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月言此刻心里有些不悦。

  身为神炎帝国的小公主,竟然不能决定自己的终身大事,反而还要沦为别人的玩物,真不知道父皇是怎么想的,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心早已有了归属吗?!

  不过想了想,父皇也并不是没有道理,自从当年钟维莫名其妙失去修炼能力起,至今已有三年时间了。三年时间里,连她这位并不喜欢练功的小公主都已达到了一重天大成境,成为了帝国屈指可数的天才。这当中固然有陶月言天赋超群的原因,却也离不开帝国的大力栽培。

  再一想钟维,不仅三年中被世人所鄙弃,更是未得到半分的资源倾斜,这样的话,岂不是就更加将他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么……

  “唉……钟维,你,还好吗?”陶月言低声地喃喃道。

  就在此时,陶月言仿佛觉得身后有猛兽在追一般,令她浑身的汗毛都不由得竖立了起来。不容她迟疑,一双“咸猪蹄”此时已经从背后伸到了她的胸前,眼看就要碰上那一团柔软……

  陶月言是又惊又怒,一张俏脸上早已布满了寒霜。

  竟然敢有人如此大胆,真当本公主好欺负不成,真是叔叔能忍婶婶都不能忍,婶婶能忍我也不能忍啊!

  只见陶月言身上光芒大闪,手上玄力凝聚成了一柄蓝色之剑,而后她转过身来,朝着来人就是狠狠一劈。

  “大胆淫贼,竟然把主意都达到本公主身上来了,受死吧!”

  “喝!”

  随着陶月言挥剑一下,一声惨叫随之响了起来。

  “嗷~你干什么呢?!”

  听到这道声音,陶月言愣了一下,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呢,好像,好像是钟维的……

  一念及此,陶月言这才仔细打量起来人来。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竟然真的是钟维。这让得陶月言又好气又好笑。

  只见此时钟维双手合十接住了陶月言的剑,只是姿势极为怪异,几颗豆大的汗水从他的额头上滴了下来。好在陶月言用的力并不是很大,所以钟维也并没有受伤。

  旋即陶月言撤去了手中的剑,揶揄道:“哟哟哟,你怎么还做起流氓来了呢?”说完不由得掩嘴一笑。

  钟维此时心中别提有多么憋屈了,本想给陶月言一个惊喜的,这才不知不觉间从后方伸了手出去,准备想给陶月言一个大大的拥抱的。可没成想对方竟然将自己当成了非礼的流氓,淫贼,差一点就把自己给米西了。真是好险!

  “我哪里有做流氓了,啊?!我这是正常地与女朋友亲热好吧。”钟维不悦地道。

  陶月言心中乐开了花,咯咯说道:“好啦好啦,都怪我把你认成了流氓了,谁叫你那么鬼鬼祟祟的呢。”

  #E酷o`匠2G网j6永4#久Q!免H费B看、小●“说;

  钟维翻了翻白眼,心想要是流氓的话早就得手了,会像我这般憋屈吗?

  真是天公不作美啊!

  一曲小插曲后,两个人一起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一路上,陶月言不停的给钟维说着自己在宫中的所见所闻,还不断地给钟维说着各种好玩的事情,一路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仿佛一只飞出了皇宫囚笼的百灵鸟一般。

  钟维耐心地听着,不时地发出自己的赞叹,两个人一路有笑地走着,宛如一对恩爱的情侣一般。

  几刻钟后,两人来到了灵药阁门前。灵药阁顾名思义是一家专门经营灵药的势力,在大陆上几乎都有着分阁存在,是一个极为庞大的组织。每年大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灵药交易皆在其手中,由此可见这个组织是有多么的厉害了。

  此时心你兄弟二人所来到的灵药阁是位于神炎帝国都城的灵药阁分部,同时这里也是整个神炎帝国灵药阁的总部。

  只见灵药阁是一座九层高的建筑,通体用千年古檀木制成,散发着一股沧桑的气息。此时出入灵药阁的人并不是太多,一来这还是早晨时分,二来能够支付得起灵药费用的人也只是少数,一般的普通人拿灵药来根本没有半点用处,况且也根本难以支付得起那高昂的费用。

  陶月言望着灵药阁,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我们进去看看?正好我也要买一些东西。”

  “走吧。”钟维拉起陶月言的手径直往灵药阁内走去。

  首先钟维二人来到的是一层,这里是交易一些最基本的灵药之处,很多基本的药材以及与灵药相关的东西都在这里被交易,当然,价钱也并不是很贵,所以在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一些刚刚入门的或者是一些低阶的武者。

  但显然陶月言对这里的东西并不感兴趣,拉着钟维的手就往二层走去。

  二层相对于一层来说就比较安静一些了,这里摆放的东西也比一层的东西高了一些层次。放眼望去,只见整个二层稀稀疏疏地散落着人影,各个摊位前的顾客都是有些偏少。

  “我们来这儿干嘛?”钟维不解地问道。

  “当然是买东西啦,告诉你啊,我现在可是一位一级药师,可以炼制丹药了呢。这一次来就是要买一个称心的药鼎。”陶月言有些骄傲地说道。

  钟维心头一震,没想到陶月言现在竟然是一位药师。众所周知,大陆上除了主修玄力的武者之外,还有着两种特殊的职业:药师与器师。

  一般来讲,药师与器师的精神力都比较强悍,尤其是药师,精神力强大得惊人。但不论怎么说,这两种职业都是非常稀缺的,且不论要有过人的天赋,更要兼具两种属性或者以上。药师要求具有火木两种属性,器师则要求火金两种属性。除此之外,这两种职业修炼所需要的资源也是非常庞大的,若想要培养出一个四级以上的高阶药师或者器师,那所要的绝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想象的。

  此刻听到陶月言竟是一个药师,钟维如何能够不震惊,这也就间接地证明了陶月言那过人的天赋,看来以后自己加倍努力才能不被她所落提下啊,钟维心想。

  “真没想到,月言,你竟然还是一个药师,真替你高兴。走吧,今天我帮你买一个好的药鼎。”

  说完钟维拉起陶月言的手朝各个摊位走去。陶月言此时心中仿佛隐隐有一只小鹿在心里乱撞,升腾起一股幸福的感觉。

  一番寻找之后,钟维停留在了一个摊位前。这个摊位并不算太大,摊主是一位中年哦男子,此时正闭目盘坐在摊位后方。他的摊位上很简单,只有一尊药鼎,一枚灵丹以及十株灵药,甚是简单。

  此时钟维正盯着这尊药鼎仔细打量,先前经过这儿的时候,至尊宝给钟维传音:此鼎不错,可以赠予你的小情人使用。

  能够经至尊宝的口说不错的东西,足以看出此鼎的不凡了,所以钟维又折返回来了。只见此鼎通身呈现一种暗紫之色,其上布满了云纹,粗略看去仿佛就像置身于云端一般。

  陶月言见钟维如此认真,不禁问道:“这鼎有什么特别的吗?”

  “我也不知道,不过直觉告诉我它应该很适合你。”钟维侧身对着陶月言说道。

  听钟维这么一说,陶月言又仔细看了看这鼎,尽管没有看出有什么特别的,但那独特的雕刻还是使她喜欢上了这尊鼎,想来应该不错吧!

  “老板,此鼎怎么卖?”钟维询问道。

  这时摊主终于睁开了双眼,定晴打量了钟维两人一会儿,轻启嘴唇,准备回话。然而就在此时,一道钟维略显熟悉又阴沉的声音从另一处传了过来:“呵呵,这鼎我要了,你就一边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愈尘说:

  求推荐,求挖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