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先把衣服穿好呢?”

  至尊宝的声音适时传来,钟维这才想起来自己身上还一丝不挂呢……

  忙不迭穿好了衣服,这才重新与至尊宝谈了起来。

  “感觉真不错,当年我达到了一重天小成境的层次,本以为今日达到原来的高度就很不错了,没想到竟然达到了大成境顶峰。”钟维有些庆幸地说道。

  至尊宝摇了摇头,道:“虽说三年来你修炼的能力被剥夺了,但并不代表着你不能修炼,而是你修炼的成果并不能外现而已,它们全都被储存在了你的丹田之内。”

  “而且三年来你从来没有放弃过修炼,所以你丹田内的玄力不断积聚却又无法释放出来,经过这样一轮又一轮的储存压缩,你丹田内的玄力的质量早已达到了一种惊人的地步。可以这样说,在同龄人鲜有玄力质量能够像你这样的,当然也不排除一些妖孽的存在。但就目前来看,至少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这样的情况都会保持。”

  听得至尊宝的话,钟维对自己的能力也有了一些计较具体的认识,以前的时候都是他一个人自己在摸索的,从未有一个人像现在这样系统的评价过自己。

  看来有个有经验的剑灵也挺不错的!

  “嗯,对了,至尊宝,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钟维似乎想起了什么,急不可耐地问道。

  “你说。”

  “此剑的名字?”钟维举起了陪伴了自己三年的巨剑问道。

  不知为何,在重新恢复了能力以后他总感觉这柄剑无比地亲切,仿佛就如自己的身体一般,如挥臂使。往昔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此剑的名字,也懒得为此剑取名字,所以这三年来这柄剑一直是以无名的状态陪伴在自己身边的。

  但现在不同了,钟维知道了此剑中存在着一个剑灵,而且还是一柄绝世神器,倘若这样一柄神兵没有名字称呼的话,无疑是极为折煞它的光芒的。

  听到钟维的问话,至尊宝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迷茫与惆怅,但随即就被他压下去了,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的一样。

  “巅峰怒剑!一怒天下寒!”至尊宝骄傲地说道。

  “巅峰怒剑……”钟维低声地喃了喃,旋即双眼中爆发出惊人的光彩,“好一个巅峰怒剑!好一个一怒天下寒!够霸气,待我君临天下之时,此剑定会如它的名字一般,一怒天下寒!”

  从此时起,一柄绝世神兵便开始了它的传奇之路……

  ……

  正午时分。

  距离早上钟维破除封印已经过去了一个早上,此时他正盘坐在床上进行着修炼。

  虽然钟维已经恢复了修炼的能力,但他目前并没有打算告诉其他人,即使是早些时候钟尧亲自前来询问他也并未透露,并借口说灵药已经被他用废了。钟尧虽说狐疑但也不得不相信,嘱咐钟维好生准备武斗会后就离开了。

  不是钟维不想告诉他爹,而是有时候扮猪吃老虎比明面上的功夫更有杀伤力些。他要让那些曾经,现在鄙视他的人未来无人可鄙视,唯有一个高高在上的钟维让他们艳羡!

  最%新D=章节上酷!匠`f网)

  至于所谓的武斗会么,倒是需要认真准备一些,毕竟这关乎到小公主的归属问题,在这个问题上他的态度绝对是坚决的。

  “看来明日有必要去一趟藏武楼了……”钟维寻思琢磨着,目前他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心法,玄技可供修炼的,这要是在对战中无疑是极为吃亏的,他钟维可不是什么只靠蛮力的傻蛋。

  说起来,钟维也有三年未曾踏入过藏武楼了,是时候进去看看了。

  “这个想法好,你现在确实需要一些玄技来供你修炼对敌了。”

  至尊宝不知什么时候又从巅峰怒剑中出来了,倚在门边说道。

  点了点头,钟维反问道:“难道你就没有什么牛叉一点的东西给我修炼么?虽说藏武楼的收藏再好,也比不上你这数万载的收藏吧,你说是吧?”

  “那是自然,你们的收藏又怎么可能和我的相比呢,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过你也别打我的什么主意了,不是我不想给你,而是你现在的级别实在是太低了,我拿给你也没什么用。你放心吧,待到你修为达到时,自然会给你,反正迟早也是你的。”至尊宝无奈地说道。

  钟维哈哈一笑,大叫一声痛快!

