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风知道,自己肯定拿不动他的行李啊,可最起码也得服务到位不是,麻利的下车打开了后车门。

  “大哥,到了,咱下车吧。小心碰头啊。”

  “恩,打开后备箱,我拿行李。”林明下车后,看着韩风,心里也是挺舒坦的啊,被人当做座上宾是真心爽啊。这可是比在蜀山被老头子呼来喝去要爽得多啊。

  想起蜀山的日子,真心不是人过的,成天被老头子逼着练哪门奇怪的功夫,还说什么有朝一日被地府选择上就行啦,混蛋老头子,这不是盼着我早死吗,谁成天没事,想被地府惦记啊。哎,还是出来舒服啊。

  门口的两个警卫看见是自己家的大少爷下车,二话没说,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可不是得跑吗,谁不想在少爷面前表现表现啊,好让大少爷记得,以后好说话啊。

  更新E最*快:A上D酷匠网3

  “少爷,您回来啦,我们帮您拿行李。”略显瘦高的警卫笑眯眯的看着韩风,直接把准备拿行李的林明忽略啦。他就是把林明当成跟他一样的下属啦。

  韩风还没说话,林明直接替他说啦。

  “不用了,你进去告诉告诉韩国邦,说我来啦,让他准备下饭菜,我饿啦。”

  “看神马看,赶紧去啊,告诉我爸,说客人来啦。”韩风催促着两个警卫。不会办事的家伙,没看见我都在这站着啊,能拿行李还用得着你俩啊,想起这个事就是一肚子窝囊,接个人,连人家行李都拿不动,哎,看来以后得多锻炼啊。

  “走吧,进去啦。”林明颇有点反客为主的意思啊,一点也不含糊,拿着行李就往四合院里走,韩风就乖乖地跟在林明屁股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院子里,整个院子里略显古朴,给人一种古香古色的感觉,角落中的花圃,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林明找了个空地,把他的大包小包往地上一放,似乎看不见地上那几道,被行李压出来的几道裂缝,径直走向客厅。

  后脚刚刚跨过客厅门槛,林明身子猛地往下一低,身上好像背了神马重物一样,曲着腰。

  抬眼望去,一个身穿军装的男子端坐在沙发上,国字脸,棱角分明的面孔,横眉剑目,冷眼看着林明。

  “此人最起码打通了天玑穴,达到三星位。竟然能以气势压人,不过,压···不住··我,哼。”林明心里略一琢磨,就察觉到了此人功力的深浅。澎湃的黑色星力也是瞬间用处,慢慢的站直了身子。

  “阁下可是韩国邦,我就是蜀山而来的,林明。”林明看着韩国邦,表现的很是平淡的样子。其实内心真是一万个草泥马在奔腾啊,叫苦不迭啊,昨天的寒冰之力还没融合好呢,这就又给了个下马威,老混蛋,等我实力上去了,非得把你吊起来打。

  看到林明的星力也是黑色的后,便收起了自己的星力。

  “林先生,请坐,冒犯了,我也是职责所在,不得不防啊。”韩国邦虽然收起了星力,其实内心还是很纳闷的,燕京局势上面不可能不知道,三大位面交汇之处,水深火热的,牵一发而动全身。怎嘛这次拍了个毛头小子啊,还是个一星位都没有打通的毛头小子。上次的四星位都扛不住压力,这个小子怎嘛行啊,哎,看情况再说吧。

  “没事,韩先生,这很正常。不过···”林明坐下,跟韩国邦客套了两句后,话风陡然一转,像是要说神马大事情一样。

  “不过神马,林先生有事但说无妨。”韩国邦心里也是跟着一颤啊“咕咕,有饭吗···”林明肚子不争气的响了一声。今天还是一顿饭都没有吃呢,能不饿吗,人是铁饭是钢啊,一顿不吃饿得慌啊。

  韩国邦还以为是神马大事情,听到林明说饿,真是流汗啊,瀑布汗,成吉思汗啊。上面怎嘛就派了这麽个奇葩,真想一脚踢他出去。

  “奥,对不起了,林先生,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请随我来。”韩国邦压着火气,领着林明去吃饭。

  看着桌子上琳琅满目的菜,林明是就差流口水啦。这味真不错啦,闻着都要飞起来啊,还是大都市好啊,比蜀山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啊。

  林明也不客气,直接就坐下拿起筷子了,准备开吃。刚想夹菜,又好像想起了神马,放下了筷子。

  韩国邦看着林明放下筷子,心里也是舒了口气。

  哼,算你小子识相,还知道让我坐下。

  “额,韩先生,有啤酒吗···”

  “······”

