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她脸色潮红的模样,还有紧贴在粉嫩皮肤上的秀发,李篆大概能猜到这包房里发生了什么,而且刚刚在自己桌上做游戏的那个妹子正要进另一件包房。

  酷x_匠(◎网首%发XL

  这让李篆颇为不爽:老子一直认为纯洁、萌萌哒的女仆咖啡厅,一直视作女神的女仆妹子,就这么被你们给作贱了?

  李篆紧皱眉头的样子被那两个妹子看见了,一个刚刚完事,一个刚要开始,两人虽然稍有尴尬,不过已经习惯了,常来这里的老顾客都知道这种事情。

  进来,直接说去包房,老顾客的话她们就直奔主题,新顾客则先试探几次,然后?然后就成为老顾客。

  “主人,你不想去我的卧室看看嘛?”

  另一个妹子也看到了这里的情况,还以为李篆也想成为老顾客,忙拽着他到了另一件包房门前,抬起头,瞪着漂亮的大眼睛,娇滴滴的说道。

  李篆这才注意到原来每一个包房的名称都是跟这些妹子的昵称一致的,比如说那个刚刚和几女做完游戏就要开始正事的叫做萌兔的妹子,她要去的包房写有萌兔字样。

  “趁早脱了这身女仆服,别脏了女仆咖啡厅这个名头!想卖,去你们该去得地方,不知廉耻!”

  李篆冷喝了一声,说的周围的几个妹子脸色阴晴不定,甚至有一个刚刚要带着妹子进包房的中年人还走了过来,目光不善。

  “小子,说什么呢?”

  或许是有这些年轻漂亮的小妹在场,他想一展雄风,这个中年人上来就是一副教训的口吻。

  “大叔,人家都是能做你女儿的人了,你好意思吗,还是乖乖回去养家糊口吧!”

  李篆的嘴其实有时候挺毒的,中年人刚刚自认为颇有男人风气的发言就这么被噎了回来,脸色不善的他挽起了袖子,好像要跟李篆比划两手。

  提起打架,曾经在山里跟狼群搏斗的李篆当然不会怕,但是也仅仅是不怕,看这位的体型,李篆估计自己得吃亏。

  “咔嚓……”

  一声清脆的响声,李篆把自己习惯性别在后腰的一把战术匕首拿了出来,轻蔑的扫了一眼那个脸色巨变的中年男子,又看了看四周的女仆。

  女仆们都不敢接触李篆的目光,纷纷低下头,看不清俏脸上的表情。

  她们都曾天真过,都曾有过属于自己的青春,但是终究还是落入了社会这个大染缸,并且被染得不成模样,或许曾经是为了真爱,或许是玩玩而已,不过,最终还是成为了交易。

  无论如何,事实如此,李篆不想知道,更不想管,冷哼一声,转身离去,带着几女走到大门的时候,看着门口两个妹子仍旧甜美的笑容,他沉默了。

  停住脚步,他突兀的来了这么一句:“你们笑的好甜,但传递给我的,却是泛酸的苦!”

  说完,也不去理两个妹子诧异的表情,直直离去。

  两个女仆妹子还以为这位客人有什么话没说完,刚要追上去,就看见一个同事一边哭一边往这边跑,说是辞职了,仔细一问事情经过,她们也纷纷陷入沉默,紧咬银牙。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四女一脸莫名其妙的跟着李篆离开了这家咖啡厅,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李篆不想让几女知道刚刚还亲如姐妹般的女仆已经陷入了金钱的大网。

  “算了,我们回事务所吧……”心中泛起浓浓的无力感,李篆怕另一家咖啡厅也是从事这种营生,提议直接回去。

  “干嘛啊,我玩的正开心呢,不要!”唐糖开心的抱着白凌刚刚花费了一元钱从娃娃机里弄出来的兔子玩偶,撅起嘴反对。

  看着可爱的唐糖,李篆心中的烦躁少了一些:那些女孩怎么选择是她们自己的事情,至少我还有糖豆儿这个丫头。

  既然女仆咖啡厅这个行业果真如网上说的那般,诟病繁多,那么自己何不开一家真正的女仆咖啡厅?一家女仆就是纯洁无暇的女神的女仆咖啡厅!

  想到这里,李篆又突然微笑了起来,刚刚还愁眉苦脸,现在又满脸微笑,弄得几女颇为诧异,但是也没想太多,跟着李篆上了公交,直奔另一家女仆咖啡厅而去。

  两家咖啡厅相距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四女一路上有说有笑,不过这边的李篆就有些郁郁寡欢,甚至内心还有些忐忑。

  他怕,他怕另一家咖啡厅也是挂羊头卖狗肉,明面上打着女仆咖啡厅的幌子,暗地里做一些为人不齿的事情。

  提起女仆,或许有很多人都会不自觉的往色情行业去想,这很正常,因为女仆这个称谓最开始指的是什么,就是女仆。

  都是仆人了,那在男主人面前还有什么人权可言,那个年代的女仆基本上受尽了屈辱,这种女仆就是RBQ的思想或许也就传递了下来。

  到了近代,没有了传统意义上的女仆一说,所谓的女仆也多是动漫里面的角色,顶破天也就是个漂亮妹子COSPLAY出来的,你见那个真正有姿色的妹子甘心做女仆?

  或许在某个深宅大院里面也有,但是绝对不为大众所知。

  另一方面,也正是这些形似洗剪吹的女仆咖啡厅的存在才进一步黑化了女仆这个词汇,如果H市的两家女仆咖啡厅都是做这个生意,那自己开第三家是不是合适?

  会不会有“老顾客”看到另一家店开起来了,也到自己这里“尝尝鲜”?那样的话无论如何也会是个麻烦,而且一不小心还会把几女陷入危险之中。

  当然,如果这一家不是做那种营生的就另当别论,起码证明这个行当还没有完全沦落到用店面站街的地步。

  这家咖啡厅在一栋比较破旧的小楼的六层上,看着这栋稍显破旧的小楼,李篆居然有一种没由来的熟悉感:瞧瞧人家,多像自己的事务所!

  几人爬着楼梯来到了六楼,从五楼开始,楼道内就开始贴满了海报,这也坚定了他们也要弄一些漂亮海报贴在二三楼的想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