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凌翻了个白眼:“哪像你说的这么容易,还做最好的,真以为开店和种白菜一样简单啊?”

  戴然然小声地提醒:“白凌,你忘了自己连种白菜都不会了吗?”

  “你个臭丫头,昨晚没教训你是吧?”白凌直接把戴然然拽进怀里,小手伸进她衣服里面捣乱,全然不顾会有客人进来的可能性。

  “我们的确没这方面的经验,不过我们可以多去别的咖啡厅看看啊,再不济我们也可以去学一下基本的服务知识嘛。”

  唐糖在李篆怀里缩着,当然要帮衬他说话。

  黛道道点头表示支持唐糖的观点,而且她自己就可以教给三女服务方面的的一些知识,这些她都学过,可见白领不是那么好当的,她一开始可是从基层做起。

  李篆又想起了那个男生说的咖啡厅主题的问题,问道:“你们想好了吗,咖啡厅的主题就定为女仆?这是不是有点……”

  说实在的,让几女去做女仆,哪怕只是女仆咖啡厅的女仆,李篆心里也有些怪怪的,谁想让自己身边的美女去低声下气的服侍别人?尤其是里面还有自己女朋友!

  “哎呀,你个死脑筋,我们又不是真的做女仆,只是为了配合咖啡厅的主题,再说了,我们充其量就是穿个女仆服嘛,又不做别的!”

  唐糖扭动一下身子,找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

  李篆想了想,也的确是这么回事,而且貌似女仆服除了露出一小截美腿外比现在大多数的衣服布料都多!

  “好吧,那我们就先从H市本地的咖啡厅开始学习吧,也给店铺设立一个假期,每周一两天,我们也有休息和准备的时间。”

  黛道道拿过一个本子,她每去一个地方都会把当地出名的餐饮做一个了解,这次来H市也不例外,当即把几家出名的咖啡店标记了出来。

  李篆看了看她标记的咖啡厅,摇摇头:“这里只是基础,别忘了,我们是女仆咖啡厅,当然要去女仆咖啡厅学习!”

  说完就在网上搜了一下,发现H市还真有两家女仆咖啡厅,距离不算太远,当即决定最近就去。

  “而且我们的目光不能只局限于这里,有机会,我们还要去日岛餐馆,要知道,那里的秋叶原可是圣地……”

  李篆说到这里,不由得回忆起当初自己和白翀王浩两人在宿舍里狠扒秋叶原女仆咖啡厅照片的事情,想起那时候差点就舔屏的自己,一阵恶寒。

  “想什么呐,还去日岛,我看你是没想好事!”唐糖察觉到李篆又犯猪哥相了,小手一伸,狠狠地掐了他一把。

  “别闹了,来客人了,快去招呼。”李篆揉了揉被掐的地方,四女则齐齐站起,门口又来了两个学生。

  大学的学生们晚上都会出来闲逛,所以基本所有大学周围都会有像小吃街之类的休闲场所,李篆他们的店正对的这条街就是小吃街。

  晚上,很多人都会选择买一些冷饮,那几家冷饮店门前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所以李篆这里就成了最好的选择,而且,人家这里还有漂亮妹子不是!

  对于大学的一些单身狗来说,秀色可餐,往往会成为选择就餐地点的重要决定因素!

  两个学生在黛道道的接待下去了二楼,点了两杯柠檬水,又要了点小吃零食,一边聊一边吃,结账之后就下楼,打算离开。

  不过他们临走的时候齐齐的向李篆身边打量,眼中的一抹惊艳十分明显。

  众人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脸色巨变:坏了,秋脂凝晚上八点以后就能出来活动,刚刚她又忘记隐去身形了!

  黛道道的脸色忽明忽暗,最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其实只要小凝她不被人发现是灵体,就算她晚上出来做服务员都没事。”

  众人闻言松了一口气,而秋脂凝这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啊了一声:“天呐,我被人看了?!”

  白凌翻了翻白眼:“是啊,被人看光了都!”

  $更w/新i$最`快上…=酷匠j:网cX

  秋脂凝脸色不善的慢慢向白凌靠近,弄得她脸色又是一变,连忙承认错误。

  “白凌,你为什么这么怕小凝啊?”李篆十分好奇,天不怕地不怕的白凌居然会被这么一个人畜无害的可爱女鬼吓成这个样子。

  不问还好,这一问居然还问出了白凌不为人知的往事。

  “白凌,可以讲吗?”戴然然征求了白凌的意见,只见她脸色更加苍白,仿佛十分恐惧,最终咬着嘴唇点了点头,整个人缩进了戴然然的怀里。

  看到这对S*M组合现在似乎完全颠倒了过来,众人都十分好奇,纷纷围了过来,听戴然然娓娓道来。

  原来,白凌本来是不住在那个村子的,她的老家应该是在小兴安岭那里,家里也是猎户,她从小就跟着上山,可是有一次,她跟着祖父上山,却没想到出了事情。

  山村的人家,大多会把死去的家人葬在山上,方便拜祭,而且有一种说法是青山绿水,可以得到故去的人的荫庇。

  大山上偶尔就会看见一座孤坟,不过这些孤坟的方位大家基本都清楚,某一家故去的人都会集中葬在一起,猎户们也大多不会跑到这种类似祖坟的地方打猎。

  但是白凌十几岁的时候,和她祖父一起上山,遇到了一头野猪,祖父一枪把野猪打伤却没有打死,两人追着逃窜的野猪跑出去好远。

  像她祖父这种有经验的猎户是不怕跑太远的,总能循着蛛丝马迹找到回去的路。

  但是两人最终也没找到那头野猪,反而是误打误撞的跑到了一座孤坟前面,看着这座从来也没有见过的孤坟,白凌的祖父很诧异,认真的思量着这是谁家的。

  不过他想了好久也没想起来究竟是谁家的,就在这时,那座孤坟的墓碑却突然倒了,这不算什么,爷孙两个胆子都大,不会被吓到。

  但是这墓碑倒得地方偏偏露出了一个黑窟窿,这让他们挺忌惮的,还想着继续过去寻找那头野猪,却突然看见里面隐约有一只苍白的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