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脂凝的话没把李篆吓死:开玩笑,我现在躲你还来不及呢,还跟着我?!

  当下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秋脂凝嘟起了嘴,开始用生前百试不爽的撒娇战术。

  虽然人变成了半鬼不鬼,但是凭良心说,秋脂凝把李篆说的有些心动。

  “我给你跳舞好不好,我在我们古文系学过舞蹈,对了,还会古筝什么的。”

  李篆摇头。

  “那我每天穿着薄纱好不好,我身材很好的!”

  《酷6◎匠zK网永¤√久U免费v看小60说1

  李篆动摇了。

  “这样,我每天给你看比基尼!”

  “好,就这么定了!”李篆大手一挥,迎来了黛先生浓浓的鄙视,随即改口:“口误口误,那也不行!”

  秋脂凝跟白凌一样,有些大大咧咧,不过据她说她生前不是这样,或许是死后性格也变了,没见恐怖片里柔弱的女孩儿死后都变得那么恐怖么!

  半晌,黛先生也点点头,同意了李篆收留秋脂凝的做法:“也好,那你就收留她吧,记住,别让她作恶,而且我也打算拉你入行。”

  黛先生不像其他人,遇见孤魂野鬼就非要超生,除非是厉鬼,否则她多会尊重对方的选择,当然,是在能够保证他们不会从自己手底下溜走后作恶的前提下。

  至于拉李篆入行,多半是胡扯,一方面是因为他见过了这次的事情,也该教他一些基础的东西,至少让他知道事情的性质,以免到处乱说,惹来麻烦。

  另一方面,她还想继续住在事务所……

  李篆现在一个头两个大,他可不想家里时刻有这么一位,万一以后真有机会把唐糖那个小丫头收了那可怎么办,这可相当于一台无障碍移动监视器!

  “这个,我要征求一下唐糖她们的意见,但是我想有些困难……”

  李篆搬出了三女,谁成想人家黛先生直接大手一挥,表示这件事包在她的身上,保证没问题。

  车子一路开到事务所楼下,李篆下车的时候还一阵窃喜:不到半年,房子、车,都有了,先别管是不是豪宅豪车,至少咱弄到了!

  他们在到H市的时候就已经给唐糖她们打了电话,告诉她们一会儿就到,三个丫头现在正给他们做着饭。

  看着四楼厨房灯火通明,隐隐还能听到炒菜的声音以及戴然然和唐糖对白凌捣乱的抱怨,李篆觉得在这个陌生的都市,在这个吃人的大都市里面,自己有了一个家。

  这种感觉,真好!

  打开防盗门,秋脂凝着实被一楼的装修吓到了,兴奋地她四处打量,期间偶尔还双眼放光的看向李篆,她知道李篆才是这栋小楼的主人。

  “哈哈,这个装修风格我喜欢,本姑娘决定,在这里长住不走了!”

  看到秋脂凝在一块块被瓷砖分隔开的方形土地上行走,似是在找寻林中漫步的感觉,李篆觉得有这么个汉服妹子也挺养眼的。

  虽说有些瘆得慌,不过知道她不是纯粹的鬼也不会害人就好。

  李篆看向黛先生,询问她该怎么和唐糖三人解释,虽然秋脂凝能够做到让三女看不到,但是李篆不想瞒着她们这件事情。

  “放心,我会跟她们解释的,你先上去吧,我还真需要组织一下语言……”

  点点头,李篆上了楼,循着久违的饭菜香味,李篆很快就找到了餐桌所在,他不在的这几天里,三女把餐桌搬到了四楼的一个小厅。

  这个小厅当初没决定到底用来干什么,这下有着落了:用餐!

  去了一趟临省,舟车劳顿,路上又不可能吃上热乎饭菜,都是面包什么的,现在看到这么一桌色香味俱佳的饭菜,李篆哪里忍得住,猴急的四处找筷子。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这间屋子里就这么一张桌子,很明显没有筷子,他只能去厨房。

  看见正背对着自己站在厨房门口、叉着腰监督白凌不许她偷吃的唐糖,李篆坏坏一笑,偷偷走上去,从身后把她的小腰抱住。

  “哎呀,你把我放下,看一会白凌姐姐把你的饭吃没了怎么办,哼!”

  一开始感觉到有人从背后抱住自己唐糖还有些发慌,不过那种熟悉的感觉让她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李篆回来了。

  “没饭吃,我还可以吃人的……”李篆悄悄地跟唐糖咬耳朵,说完就把她放下,面不改色的去找筷子。

  唐糖咬着嘴唇,她和李篆之间有着君子约定,结婚前绝不踏出最后一步,不过嘛,约定是约定,真要是你情我愿,别说是什么约定,就是天王老子也得靠边站。

  四个人终于团聚了,又能在一起吃饭,对于三女和黛先生的热络,李篆很好奇,那天晚上四个女孩子到底干了什么,怎么关系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好?

  心中好奇,就小声问了身边的唐糖:“糖豆儿,你们跟黛先生怎么刚认识就关系这么好?”

  唐糖一脸好奇的看着他:“黛先生?你还不知道她叫什么?”

  李篆摇头。

  “哎呀,笨蛋,居然还不知道人家叫什么,人家叫黛道道,很有趣的名字,我们都叫她叨叨叨。”

  “叨叨叨?”

  “对啊,你是不知道她多能叨叨,那天晚上我们进了屋子就听她讲故事,一直到最后都是她在讲,不过大多是鬼故事,弄得我睡觉的时候还挺怕的,要不是……”

  说到这里,还有些放不开的唐糖小脸一红,继续去吃她的冰淇淋了。

  吃过饭,五人回到了五楼的客厅,三女已经准备睡觉了,谁知道黛道道又把她们叫到了客厅,李篆知道她这是要公布秋脂凝的事情。

  要知道他们刚才吃饭的时候秋脂凝可是一直站在李篆的旁边,恭恭敬敬的样子差点就让他以为之前都误会了这个丫头。

  这是黛道道的事情,李篆不想掺和,更准确的说是不想某丫头误会什么,所以他赶忙往房间里走,谁知道刚开门就听客厅传来一声尖叫,吓得他赶忙跑了过去。

  跑到客厅一看,里面一片狼藉,李篆乐了:好家伙,白凌这丫头如此狼狈的样子可是很少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