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挺精明的一个人,今天愣是智商受挫,三番五次的犯错,连李篆自己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之前明明记得这辆车不存在的,怎么这会儿还想着上车?

  经过黛先生的指点,李篆知道自己今天有些不对路,乖乖的跟着她下山,没敢多嘴。

  本来没察觉,不过走着走着李篆发现不对,询问的看向黛先生。

  黛先生点点头:“你猜的没错,我们的确走的不是一条路,放心走,这也是一条下山的路。”

  两人继续走,不一会儿,前面出现了一辆和和刚刚那辆一模一样的皮卡车,车厢被一块布蒙着。

  这回李篆没敢上车,不过黛先生却率先上车,招呼着李篆也上来,她开车,两人一路下山。

  李篆很好奇这辆车是怎么回事,他知道这不会是别人遗留在这里的,毕竟钥匙都没拔,而且真要是别人遗留的黛先生也一定不会擅自开走,想必和那女子有关。

  但是他没有问,因为他知道自己问了也不懂,这种事情,玄之又玄,作为一个普通人,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以免一个不注意就被卷进什么风波之中。

  不过他不问不代表黛先生就不讲,这条山路貌似比来时的山路要长很多,车子开了十分钟也没下山,黛先生首先开了话题。

  “怎么,你就不想问问今天的事情?”

  李篆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黛先生摇摇头,轻声道:“你呀,也不知道是走运还是不走运,居然碰上这种事情。”

  接下来的谈话让李篆明白了一些事情,简言之,自己这也算是撞邪了,不过不是一般的撞邪,而是被“人”找上门了。

  倒不是说他做了什么亏心事,而是人家正愁没人帮忙,就碰见他了,于是就有了街上那辆皮卡拉朱红棺材的一幕。

  至于网页上的委托,戴先生说这里面应该还有人在捣鬼,不过主导的,不是人!

  当李篆问起那口棺材到底是怎么回事,黛先生沉默了一会儿。

  “孤坟变成了庭院,可以说是鬼打墙,虽然大白天遇见有些奇怪,但是我也不是没见过,至于那口棺材,我也不清楚,不过……”

  “不过什么?”李篆赶忙问道。

  “如果之后的行程中,那个女人想要打开棺材,你想都不要想,一个字,跑!”

  看到李篆一脸为难的样子,黛先生指责他没骨气:“你怕什么,不就是一个穿着汉服的姑娘吗,至于么?”

  “呃,穿着汉服,在荒山里的姑娘,貌似不能算姑娘!”

  “好吧好吧,她充其量就一小角色,你一个火气旺盛的小伙子怕什么,我敢打赌,她都不敢近你的身!”

  李篆没说什么,回头从车窗好奇的看向身后,刚才上车前忘记看车上装的是什么东西了。

  “我劝你别看,免得瘆得慌。”

  “我,我不怕!”李篆属于煮熟的鸭子,就剩下嘴硬。

  黛先生没有理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车速加快,让风把遮阳布吹开一点,好让李篆看得清楚。

  或许黛先生是出于好意,或许是别有用心,总之李篆看清了车上的东西,整个人猛地向前坐,恨不得离车厢远一点才好。

  车上的,居然是那口朱红色的棺材!

  现在李篆已经搞不清楚到底有几口棺材了,那天晚上看到一口,“祠堂”里一口,现在这辆车上还有一口!

  “黛、黛先生,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再仔细的给我解释一下吧。”

  “好吧,那我就说说的我的猜想。”黛先生本来只是一个猜想,在尚未得到证实之前并不想说,不过李篆既然问了,说了也无妨。

  “棺材是用来装什么的你知道吧?”

  李篆点头。

  “其实,对于棺材真正的作用,还有一种说法,那就是封尸,多数的诈尸都是在开棺时发生的,而且,就没有棺中诈尸的先例!”

  李篆愕然,他倒真的没听说过这种说法,不过仔细想想也对,影视剧中不都是开棺的时候诈尸么。

  而且就算在棺材里诈尸也多是棺材遭到了破坏,然后某某牛叉人物就重返人间,开始一部恐怖电影的铺垫。

  紧接着,李篆又问了那女人为什么一定要跟着走,而且之前让自己看见棺材是几个意思,就不怕吓跑自己吗?

  她就算是正常下单自己也肯定会来,那非要自己看见那辆皮卡车是何用意?

  黛先生考虑了一下:“我猜测,是魂棺,顾名思义,装的不是尸体,是魂!”

  李篆把头狠狠地撞在了窗户上:自己一定是做梦还没醒,老子前几个月还是一个唯物主义的五四青年呢,怎么这会儿感觉掉进了封建迷信堆里!

  两人按照这辆车上的导航仪开,不一会儿就下了山,并且上了通往临省的高速。

  高速路口,李篆突然指着前面,想要喊叫却喊不出来,黛先生也是紧紧地盯着前面:是那个女人,她正开着和自己这辆一模一样的车,而且还停在路边想自己这里招手。

  看着和自己并排行驶而且一模一样的皮卡,李篆简直怀疑自己眼花了,忙拿出手机,摄像头对准那辆车。

  果然,屏幕中空无一物!

  怪就怪在其他车仿佛都能看见旁边这辆皮卡一样,纷纷避让,但是他们又没按喇叭,明显不像是看见有车。

  看到李篆目瞪口呆的样子,而且还转头看向自己,黛先生也是苦笑:“我承认自己在这一行或许挺有名气,但我也不是什么都懂!”

  李篆耸耸肩,颤抖着拨通了家里的电话,那边是母亲接的电话,上来就问唐糖,反正事情已经定了下来,李篆也就按照实际说。

  不过他最终的目的是让母亲给奶奶捎个话,让她帮自己掐算一下,是不是有什么灾祸。

  #酷7《匠:网永'T久●}免O~费Q看◇W小.o说//

  这边,李篆还在和母亲绕来绕去,寻找切入正题的机会,那边,黛先生趁着旁边那辆皮卡加速的时机看了看它的后车厢。

  尽管掩饰的很好,但黛先生还是能够清楚地知道,那,就是祠堂里的那口朱红棺材!

  无意间看到那口棺材上的字,那是刚刚在祠堂时所没有的,看痕迹明显是新刻的,黛先生柳眉紧蹙,用手机发出了一个短信。

  发完短信,黛先生的眉头渐渐舒缓,心中仿佛已经有了安排,喃喃道:“呵呵,还真是个不得了的家伙,无往事务所?这可是个禁忌的委托,就看你吃不吃得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