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她正满客厅撒丫子乱跑,突然停下,闭上眼,嘴里念念有词:“你住你住,你住吧,你爱住多长时间就住多长时间,别来找我就好,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邪灵退散!”

  睁眼,发现秋脂凝正站在她面前一脸好奇的看着她,漂亮的眼睛瞪得老大,不过在白凌眼中这就是恐怖了。

  “妈呀,怎么还在啊,谁说阿弥陀佛圣号好用的,老娘回头劈了他!”撒丫子,继续跑。

  “白姐姐,你别怕我啊,我不是鬼!”秋脂凝想获得白凌的认可,刚刚已经获得了唐糖和戴然然的认可了,就差白凌了,所以认定了要趁热打铁的她在白凌身后紧追不放。

  “不是鬼?不是鬼难道你是人,连影子都没有!妈呀,你别过来!”

  “我的确算不得人,不过我真的不是鬼啊……”

  剩下的四人饶有兴趣地看了一会儿就各自离开了,对秋脂凝,他们很放心,知道她不会伤害白凌。

  不过事务所里面一阵鸡飞狗跳是免不了的,索性几人还不是很困,先去洗漱也好。

  等到四人洗漱完毕回来一看,秋脂凝正搂着一脸黑线的白凌的粉颈,两人一同坐在沙发上,秋脂凝这丫头还炫耀似的在白凌俏脸上亲了一口。

  白凌本来皮肤很白,但是比起唐糖两人就要略逊一筹,不过现在嘛,她如愿以偿的超过两人了,晋级为苍白!

  “叨叨叨,你还不把,把秋,啊,秋脂凝叫回去……”

  白凌看到四人上来,顿时双眼放光,不去计较脸上被亲过的地方那种凉飕飕的感觉,哭丧着脸对黛道道抱怨。

  “这个嘛,我说了不算,说不准小凝今晚想跟你睡呢,是吧?”

  黛道道之前被白凌戏耍过,甚至差点被忽悠着上了她跟戴然然的幸福小床,现在无意间发现了惩治的方法,当然要好好利用。

  “哎呀,我怎么没想到呢,我死之前还从来没跟闺蜜一起睡过呢,要不咱们今晚睡一起吧,你不是刚刚答应做我的闺蜜嘛?”

  本来还挺老实的秋脂凝被黛道道这么一说也忽然想起了自己的愿望,当下看向白凌的目光都变得炙热,不过在白凌感觉那就是如入寒冬。

  “叨……黛道道,黛大小姐,麻烦您高抬贵手吧……”

  一直强势无匹的白凌终于服软了,李篆莞尔,黛道道更是从心底没由来的生出一种满足感,轻哼了一声:“好了小凝,你虽然不是鬼体,但是也不能经常跟人接触的。”

  秋脂凝嘟了嘟嘴,她知道自己虽然不算鬼,但是半只脚已经踏入鬼门关,跟人接触太亲密会对人的元气有很大损害。

  所以本来打算与阔别很久的同类好好怀怀旧的想法彻底破灭了。

  众人回去睡觉,李篆不舍把秋脂凝一个人留在客厅,孤孤单单的,多可怜特别是那张精致的小脸,于心不忍,所以坐下来和她聊了聊。

  唐糖对此只是会心一笑,她也不太忍心把秋脂凝就这么扔在客厅,也就由着李篆,她自己先回去整理房间。

  聊了一会儿,李篆把玉牌放在了茶几上,据说这种玉牌并不是很常见,对于鬼体以及秋脂凝一类的,这就相当于豪宅。

  看着李篆回房间的背影,又看了看那个玉牌,说实话,她还挺喜欢住在玉牌里面的感觉的,不过宅在家里哪有出来浪好啊,她还是想出来,反正想住进去随时都能进去。

  “男生火气较盛,或许,元气也比女生充足,我悄悄跟过去应该不会有问题,嘿嘿……”眼珠骨溜溜的一转,秋脂凝怪笑一声,悄悄跟了上去。

  房间内,唐糖听到开门声,赶忙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只露出来一双大眼睛,怯怯的看着李篆。

  说实话,她要是正常点还好,这么一发怯,反倒是激起了李篆那邪恶的本性,当即扑了上去:“哈哈,来,让老公亲一个!”

  “哎呀,你干嘛,老实点……”

  唐糖羞愤的推着李篆,不过手上没多大力气的她最后还是让李篆占足了便宜,直到李篆钻进被窝她还处于沦陷状态呢。

  不过李篆进了被窝以后都很老实,他想遵守承诺,所以偶尔隔着一层被闹一闹、占占便宜自己还能忍住,这要是真的发生了肌肤接触,毛线球这会儿可是不在这屋。

  酷匠I网$正8版.P首}发9

  说起这两个小家伙,它们这会儿正在一楼睡觉,一楼有土地菜园,两个小家伙很喜欢,当然,毛线球是受限制的,谁让它前几天不识好歹的把刚种下去的菜吃掉了呢。

  唐糖一脸满足的躺在李篆的怀里,身上的睡裙已经如数褪去,只穿着一件小内内,上半身已经被李篆扒了个干净。

  “别乱摸!”

  “嘿嘿,物以稀为贵嘛,不让老公摸那不是浪费了,毛爷爷教导过,浪费是可耻的!”

  “……”唐糖表示无语,李篆也只是手痒痒了,只一会儿就不再逗她,两人就这么躺在床上。

  李篆给唐糖说了这几天的遭遇,当然,由于这会儿已经认识了秋脂凝,所以把之前遇到朱红棺材的事情也一并讲了,听得唐糖一阵后怕。

  “我说那天你回来的时候脸色怎么有些不对,原来是这样,下次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们说,别一个人硬抗,说不定我们也能帮上忙呢!”

  “嗯,知道了,睡吧。”李篆在唐糖的额头上亲了一口,两人相拥入睡。

  第二天,事务所全体成员在李篆的惊叫声中醒来,随即是唐糖愤怒的埋怨和李篆的痛呼。

  “说,你昨晚是怎么引诱小凝的,你个色坯子!”唐糖拿起枕头狠狠地砸在了李篆身上,弄得他一边躲闪一边求饶,而始作俑者秋脂凝正坐在床上一脸兴奋的看戏,就差没拍手叫好。

  原来今早李篆要去卫生间,轻轻地放下怀中的唐糖,刚转身就看见一双瞪得大大的眼睛,刚刚经历过恐怖事件的他当即炸庙,喊了起来。

  其实那不是别人,正是秋脂凝,睡觉对现在的她来说可有可无,不过她还是习惯性地保持睡觉,可是自从变成这幅模样之后她已经感受不到睡觉的温暖与舒适。

  不过昨晚她悄悄地跟了进来,目睹了李篆和唐糖说悄悄话,心中居然也有一丝燥热,然后就按照原计划躺在了李篆的另一侧,甚至还超额完成任务:抱着李篆的熊腰。

  这不,一舒服就忘了隐去身形,吓到了李篆,也引爆了唐糖这个丫头的小宇宙,李篆最终被拿着枕头的唐糖四处追赶。

  昨晚就是一阵鸡飞狗跳,今早,事务所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