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篆此刻甚至有一种错觉,觉得汉服女子就是个邻家小妹妹,不过,黛先生不合时宜的挡在了两人中间。

  “都到了现在了,说说吧,你是何方神圣?”

  黛先生双手捏了个诀,不过李篆看不懂,总觉得自己应该做不到这种看起来像骨折的效果。

  汉服女子仍旧一脸淡然,仿佛对黛先生的手诀没有丝毫忌惮,这让黛先生很恼火,口中念念有词,然后看到了汉服女子毫发无损,满脸震惊,拽着李篆就要跑。

  “好啦好啦,不吓你们了,我不会害你们的,我不怕你不是因为道行高,而是我不是鬼体啦!”

  黛先生闻言脚步放缓,她知道,如果对方真的想自己想的那样,道行高深,那么无论自己和李篆跑得多快都没有用。

  但是对于女子的话,黛先生半信半疑,还是一脸戒备,不过汉服女子也没理他,再一次对李篆投来了感兴趣的目光,吓得他赶忙缩了缩头。

  不一会儿,从外边又开进来一辆车,不过比他们的皮卡高了不止一个层次,里面坐着一个年轻人,正是马宏。

  他知道自己闯祸了,所以跑到爷爷这里避难,只希望能够顺利躲过这一关,不过看到黛先生,他还是停下了车,自己刚刚发誓一年不碰女人的事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美女,这天就快下雨了,要不,进去坐坐?”

  马宏笑嘻嘻的样子让黛先生很不适应,不过看着天气似乎的确要下雨,而且她的视线中那个汉服女子也在点头,索性就答应了。

  两辆车,或许说在那群保安眼中的两辆车,开进了别墅。

  客厅里,马谡看见自己的孙子,心中一阵不忍,不过看到他带进来的一男一女,特别是那个女孩子,心中又是一阵痛恨。

  也罢,就让你最后满足一次吧!马谡心中暗想,摆摆手让他进去。

  看到爷爷没有责骂自己,马宏还以为事情解决了,心中狂喜,正想着是不是一会儿再吃点那神奇的蓝色药丸。

  不过李篆在他眼中是个障碍,反正这院子也大,藏下一两个“人”也不成问题……

  于是,马宏带着两人出了客厅,向另一栋楼走去,那里是他的卧室,里面各种工具一应俱全。

  客厅,马谡左等右等,终于把自己的救星等来了,这是一个风水术士,叫什么李天师,马家就是凭着他才能混的风生水起。

  别看人家自命天师,这可不是自大,他的确有不小的能耐,马家经历的几次大风波都是仰仗着他布下的风水局才得以消解。

  “李天师,你总算来了,我马家这次还要仰仗您老……”

  马谡没说完,李天师把手抬起,一脸凝重的四处打量,最后很严肃的问道:“今天院子里进来生人了?”

  马谡刚想摇头,不过随即想到自己孙子带进来的两个年轻人,一五一十的跟李天师说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李天师当着马谡骂马宏,这可是毫不客气,不过马谡却连一点不满都不敢升起。

  李天师带着马谡,还有一大帮保安风风火火的奔着马宏的这栋小楼而来,他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敢进自己亲自设下的风水局,不要命了?

  酷F☆匠4网正版i首V'发

  一行人冲进马宏这栋小楼的时候,马宏刚刚把药粉倒进水杯,正要给李篆两人喝下去,被撞坏了好时,他刚要骂,结果一看来人赶忙缩回了脖子。

  李天师一进门就感觉不对,四处看看,又尤为认真的看了看黛先生,皱了皱眉,一抱拳:“道友,可是来破我风水局?”

  黛先生也回了一个手势,不过不是抱拳,是一种很奇特的手势,显而易见,李天师没见过,不过却隐约知道是什么意思:“神坛起誓,我未曾插手。”

  李天师瞳孔微缩,他相信对面这个同行说的是真话,而且她也没这个能力。

  搞清楚不在这里,李天师转身就走,一行人风风火火的来,又风风火火的走,不过这么一折腾,马宏今天算是没了兴趣,只能跟着一起出去。

  最后李天师还是来到了停车场,找到了李篆他们的皮卡:“这两辆皮卡是谁的?”

  他的话让周围人听得莫名其妙:两辆,哪来的两辆啊,不就一辆么?

  但是李篆两人却心头一震,看着正坐在皮卡车里面冲着自己摆手的汉服女子,他们怎么也轻松不起来:敢情这货还真有两把刷子。

  “李天师,这,这分明是一辆车,您……”马谡好意上前提醒,不料李天师沉默片刻后脸色大变,转身,抬脚就跑。

  他跑的很快,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而汉服女子也没要追的意思,从那辆车下来,上了李篆他们那辆,不过,车门没开就上去了,再一次刺激了李篆。

  本来只是有些发阴的天,却突然吹起了风,皮卡车上的遮光布被吹掉了,上面那口朱红色的棺材就这么裸露在众人面前。

  “这……”马谡有些忌惮,他跟李天师打交道最多,对这种事情颇有了解。

  不过没等众人反应过来,远处传来一声凄惨的哀嚎,听声音,明显就是李天师的。

  “跑,跑!”

  马谡脸色大变,迈开腿就跑,完全看不出是个老人,比自己孙子跑的还快!

  “这是……”黛先生看向汉服女子,汉服女子点点头,没说话,只是笑着看向李篆,还是那么有兴趣。

  李篆还想问是怎么回事,结果黛先生直接捂住了他的眼睛:“接下来的事情,你还是不知道为妙。”

  但是男人的好奇心一上来堪比女人八卦,李篆还就不信邪了,哥连孤坟那的事情都经历过了,还怕什么!

  不过,下一秒,他后悔了。

  只见自己那辆皮卡上的棺材居然开始都懂,棺材在慢慢地打开,从里面弹出一只,不,两只,也不对,是好多只手!

  这些手明显都是女孩子的,手指白皙修长,只不过,它们都是断肢!

  “嘻嘻嘻……”

  “哈哈哈……”

  “呜呜呜……”

  棺材里面还传来了好多女孩子的哭声、笑声、哀嚎声,听着就瘆人,刚跑出去没多远的马谡爷孙直接腿软了,倒在地上惊恐万分却又动弹不得。

  李篆脸色苍白的把头搭载了黛先生的肩膀上,不过黛先生没介意,因为她也不好受,也受到了很大惊吓。

  即便是她这种经常遭遇这种事情的人都被吓成这样,更别说李篆这个普通人了。

  看着马宏被几只断手慢慢拖向棺材,黛先生终于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活尸死棺,果真名不虚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