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控中,李篆看到了自己的表现,和自己预想的一样,看向街道,然后被那口棺材吓得够呛。

  不过,现实中,他的表情比屏幕中更惊恐,因为,监控中根本就没有皮卡车!自己是望着空荡荡的街道在吃惊!

  “这,这是怎么回事……”李篆求助一样望向这个都市丽人黛先生。

  沐放也是皱起了眉头,还跟店主交涉,把这段视频拷贝了一份,三人回了事务所。

  “你不用急,也不用害怕,我知道你这个事务所的性质,这趟委托,我陪你走一趟!”黛先生看着一脸焦急的两人,主动开口。

  “这,麻烦你了!”李篆本来还想客气一句,不过想到这件事就毛骨悚然,最终还是让这位黛先生帮忙,同时对沐放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现在想一想戴先生的表现,自己刚刚接的单子明显就是和这监控有关,如果不是沐放介绍,自己恐怕就会跟委托人自驾去了临省,到时候会发生什么,简直不可想象!

  “咳咳,那个,黛先生,您今晚住在哪里?”王权询问道,李篆这才听出言外之意:这个黛先生不是本地人,好像是为了自己的事情特地赶回来的。

  “呵呵,我是刚刚才到这里,还没来得及找一个住处。”黛先生微笑着答道,李篆脑补着印象中的白胡子,觉得大煞风景。

  “正巧,我这里刚刚装修完,黛先生要是不嫌弃,不如现在我这里住一天,我们明天去找委托人,算上行程,估计两天后就能回来了。”

  李篆的表现让沐放很满意,不用自己更多的暗示就能理解自己的意思,孺子可教。

  黛先生也没推脱,道谢之后就进了事务所,李篆和唐糖她们陪着黛先生坐在了额外准备的一桌饭菜前面。

  因为是主人,李篆他们之前理所应当要招呼客人,所以基本没吃上什么,像李篆还好,至少人到齐之后还做着吃了一会儿,但是唐糖几个女孩子可是一直在后厨忙着呢。

  这不,唐糖刚上桌就嚷嚷着饿死了,筷子不停地在各个盘子里面飞舞,小嘴忙着呢。

  “你慢点吃,给你水。”桌子下面,李篆轻轻地踢了唐糖一下,眼神示意她还有外人在呢。

  本来唐糖这个小迷糊没注意数人数,注意力全都放在饭菜上了,李篆这么一使眼色她才发现桌子上有一个制服美女。

  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擦了擦沾着油渍的嘴角,唐糖瞬间变得文静起来,吃的比戴然然都慢,一边看着的王怀雪和沐放相视一笑。

  黛先生没说什么,也笑了笑,然后开始吃饭,吃的也很慢,其实这就是自家人吃饭跟有外人在场吃饭的区别,直接后果就是吃的香与不香。

  唐糖经过一开始的胡吃海塞已经有些饱了,其实不是真的饱,而是吃急了,很多人有过类似的经历。

  明明很饿,饭菜上桌以后飞快的吃饭,发现最后吃的并不是很多,反而是不饿的时候,慢条斯理的吃,吃的很多。

  吃饱了的唐糖坐到了李篆身边,看着仍在小口吃饭的黛先生,小嘴一撅。

  “老实交代,她是谁!”

  李篆闻到了空气中浓浓的酸味,哭笑不得:自己什么时候成了抢手货了?

  当下给唐糖解释了一下,不过棺材的事情没说,只是说黛先生是沐放介绍过来,帮忙跑一趟委托的。

  李篆这个解释还说得过去,唐糖勉强可以接受,又偷偷地看了看吃饭的黛先生,小声问道:“你看她吃饭,是不是有些怪?”

  本来他们还没注意,听到了唐糖这么一说,李篆和身边的沐放都注意到了黛先生吃饭的样子,也说不上来怎么回事,总之让人感觉她在努力克制着什么。

  沐放深知这个和李篆差不多大,但是本事却很有名头的女孩子有多重要,怕他们继续盯着黛先生会引起对方的不满。

  “行了,黛先生和我们不一样,人家不是普通人,吃饭奇怪点怎么了,做这行的,更奇怪的人多得是!”

  听到沐放说这个一身OL小诱惑制服的黛先生不是普通人,唐糖眼中燃起了熊熊八卦之火,转头看向李篆,仿佛要把这个潜在对手的一切背景都挖出来。

  李篆直接投降,表示自己也是今天刚刚接触,人家具体有什么不普通的地方自己也不知道。

  唐糖咂了咂嘴,本来还觉得可惜,不过听到李篆说这个黛先生今晚住在事务所就立刻又来了精神,一脸奸笑的跑到白凌身边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本来还在集中精力吃饭的白凌听到了唐糖的汇报立刻坐直了身子,凌厉的目光直接看向李篆,看得他后背发凉,然后又打量向了黛先生。

  看到白凌“斗志昂扬”的样子,李篆狠狠地拍了拍额头,恨不得把唐糖这个惹祸精拎到楼上直接正法!

  还在极力克制的黛先生正专心吃饭,丝毫不知道已经有人把主意打到了自己身上。

  回去的路上,沐雪晴和母亲坐在后面,沐放在前面开车。

  “都怪李篆,这下子不知道要胖多少!”摸着自己撑得有些凸起的肚子,沐雪晴和母亲撒娇抱怨,丝毫不顾及背锅的某人的想法。

  王怀雪宠溺的摸了摸自己女儿柔顺的头发,眼中满是怜爱:“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喜欢上那个臭小子了?”

