道,虽然声音不大,但葛紫凡却听的很清楚。

  “这么热的天,出去吃不好么?”

  “不,我想给你做饭,不好么?”与葛紫凡的随意不同,凌寒烟回头看着葛紫凡,极为认真的说道。

  “那我下去买米。”

  狭长的木制方桌上,二人对面而坐,葛紫凡狼吞虎咽,凌寒烟则不断的给葛紫凡夹着菜。

  虽然凌寒烟只做了三个菜,甚至这三个菜的味道也不怎么样,可这三道菜都是葛紫凡最爱吃的,他想不到,这个连蚊子都没有发现的秘密,居然早已被凌寒烟给洞悉了。

  “咯咯,你吃慢点,有那么好吃么?”颇有自知之明的凌寒烟笑着说道。

  她笑的很开心,葛紫凡狼吞虎咽的模样,和她爸爸在家里吃饭的样子很像很像。她妈多次提醒,要他吃饭时注意形象,可他就是不愿意改。

  凌寒烟深深的明白,那是爸爸对妈妈厨艺的赞赏,对妈妈能亲自下厨的最好回报。或者说是在自己最爱的人面前,表现出的坦诚与放松。

  凌寒烟失神的看着葛紫凡,她多么希望自己能永远和面前的这个男人在一起,能永远这样做饭给他吃。

  “怎么不吃?”葛紫凡发现凌寒烟就那么的愣着,便开口提醒道。

  “恩恩”,凌寒烟夹着菜往嘴里送,不忘应着葛紫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静的杀猪男说:

求点击,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