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篆刚回身要跑就被黛先生拽住,她的表情很淡定,看得李篆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你牛掰可以,但是这种情况你还能笑的出来是几个意思?

  “别急着跑,不会有危险的,相信我,用肉眼看,不要用电子设备。”黛先生说完就径直走向院子,经过那辆皮卡的时候还拍了拍车身,脸上满是赞赏的神色。

  “豁出去了,舍命陪君子!”李篆本来想喊住黛先生,大不了这单委托不做了,但是黛先生已经进了院子,只能跺跺脚,从腰后抽出临行前拿的作战匕首,硬着头皮跟上。

  这是一间颇具南方建筑特色的农家小院,四周是一米多的围墙,发黑的门板正半掩着,黛先生也没打招呼,直接推门进去。

  李篆紧跟着进去,进去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观察四周:没什么特别的,表面上看就是一家普通的农户,唯一奇怪的就是没有家禽一类的。

  “有人吗?”四下望去,没有见到人影,正对着大门的是一间客厅,客厅门也开着,向里面望去,还是没人,李篆索性喊了一声。

  不过话音刚落,黛先生就回头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李篆也臊得满脸通红:刚才手机里面看的是什么,自己清清楚楚,那怎么这会儿还问有没有人?

  或许是看出了李篆的尴尬与胆怯,戴先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居然凑过来神秘兮兮的说道:“有没有人,这个不好说,不过其他东西嘛……”

  李篆听得毛骨悚然,北方人对于“东西”二字特别敏感,尤其是乡下人,对脏东西三个字更是讳莫如深,仿佛只要提起就会不吉利。

  院子十分简单,想要继续往里走就只能进入客厅,从客厅到后头去。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客厅,迈过高高的门槛,从客厅走到了后头,估算了一下这个校园的面积,还有建筑风格,李篆觉得这就算是一家农户,也绝对不简单。

  你见谁家农户住的地方都快赶上徽商商会了?

  “吱呀……”

  一阵让人发酸的摩擦声从身后传入耳中,仿佛某扇许久未开的门突然打开,吓得李篆魂都飞了,手中的匕首下意识握紧,转身望去。

  本来黛先生是在他身前,不过这会儿,两人的前后位置已经对换了一下,李篆转身正看见面对着自己的一袭白衣。

  5L酷}匠网正O版e◎首xJ发7

  是个女人,呃,暂且认为是人吧,李篆是这么安慰自己的,因为对方看上去没有恶意。

  “呵呵,你们来啦?”

  女生从那间房子中款款而来,不过身上穿的却不是现代服装,有些像汉服,朴素典雅。

  李篆本来还被女人这身打扮冲击的愣住,不过考虑到对方是人的可能性很低后,立刻跳到了戴先生身后。

  按理说,他一个大男生应该保护黛先生,应该站在女孩子身前,不过,术业有专攻,对付这种事情,黛先生才是真男人!

  “不知找我们来,所为何事?”黛先生面不改色,很从容的问道。

  女子见黛先生说话,脸上平易近人的微笑变得凝重,甚至有些忌惮的莲步轻移,向后退了几小步。

  双方就这样互相对视,沉默了许久,女子首先开口:“跟我来。”

  说完转身就走,黛先生想也不想,抬脚跟上,李篆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这是个愣货!

  在他眼里,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认知,已经属于另一个世界了,应该跟自己勿怪才对,大不了那十万块不要了!

  不过有一个黛先生跟着走了,自己也只能再次舍命陪君子,上一次就是陪着她踏进这座小院。

  李篆觉得自己走了好久,恍惚间甚至觉得自己还经过了一方大池塘,水面上莲花盛开,水中是无数锦鲤。

  不过这一切李篆都不确定,他只知道自己走着走着就仿佛睡着了,直到女子说话自己才醒过来。

  “就是这里,跟我进来吧,还要麻烦你们跑一趟。”

  女人在另一个房间前面停了下来,房门上着锁,看到那把锁,李篆眼珠子没瞪出来:这还是古时候的锁?!

  黛先生在女子开锁的时候终于打破了一直淡然的神色,皱起了眉头,手指快速的捏动,李篆知道这是在掐算着什么。

  李篆的奶奶在老家那边也算是颇有名气,他从小就对自己奶奶五指一掐就知道某某有什么“病”的本事很好奇。

  这把锁仿佛并不太好开,或者说开这把锁要遵守什么规矩,女子居然把钥匙放在掌心,双手合十,不知说着什么,半天也没正式开锁。

  趁着空当,李篆抬起头打量这间房子,觉得这间房子很大,貌似整个一排都是这一间,看一看这房间的高度,一个念头猛然升起:祠堂!

  南方,在某些大户人家家里还是有着祠堂的存在的,而且祠堂的作用有增无减。

  一想到里面放着一张桌案,上面摆放着无数牌位,李篆觉得后背更凉了,刚想拉着黛先生离开,女子却已经把门打开。

  出乎李篆意料,里面没有桌案,可以说什么都没有,三人走进去,女子关上门,拉开了一侧的遮挡。

  “我去……”李篆被这遮挡布后面的东西吓得直跳脚:这不就是那天晚上看到的朱红棺材么!

  黛先生没说话,只是看向女子,汉服女子被李篆受惊的样子逗得抿嘴一乐,长袖飘飘的样子还真的很像大家闺秀。

  “拜托你们陪我走一趟了,把它送到临省即可,钱我在上路的时候就会转给你,到了地方付双倍,安全回来,三倍!”

  女子的话听的李篆咋舌:还真大方!

  “呵呵,我们说的是阳币,对吧?”黛先生一句话点题,把李篆吓得又是一波冷汗。

  女子笑着点头,然后把遮挡布重新拉上,带着两人出去,把门重新上锁。

  之后又是重复来时的感觉,不过李篆总感觉和来时走的不是一条路,女子最终把他们送出了小院,自己却没有跨出半步。

  “那个,不是说今天启程吗,我们还没搬那个,那个棺材,怎么走?”

  看到女子把自己两人送到了门外,尽管李篆巴不得立刻离开,连买卖都不做了,不过还是嘴欠的问了一句。

  女子只是摇头微笑,轻轻关上了门板:“你们开车按照路线走,我在山下等你们。”

  “呃,什么情况?”李篆诧异的问道,抬脚还想上门外停着的这辆皮卡车。

  黛先生拽着李篆的衣领,把他拽住:“跟我走,别冒冒失失的,这辆车你也敢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