  “有,有,要神马都有,哼,韩风,拿点啤酒去。”韩国邦对着在客厅坐着的韩风喊了一句。真是的,还以为叫我坐下呢,搞了半天你要喝酒啊,还挺挑剔。

  “林先生,韩某公务繁忙,就不陪林先生啦,招待不周了。”说完,也不等林明回话,转身就走啊。韩国邦是真怕再待下去被这个小子给气死啊。神马人啊,上面越来越不靠谱啦。

  “哎,来啦,啤酒来啦。正宗的德国啤酒,大哥,你先喝着。”韩风听见自己老爹的吆喝,急匆匆的拿着啤酒送了过来,看着老爹脸色铁青的走了出去,也没敢说话。

  “额,挺好,你陪我喝点,这么多菜我自己也吃不完。”林明看着韩风拿来的几瓶啤酒,笑着说道。自己吃饭多没劲啊,找个人陪着喝点多好啊。

  “我叫林明,唔,你怎吗称呼啊。”林明真是说话吃饭两不误啊,一边往最里面夹菜,一边说话。

  “哎,大哥,我叫韩风,大哥叫我啊风就行了”韩风就这么坐着看林明夹菜。

  “我应该比你大点,你叫我一声明哥就好啊,哈哈,别客气,吃菜吃菜'林明笑呵呵的看着韩风。

  “····”韩风也是真受不了啊,这真是不客气啊。你吃的这么快,面前的盘子都空了,还让我吃,我吃啥。···吃饱喝足,韩风领着韩风到卧室休息。

  “哎,明哥,这是您住的地方,我就不多打扰了。我先走了。”

  “恩,去吧,切记,告诉你们家人,入夜凌晨之后,无论我这里发生神马事情,都不可过来,就算是天塌了也不要出来看。知道吗。”林明说这话的时候脸色异常严肃,韩风差点都认不出来了,完全跟刚才那个厚脸皮的民工一点也不一样啊。不过韩风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其实心里根本没有在乎啊。

  “恩,好的,我通知所有人。”韩风心想,这是我家啊,还凌晨不让出来,你只不过是个客人,有啥的。

  然而,就因为韩风的满不在乎,导致自己的老爹差点醒不过来。

  入夜,林明打开房门,看了看院子里,确认了没人后,猛地往上一跃,登上屋顶,准备修炼——放出另一个自己。

  林明盘腿坐在屋顶,迎着圆圆的月亮,右手掐印,缓缓地摘下了墨镜。

  本来闷热的夏天,阵阵凉风也飕飕的刮了起来。本来树上鸣叫的知了,好像感知到神马一样,突然间安静下来。

  林明一黑一白两只眼睛,在这寂静的黑夜里,万分诡异。

  林明不知道的是,一漂亮女子,正准备翻墙进来。

  “哎呀,可算到家啦,家里人应该都睡着了吧。嘿嘿,翻墙是真不容易啊,赶紧回屋,赶紧回屋。”韩晓盼乌黑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摸了一下自己的齐刘海,不停地拍着自己本就不大的胸,喘着气。

  韩晓盼朝着自己的屋子方向走去,没走几步,又退了回来,望向屋顶。

  “屋顶有人,肯定是贼,哼,幸好我拿着老爸随身携带的枪。算你倒霉,被我抓住啦。”韩晓盼贼兮兮的想着,偷偷地走到梯子处,静悄悄的爬上屋顶。慢悠悠的,一步一步逼近林明。

  “别动,慢慢站起来,转过身”韩晓盼举着手枪,朝着林明喊道,或者说是朝着第二个林明喊。

  此时的林明,听见后面的喊声,猛地一惊,一双黑白瞳诡异的失去了光芒,好像一潭死水。慢慢站起来,转过身子。

  “哼哼哼,很不错的灵魂,很纯净。”低沉冰冷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分外刺耳。

  “啊····爸····”韩晓盼被吓了一跳,本能反应的大喊一声。

  “爸,救命啊,有鬼啊。”看到眼前的景象,韩晓盼把枪一扔。赶紧往下跑去,一边跑一边求救。

  “多么纯洁的灵魂啊,送上门来的不能不要啊。”

  林明一抬手,紫黑色的气体瞬间涌出,像绳子一样困住了韩晓盼,往自己这边飞来。奇怪的,当魂力束缚住韩晓盼的时候,林明那双黯淡无光的黑白瞳,竟然有淡淡的光芒开始闪烁···,面色竟然有些挣扎。

  “怎嘛回事,第一身怎嘛会有挣脱的现象,不可能,我才刚刚压制住他,没有外力的帮忙,他不可能苏醒。··”

  就在此时,一身睡衣的韩国邦也听见了呼声,反身跑出房门,看到屋顶的景象后,二话不说,飞身跳到屋顶。

  黑色星力也是在身边围绕着,一掌直接打像了林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