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间院子的,只知道自己缓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他和黛先生正坐在车里睡觉。

  四下张望,没有发现汉服女子,但是车后面明显装着东西,至于是什么,李篆不敢想。

  “你是在找我嘛?”

  一个声音突兀的响起,是汉服女子的声音,吓得李篆一个激灵,把黛先生也弄醒了。

  “怎么了?”黛先生明显很累,还打着哈欠。

  李篆把事情跟她说了一下,黛先生一脸无奈的指向车子后视镜上拴着的一块玉牌:“她在这里。”

  看着这块小巧的玉牌,联想到之前汉服女子婀娜的身段,李篆觉得很新奇,不过还是很忌惮,下意识想离它远点。

  前有玉牌后有棺材,李篆最终还是决定离玉牌近点。

  要想回去还得开一天的车,路上无聊,李篆索性问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

  黛先生只是给李篆初步解释了一下:他们被当作交通工具了。

  “什么?!我们成了公交车?”

  “啪!”

  李篆刚没头没脑的喊了一句,头上就被满头黑线的黛先生抽了一下:你说自己是公交车无所谓,咱可不愿意做那营生!

  后知后觉的发现了自己的语病,李篆不好意思的挠头,连说口误。

  的确,他们被“人”利用了,被当作交通工具来使用,汉服女子既不是鬼又不是人,只能在那座孤坟附近游荡。

  所以想要完成送礼这件事就必须依托于人,李篆在街上看到的就是一点用来挑选“交通工具”的小手段。

  “然后呢?”黛先生解释到这里就没了,李篆还想继续问,结果黛先生看向了那块玉牌。

  “剩下的问它吧,我也不太懂,这次也算是长见识!”

  “问我啊,终于问我啦?我还以为你什么都懂呢!”话音刚落,玉牌里传来了汉服女子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篆总觉得送完礼她变得越来越有人味儿。

  经过了汉服女子的一番介绍,李篆两人终于对这次的事情有了一个全面的了解。

  汉服女子叫秋脂凝,并不像李篆想的那样是古人,她就是现代人,只不过是古文系的学生,生前穿的就是这套衣服,所以保留了这个样子。

  她的命运要说也挺不幸,本来古文系好好地一个汉服演出,偏偏碰上了马宏,她见这个男生风度翩翩,也么多想,就喝了他递过来的水。

  结果醒来时已经是在一片荒山上,身边就是马宏,四周站着他的保镖。

  不过秋脂凝也算是,呃,不知道倒霉还是走运,愣是没等马宏碰到自己就滚下了山坡,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你死后没去那里?”黛先生插嘴,她说的那里大家都懂,他们这类人对一些词汇还是很忌讳的。

  秋脂凝摇摇头:“一开始我也不懂,但是现在回想起来的确奇怪,我滚下山坡,然后醒过来,发现自己就在那个院子里,还有一些模糊的记忆,比如说复仇什么的。”

  碰到这种事,就算再柔弱的女生也会气不过,当然会想着报复,不过秋脂凝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就不得而知了。

  “呃,打扰一下,你们在说什么?”李篆刚开始听得挺来劲,结果越听越迷糊,不得不问一句。

  黛先生白了他一眼,不过好在本来也无聊,给他解释还能消磨时间。

  人死后都会有七天的时间,然后能够回到生前的地方一次,就是俗称的头七,之后就要去地府投胎,这是正常的流程。

  但是也有不正常的,比如说怨气颇重的家伙,他们会在头七之前找好藏匿地点,到时候躲过了索魂,之后就能留在人间。

  不过这样也不一定好,因为擅自留在人间,会有极大的可能性灰飞烟灭,只有极少数能成为游魂或者厉鬼,后者就是黛先生这类人讨伐的对象。

  “那个,死后的七天干嘛?”李篆盯着玉牌,这种事情还是问过来人的好。

  “哎呀,你就理解成新生报到就好,给你七天时间去报到,然后让你回去看一趟,之后就要军事化管理了!”

  “噗嗤……”

  “'最新章Z节9$上cn酷匠网.*

  饶是对待这种事情很严肃的黛先生也被秋脂凝的一席话逗乐了,她还真想见见活着的秋脂凝,看一看到底是个有多能逗人开心的丫头。

  “那这次的事情怎么回事,就这么完事了吗,那可不是个小老虎!”

  李篆谈回了正事。

  秋脂凝说自己也不知道,只记得自己一定得完成这件事情,就好像和别人有了承诺,如果不能兑现自己就会灰飞烟灭,当然,兑现了她就能留在人世了。

  听到李篆的说法,黛先生也一阵黯然:“的确,马家的人还没死绝,只能期待着他们挺不过这一关了,不然要是让他们找到咱们……”

  李篆打了个寒颤,感觉自己惹上了大麻烦,但是事情已经做了,现在后悔也没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我记得只要把后面那个家伙埋在老宅那里就可以了,你们安然无恙,最多就是警察找你们了解情况,而且还得客客气气的!”

  秋脂凝的话让两人吃了定心丸,而且对于她说的老宅,两人都知道是哪里。

  一路开车回到H市,连事务所都没回,直接开去了那座孤坟,两人从皮卡车上拿出铲子,在秋脂凝指定的地方开挖,然后,然后棺材自己滑进去了!

  本来已经基本消除恐惧的李篆这下又炸毛了:我擦,怎么忘了这么惊悚的事情,快跑!

  二话没说,李篆拽着黛先生开车就跑,后视镜中的一幕让他恨不得给车加上翅膀:棺材打开了,那些纤纤玉手正从里面出来给棺材填土。

  棺材里面,还能见到马宏那张扭曲的脸,看起来,还活着!

  “这辆车就送你们了!”

  秋脂凝现在已经可以自由行动,不必受制于那座孤坟,语气很轻松。

  “你这个样子,连鬼体都不是,别说修行,就是投胎都有麻烦!”黛先生又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座小塔,说自己可以帮忙投胎。

  干他们这行的,遇见这类未入籍的孤魂野鬼,总喜欢渡人投胎,也算是职业习惯。

  “我才不要,我前世活的很累的好吧?”现在是晚上,秋脂凝直接从玉牌里出来,坐在后座上,玉手环上了副驾驶上李篆的脖子。

  两人都能看见秋脂凝,李篆感觉被她碰到的皮肤很冷,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是我第一个接触的人,干脆,我跟着你好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