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几天,事务所的生意都还不错,但是蘸酱菜的消耗速度有些快,这让李篆考虑着是不是弄一块地来种菜,一楼那么大点地方根本供应不上。

  “同学,一般来说你们哪天上课比较多?”

  这天,几女在来的客人中做了一下统计,把学校学生的课程情况基本弄了清楚。

  她们不关心哪天有哪门课,而是关心总体上大多数学生哪一天的课比较多,这样的话那一天她们就可以放假,或者说轻松一点。

  总体的结果是周一和周五,一周的开始和结束课程任务比较紧,这,有些尴尬。

  “啊,我不要这样,周一和周五?拆开是几个意思啊,好久没睡懒觉了……”四楼,趁着大家都上来端菜的功夫,唐糖嘟着嘴埋怨着。

  “好啦好啦,我决定等学校放暑假的时候我们也放一个暑假,这样不就好了,要知道公司员工可是没有我们的暑假福利的!”

  李篆拍了拍她的小脑袋,端着一盘糖醋排骨下了楼。

  很多人从小学上到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往往会傻眼:我回家的票都买好了你居然告诉我公司没寒暑假?!

  的确,公司是不设寒暑假的,唯一能够让员工们当作寒假看待的还是法定的年假。

  对于这一点,其实也无可厚非,人家要是给你放了暑假那公司谁干活,业绩谁能保证?但是终究是从小到大熟悉了的两个长假,突然没了,多数人都不会习惯。

  又是这样过了几天,终于到了周五,李篆先是仔细研究了一下那两家咖啡厅的位置,然后还以它们为中心搜索了一下附近有没有什么正规的咖啡厅。

  他打算主题咖啡厅和普通咖啡厅都走一走。

  两家咖啡厅都开在交通很发达的地段,多数公交都经过那里,李篆他们一早就上了公交,本着其中一家地处繁华地段的咖啡厅而去。

  这里是H市有名的娱乐广场,有一条很长的步行街,可以说是集娱乐和饮食于一体的综合广场。

  “哇,在这里开一家咖啡厅,一定好贵的吧,一个月的租金就要多少钱!”唐糖是生活在H市的丫头,对于这个广场并不陌生。

  即便是她,在大学期间很节俭的人,也曾经陪着舍友来过这里买衣服,只不过那一次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就是。

  看着广场后面那栋综合性的高层商务楼,李篆心中也是颇为震撼,一想到人家的咖啡厅把这么一座商务楼的一层都包了下来,而自己还在破旧居民楼凑活,简直没法比。

  不过这还不足以让他气馁,李篆这个人颇有些小强的性格,无论怎样大的挫折,他总会找到安慰自己的方法。

  “好了,我们以后还开全国连锁呢,别说一个小小的广场了!”

  李篆毫不脸红的放了一句大话,然后领着她们走向了那栋商务楼,坐上电梯,直奔三楼。

  走出电梯,正对着的是楼道,整个楼梯间都被布置的充满了主题咖啡厅的气息,贴着各式各样的海报,想必这里会是动漫迷的圣地。

  “哇,这么多动漫的海报,我最喜欢看动漫了,可惜以前没有电脑,很多时候都是蹭舍友的电脑看……”

  唐糖出了电梯就这里瞧瞧、那里看看,不过她看的多是女生向的动漫,李篆嘛,这个曾经的大宅男都是奔着那些后宫漫去的。

  看到李篆的举动,几女眼中纷纷闪过一丝原来如此的目光,尤其是唐糖,小眼睛里还闪动着机警的光芒:这是个危险的家伙,自己要看住了!

  仔细的看了看楼梯间的布置,几人心中大体有了想法,然后走向了咖啡厅的正门,玻璃门内侧有两个穿着女仆服的妹子,从他们进入楼梯间开始就不停的向外面偷瞄。

  “お帰りなさいませ、ご主人样”。

  一进门,两侧的妹子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听得李篆他们一激灵,不过很快就有另一个穿着兔女郎服装的妹子来引导他们去对应的位置坐下。

  “要喝点什么嘛?”

  服务员妹子把怀中的菜单轻轻放到了桌子上,不过人还笔直地站着,和李篆他们坐的矮沙发成为了鲜明的对比。

  负责观察主要问题的黛道道心中一动,记下了一点。

  几人点了一些冷饮,尤其是唐糖,居然点了一大桶圣代,足足百元,连服务员妹子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不过吃惊中还有羡慕:这么能吃甜品身材还这么好,啧啧……

  其实对于唐糖的身材这个话题,事务所其他几女早就有了一致性的见解,认为这丫头似乎是上天的宠儿,吃那么多东西,她也长胖,不过专门在该胖的地方胖,比如说……

  几人不是很急,他们一边吃冷饮一边观察这室内的装修,偶尔还站起来走动,发现其他桌的客人有叫服务员妹子做游戏的行为。

  “要不我们也叫过来几个妹子吧?”

  看着一脸跃跃欲试的李篆,唐糖那边炸了庙:“想死还是不想活啦?!”

  “这个,嘿嘿,我不是想学习他们这个模式么。”

  听到李篆的解释貌似有理,唐糖也仔细思考了一下,最后小手一挥:叫吧,爱叫几个叫几个,不过你得坐在最里面,不许跟服务员妹子接触!

  颇为无语的摇响了桌上的铃铛,这是客人用来叫女仆的铃铛,女仆们听到铃铛的声音就会循声而来,当然,一般都只来一个。

  “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嘛?”这次来的是一个穿着欧式女仆服的服务员,这家咖啡厅有好几种服装,倒是不怕审美疲劳。

  有唐糖看着,李篆没敢说话,还是白凌提出了做游戏的要求,女仆妹子微笑着点点头,确定了游戏内容后就坐了下来。

  玩的是类似于石头剪刀布的游戏,只不过增添了女仆元素,还有一些具有特色的惩罚条例,女仆妹子偶尔输了会蹦出几句娇滴滴的日语,听得李篆春心萌动……

  Xr酷.{匠s|网,☆正sA版l首5发dG

  当然,那边的唐糖也是杀意大起。

  一上午,他们都是在这家咖啡厅度过,临走的时候,李篆去了一趟卫生间,不过在回来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女仆妹子神色匆匆的从卫生间旁边的一间包房里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