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桌上,唐糖一脸凶相的盯着李篆,看到自己装出来的凶巴巴的样子总算奏效了一回,这丫头心中暗喜。

  如果李篆知道这丫头心中其实正在偷笑的话估计会当场吐血。

  “糖豆儿,其实真的不怪我,小凝不都已经说了是她自己过来的么……”

  “哼,我说怪你就怪你,怎么啦,本姑娘说话不管用?”唐糖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终于把其他四人的笑点引爆,李篆也终于明白这丫头居然一直在唬自己。

  “好啊,你敢吓唬我!”李篆冲上去,对准那肥嘟嘟的小脸就是一顿猛拽。

  “哎呀,疼疼疼……”唐糖含糊不清的求饶,最后一脸苦相的揉着发痛的婴儿肥,看向白凌的目光带着几丝埋怨:都是你出的主意。

  黛道道觉得他们的生活挺有趣的,自己之前干过很多事情,最多的还是做白领,一天上班下班,三点一线的生活不胜其烦。

  而且她对于驱鬼风水这一行也不太愿意牵扯太多,因为他们这一支提倡敬鬼神,虽然术法都在流传,却很少真的使用,也不指望凭着这个赚钱。

  她在这一行有名气,除了之前真的做过几次大手笔,主要还是他们这一脉有几位是颇具名望的前辈。

  “好了,别闹了。小凝,我不是让你别跟人接触太多吗,你看李篆今天,精神都不太好。”黛道道有些埋怨的看向秋脂凝,连带着其他三女也有些埋怨。

  秋脂凝知道自己有错,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穿着汉服的她有着别具一格的美,微微欠身:“好啦,我知道错了,只是好长时间没感受过睡觉的温暖了嘛!”

  “你跟人接触就能感受到人睡觉的舒适与温暖吗?你敢主动接触阳火旺盛的李篆?”黛道道闻言一愣,急忙问道。

  秋脂凝点点头。

  “那你现在接触李篆!”

  jg看正L版:章‘~节Nh上酷eP匠V0网|

  李篆无奈的看了黛道道一眼:刚刚还说别跟人接触呢,现在就让她接触自己是几个意思?

  “好了李篆,你别看我,我就是证实一件事情,你现在吃菜。”

  黛道道示意他们稍安勿躁,看着李篆夹了一口菜,还有秋脂凝满脸惊喜的表情,她猛然站起。

  “我尝到味道了!”秋脂凝惊喜的整个趴到了李篆的背上,李篆除了感觉到背部传来的柔软和凉气,还察觉到了从唐糖那边传来的滔天杀气,脸色一变。

  “李篆,你是想死还是不想活啦,还不赶紧站起来!”看到秋脂凝那两团柔软还紧紧地贴在李篆背上,而这个家伙还没有站起来的意思,唐糖炸了。

  “好好好……”李篆急忙站了起来,好在人家秋脂凝能漂浮,这要是个人,非得摔在地上。

  和李篆一起站起来的还有黛道道,她的脸上满是惊喜与震惊:“你,你居然真的不是鬼体!”

  四人一鬼齐翻白眼:人家秋脂凝都说多少次了,我不是鬼!

  看到他们看白痴一样看自己,黛道道知道他们不了解这里面的事情,当下跟他们详细的解释了一下。

  人死后去地府报道的流程之前她已经跟他们讲过了,不过这中间有一个很特殊的过程,就是鬼体向灵体的转变。

  鬼体嘛,就是普通的鬼,要么变成厉鬼,要么成为幽魂,再大不了就是被驱鬼人掌控,成为他们手中的工具,但是还有另一种鲜为人知的途径:转灵。

  所谓转灵,也是驱鬼人一门的手法,能够将鬼体变为难能可贵的灵体,花费巨大,有时候为了一个灵体的转化甚至要搭上好几个驱鬼人的身家性命。

  当然,转灵最重要的条件还是鬼体,转灵对鬼体的要求相当苛刻,所以灵体十分珍贵,而用处嘛,自然十分广泛。

  黛道道现在看秋脂凝的目光可不再像以前那么淡定,双眼放光,就像当初白凌看唐糖和她的目光一样。

  “你……你干嘛……”秋脂凝躲在李篆身后,她本能的感觉到一丝恐惧,毕竟人家是正统,形象一点说,她就是小偷,人家是条子,想拿下自己是随时的事……

  “嘿嘿,没,没什么,想不到那群老家伙朝思暮想的灵体,居然在这么一个简单的历练任务中见到了,哈哈。”

  黛道道很开心,似乎还有些幸灾乐祸,保不齐她跟那些“老家伙”有什么深仇大恨。

  不去理会那边一个人发神经的黛道道,几人继续吃饭,李篆刚拿起筷子要夹菜,就看见秋脂凝可怜兮兮的看着这满桌的饭菜:很明显,她想念这个味道。

  “唉,好吧好吧,你想吃哪道菜?”

  “啊?啊!我想吃那个,那个糖醋排骨!”秋脂凝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不过看到李篆正拿着筷子征求自己的意见,忙兴奋地指着桌上的一盘糖醋排骨。

  其实如果只是一顿饭的接触的话是不会对李篆造成太大影响的,毕竟是大小伙子,火气旺盛,而且秋脂凝又不是有意冲身,充其量也就是本身的元气会有些紊乱。

  唐糖见到秋脂凝坐在李篆旁边,紧紧地抱着李篆的胳膊,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不过看到李篆完全没有占便宜的意思,秋脂凝也只是单纯的为重温这熟悉的味道而满足,她也就释然了。

  一顿饭吃完,秋脂凝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李篆,看到她还盯着那盘油焖大虾,唐糖主动搂住了她,在她诧异的目光中解决了最后几只大虾。

  “好啦,这下子吃没了,偷偷告诉你,再想吃你得去求戴姐姐,她做菜最好吃啦!”唐糖说完就蹦蹦跳跳的去收拾碗筷,留下一脸感激的秋脂凝。

  看到李篆四人和和气气的收拾碗筷,真的就像一家人一样,秋脂凝仿佛想起了自己曾经的家人,眼泪悄然落下。

  想到自己就身处这样一家事务所,并且还将长久的住下去,温馨,充实了她那颗孤寂已久的心。

  严格来说,今天是事务所第一天开业,之前是开业典礼,然后李篆去临省的这几天又嘱咐唐糖她们不要开张,所以今天才是真正的开业第一天。

  走到一楼,打开大门,李篆带着穿着整齐的四女出了门。

  说是四女,当然包括了黛道道,这是之前她们商量好的:黛道道想要常住也可以,不过要做服务员来抵房租。

  “无往事务所、萌漫主题咖啡厅,正式开业!”

  过往的路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