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一直在试图寻找葛紫凡,可QQ没回复,电话号码也换了,他不由得感到十分担心。葛紫凡那小子他是太了解不过了,虽然为人很爽快,很坦诚,但却也倔强的很。如果他和你关系好,那他在你面前会无所顾忌,无所不谈;可他如果看你不顺眼,你就是和他说话,他也懒得理你。

  这样的性格,在学校里还看不出来多大的弊端,可到了社会上,那可真是要吃亏的。

  “老板,给我打注双色球,单注五倍”,下午三点左右,距学校约摸四五里的一家彩票店里,葛紫凡挤进人群,递上十块钱说道。

  由于世界经济的发展,2040年全球便统一了货币,这是继全球统一区时后,人类向前迈出的又一大步。而在这之前,世界格局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亚欧大陆的绝大多数部分因数十年前一带一路的建设,早已归入大中华版图,大中华联邦人口总计七十亿,不到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非洲最终在原欧美的共同打压下,成功被欧联占据,当然,也包括万里之遥的澳洲大陆。欧联人口超过八十亿,占世界人口三分之一以上。

  至于日本,则早因军事挑衅被大中华联邦赶出亚洲。不过日本人就是聪明,凭借一系列手段,成功在他主子的支持下占据北美大陆一隅,最终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南、北美大陆联合成立的美洲共同体。

  至于南极洲,则在三足鼎立的形势下,成为了人类的禁地。

  买完彩票的葛紫凡迅速走出人群,穿过马路,又继续走了几分钟,钻入一家大酒店内。碧水蓝天大酒店,四星级的标准。

  当然,他不是来这里住宿吃饭的,他,只是在这里打工而已。

  0酷-匠网Bg永`√久免`费Ra看、!小说

  离校没几天,在碰壁N次后,终于在这里找到了他离校后的第一份工作。

  华灯初上,碧水蓝天大酒店内,一派热闹的景象。

  三楼大厅,整在举办一场晚宴。

  “啧啧,真羡慕这些学生,名牌大学,金融专业,出去有多好的前程啊,他们肯定都是要进入银行,成为精英”,一名女服务员羡慕的向同伴说道。

  “辅导员,我代表全班敬你,祝你工作顺利,永远年轻”,班长吴迪起身说道。

  要说这吴迪,成绩并不怎么样,虽然葛紫凡喜欢逃课,可即便如此,每次考试,葛紫凡的成绩都能甩他N条街。不过这小子在辅导员开的第一次班会课上,便被辅导员任命为班长,后来更是加入了学生会,混的也算是风生水起。

  “好,今天我也很高兴,趁这个机会,我向大家嘱咐几句。第一呢,感谢各位同学四年来,能积极配合我们教职工做好教学工作,十分感谢。”

  说完,大厅之中便爆出热烈的掌声。

  秦勇挥下手,示意自己要继续说话。

  “第二嘛,各位同学都将踏入社会,我希望各位同学能在以后互相帮助,互相扶持,做诚实人,做明白事。”

  热烈的掌声再次传来,秦勇的说话被再次打断。

  “第三,社会竞争是残酷的,踏入社会,无论你在校成绩如何,我希望你们能在第一时间归零。另外,全班87人,只有葛紫凡一人未能顺利毕业。这是他的个人隐私,我本不该在这里和大家说,但是,我想你们早晚也会知道的。我把他单独提出来说,目的是告诉各位同学,人生路漫长,每走错一步都要付出惨痛的代价,但是,错误不可怕。还是那句话,人生路漫长,不要被一时的成败击垮。如果日后各位与葛紫凡相遇,记住,他是你们的同学,大学四年的同学。”说完,秦勇抬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似乎所有人都在忙着窃窃私语,而忘记了鼓掌。只有周文,在角落里为秦勇的说话奋力的拍着双掌。

  “我就说为什么最近怎么看不到葛紫凡了呢,原来是犯错了。”

  “呵呵,那小子活该。”

  ……

  “班长,哪天我把他找到的话,打电话给你,你带上你女朋友去看看他?”吴迪身旁,一男生坏笑道。

  吴迪闻言点头,也是一脸的坏笑。

  确实,他太想看葛紫凡出丑了。自己的那个所谓的女朋友,从来不曾与自己牵过手,可TM的每次葛紫凡去上课,她都和葛紫凡坐一起聊个没完。他俩既不是小学同学,也不是初中同学,甚至来这所学校之前,他们根本就不认识。

  吴迪一直想不明白,为何凌寒烟会那么喜欢和葛紫凡说话,难道仅仅是因为那小子太穷会让凌寒烟产生优越感?

  聊天声伴随着筷子碰撞的声音,几位代课老师以及多名在班级内混的好的同学也纷纷站起来说话,可无一人能有辅导员那般,引得全班学生瞩目。

  觥筹交错间,凌寒烟呆呆的注视着一道熟悉的身影,忽然,她站起身来,迅速的跑向那道熟悉的身影。

  那身影见状,似乎早有准备,端着空盘子快速的往外走去。

  奔跑出去的凌寒烟并没有再次发现那道身影,她不由得左右环顾,希望能从某个角落里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

  “寒烟,你干什么?”一女生跟着跑出来问道。

  “没什么,我去上厕所”,凌寒烟随口应付一句,向厕所方向走去。

  “没事,她去上厕所”,女生回头走几步,看到吴迪走过来,微笑的说道。

  晚宴还未结束,凌寒烟谎称自己不舒服,要打车回家休息。

  待晚宴结束,诸人散去之后,去而复还的凌寒烟从一个阴暗的角落里走出,向着吧台走去。此刻,服务员都在忙着收拾碗筷,擦桌子拖地。

  “请问美女,你们这里有一名叫葛紫凡的服务生么?”凌寒烟轻声的向一名正在拖地的服务员问道。

  “有,是有一个新来的叫葛紫凡,他在后面洗碗呢”,不待那名服务员回答,她身后正在擦桌子的一个年轻女服务员便开口向后面指着说。

  凌寒烟道了声谢,迅速的朝着那服务员手指的方向走去。

  “紫凡”,闷热的厨房内,葛紫凡蹲在一个池子前,熟练的洗着碗碟。

  “寒烟?”葛紫凡迅速的站了起来,不过犹豫了一下,又再次蹲下,继续着手头上的工作。

  “你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告诉我,我可以帮你”,凌寒烟见葛紫凡如此模样,心中莫名的难受,说话竟有些哽咽。

  “没什么”,葛紫凡淡淡的回答道。

  “我帮你洗”,凌寒烟见葛紫凡一直埋头洗碗,便上前一步说道。

  “要么出去等我洗完,我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要么现在走人”,葛紫凡突然说到。凌寒烟停下正欲迈步的右脚,没有再往前一步,却也没有如葛紫凡所要求那般径直走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安静的杀猪男说:

求点击,求收藏

各位读者有什么想法可以留言,小弟一定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