  这下子连沐放都从后视镜里面往后看,沐雪晴闹了个大红脸,娇嗔道:“妈,你说什么呢,我跟李篆就是朋友啊!”

  沐放哈哈一笑,继续开车,王怀雪也笑着摇头,自己女儿在遇到李篆之前完完全全就是个宅女,具体什么情况,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不过李篆明显有唐糖做女朋友,那个丫头也挺可爱的,而且身边还有白凌和戴然然两个丫头,自己女儿貌似竞争压力很大?

  但是儿孙自有儿孙福,沐放夫妇深知这个道理,也就放开手脚,不去管它,他们对李篆有信心,相信至少不会让自己女儿上当受骗。

  *‘更0新最nX快上S酷C9匠h网v_

  很多女孩子早早地就把自己给了别人,还以为另一半也是像自己爱他一样爱自己,或者对方当时真的是很爱她,但现实是残酷的。

  人总是不容易满足,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女孩子就是去了本属于她的神秘,渐渐地,男生会变得兴趣缺缺,再加上没有婚姻的约束,所以……

  或许女孩子会说我再找男朋友也可以,但是,往往每一个伴侣都是这样,特别是之后的伴侣,你已经开了先例,后续的人也不必有什么思想负担。

  甚至会有人把这个看作一场交易,女孩子还傻傻的以为是真爱,殊不知在对方探入的一瞬间,自己已经沦为站街。

  沐放一家人回去了,事务所这边就剩下了五个人,睡觉也好安排,先让黛先生在另一个小房间睡就好,那里本来是给沐雪晴准备的。

  不过现在睡觉还早,黛先生吃过饭和李篆简单的聊了聊就坐在沙发上闭眼养神,不过聊天的时候李篆觉得她在吃饭时候的那股奇怪劲变得更加明显了。

  “今天好累,不过总算开业了,我去四楼弄点饮品上来,咱们聊天吧,然然姐,你跟我来!”

  唐糖想起了自己唯一拿得出手的饮品,跑去四楼弄了一大杯冰淇淋,说是一大杯其实已经有些小了,她是直接拿着盆上来的!

  “你吃这么多甜品,不怕长胖啊?”李篆担心自己以后把唐糖娶过门的时候会不会她已经变成了一个胖唐糖。

  “本姑娘怎么吃都不胖,一直是这个身材!”唐糖傲人的挺起胸脯,高耸的样子让白凌两人一阵惭愧。

  不过没有人注意到,一直闭目养神的黛先生从冰淇淋端上来鼻子就一直在耸动,听到唐糖说的话的时候更是眉头一跳。

  “你那不叫不胖,你那是胖到了地方,哈哈!”白凌很放肆的把手放在了唐糖的傲人之地,还捏了捏,李篆赶忙叫停。

  白凌眉头一挑,颇为不满:“干嘛干嘛,这还不是你的专属地盘呢,懂吧?哎呦,这手感,啧啧……”

  李篆被噎的说不出话。

  四人刚围着五楼小客厅的一个桌子坐下,李篆看到了仍旧在养神的黛先生,本着礼貌,他走过去问了问。

  本来以为黛先生会拒绝,谁知道自己刚开口,黛先生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你是来问我吃不吃冰淇淋的对不对?你是来问我是不是想跟你们聊天的对不对?”

  “呃……”李篆乱了,貌似黛先生一天说的话也没超过这一句?

  “我吃啊,走走走,咱们吃冰淇淋聊天去!”没等李篆反应过来,黛先生直接自顾自的坐了过去,在四人目瞪口呆中挖了一勺冰淇淋。

  “哎呀,那里我多放了奶油的,给我留点!”唐糖这个没心没肺的,也不管是不是外人,看到黛先生第一勺就挖走了自己中意的部分,叫嚷着也拿起了勺子。

  “看来以后要注意点你个小丫头,一起吃东西还敢给自己加餐!”白凌一边教训唐糖一边在加奶油的位置狠狠挖了一勺,弄得唐糖眼中隐隐泛起泪光:我的冰淇淋!

  事实证明,能打通女人内心的还有甜品,本来已经被李篆定位于高冷的黛先生,这会儿已经被白凌带去房间厮混了。

  “唉,沐叔叔,你这是给我挖了一个坑啊……”大房间里,李篆一个人欲哭无泪,搂着不明所以的小雪沉沉入睡。

  李篆只知道自己半夜被后背的一阵凉风弄醒,不用想也知道是唐糖回来了,翻个身,直接搂住,大手找对位置一探,过了过手瘾,继续睡觉。

  第二天,李篆和重新变得寡言少语的黛先生告诉三女要去邻省一趟,两天后回来,然后循着网站上的地址找了过去。

  地址是在市郊,不过这片地方是一片荒山,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李篆走在山路上面觉得后背发凉。

  走了十五分钟,总算找到了描述中的小院子,门前停着的赫然是那辆皮卡,李篆揉了揉眼睛,确定没看错,只不过不见那口棺材。

  为了弄清楚监控是怎么回事,李篆还拿出手机啊拍了相片。

  “我去!”看了看相机中的场景,李篆爆了粗口,转身就要跑:哪里有什么院子和皮卡,手机上的照片中,那里赫然是一座孤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