  “不过心法你倒是不用去挑选了,巅峰怒剑自然有它的心法所在,倘若你修炼了其他的心法的话反而会与它有所背离。”至尊宝补充道。

  “嗯,我记住了,你什么时候将它传予我啊?”钟维有些期待地道。

  “待你选好玄技以后。”

  至尊宝回答道。

  “对了,还有一事,不知你想不想听?”至尊宝问道。

  “你说。”

  顿了顿,至尊宝开始说道:“三年前你丧失修炼能力的原因我已经知道了,想知道吗?”

  一听到自己的问题有了原因,钟维瞬间高兴起来,兴奋地点了点头。

  “你且好好观察下你的丹田。”至尊宝说道。

  旋即钟维便沉下心来仔细观察了自己的丹田,这不看不要紧,一看竟在丹田处看见一颗拳头大小的金色丝球。

  对,说它是丝球完全不为过,因为那一道道光芒裹起来之后就好像用丝线将其缠绕起来一般,宛如一个线球。

  不过待钟维再度往里仔细一看,他却看到了一团黑的东西,这东西此时在外面金光的缠绕下动弹不得丝毫,反而还瑟瑟索索的,仿佛是在害怕着什么。

  “这……”钟维略显疑惑地盯着至尊宝道。

  至尊宝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才缓慢开口说道:“没错,那就是罪魁祸首。不过此时已被我用特殊的力量封印住了,已不成气候。”

  “这东西,是个什么鬼?”钟维疑惑地问道,一想到毁掉自己三年的竟是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的东西,如何不让自己吃惊。

  “这东西叫黑魔毒,是一种邪门的东西,是一种弱化版的黑魔封印。相传在上古时期有一位实力强悍的人物,他主修黑暗属性,所以人称黑魔帝。”

  “这黑魔帝有一项能力非常了得,即黑暗属性的封印能力,他不仅领会了黑暗属性的精髓,更是自创了一项玄技叫黑魔封印。这项玄技若是由黑魔帝本人来施展的话,那么瞬间封印一个帝国都不是问题,更遑论人了。”

  钟维砸吧了一下嘴巴,羡慕道:“没想到这位黑魔帝竟会如此强悍,真是令人佩服。”

  点了点头,至尊宝继续说道:“然而黑魔帝陨落之后,这个玄技也就随之消失了。在后来的岁月里,有人无意中得到黑魔封印的修炼之法,但由于条件苛刻,所以此人将其中的一些细节删了去,将其简化成了黑魔封印的一个弱化版。但其威力也不容小觑,虽说做不到黑魔帝那般瞬间封印一个帝国那般,但封印一个人却是足够的。你所中的,正是弱化版的黑魔封印,也就是黑魔毒!”

  仿佛明白了什么,钟维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才抬起脑袋道:“依你所说的话,是有人在我身上下了黑魔毒,才导致我受了三年的废物之苦。那,这个人,又是谁呢?”

  至尊宝并没有回答钟维的问题,而是接着说道:“无论是谁,此人一定是对你心怀鬼胎的,此般手段,不可谓不毒啊!”

  沉吟了一下,钟维喃喃道:“果然世间险恶,非是我这等人可以看透的,以后可得小心哪。不过此番倒是多谢你了,至尊宝!若是没有你的话,可能我这一辈子都不一定能够走出来了。”

  至尊宝摆了摆手,示意这并不是什么莫大的恩德。

  至尊宝没有告诉钟维的是,这毒早已在他出生之时就已种下,只是到三年前才彻底爆发开来而已,至于这引发之人,至尊宝也无从得知……

  就在此时,一名士兵冲进房来,冲钟维叫道:“少帅!小公主来看你了,正在大厅等你呢!”士兵并没有看见至尊宝,或许因为至尊宝只是一个灵魂体,又或许只有钟维能够看到的缘故吧。”

  不过不待他想这么多,他的双脚早已把他带出了数米远,朝着大厅奔去,由此可见钟维对于那位所谓的小公主的感情是有多么的深了。

  钟维心头此时念念叨叨的都是那一道倩影,还有那一张精致的面庞,好久没见到过她了,我该说什么呢……她会不会生我的气啊……

  此时钟维的心中早已被这些问题塞满了脑袋,再也无暇顾及其他事情。

  见到钟维的痴样,至尊宝不由得发出感叹道:“果然哪,爱情的力量会使人疯狂啊!以前怎么从未见过这小子如此积极于其他事情过,真真是唯女是图啊!”

  不知钟维听到这些话时会作何感想哪……但显然他已经没有心思顾及这些了,因为此时的他早已跑到了大厅了,远远的,他便看到了一道令自己魂牵梦绕的美丽倩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愈尘说:

  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