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李篆,你想什么,睡觉了!”

  半晌,白凌的一句话把他从思绪中拉回现实,定睛一看,他愣住了:唐糖这小脸怎么红扑扑的,还有,地上那一堆易拉罐是怎么回事?

  再一看唐糖的小手,这丫头手里正捧着一罐啤酒呢,明显不是第一罐了,还一小口一小口的品尝,合着把啤酒当作饮料喝了?

  “行了,你个小酒鬼,洗漱完去睡觉!”李篆叹了口气,扶着唐糖去了五楼的卫生间洗漱,白凌她们则去了四楼的卫生间。

  五层楼,每一层都有一个小卫生间,不过四楼的是最大的,里面有大浴缸。

  都说酒壮怂人胆,不过这句话不适用于李篆,至少今晚不适用。

  “你过来啊,怕什么啊,哈哈……”

  小脸通红的唐糖上了床就往李篆身上贴,最后把他逼到了床脚,小雪在地上歪着脑袋看自己的主人被弄得窘迫不堪。

  “你,你别过来,糖豆儿,我怕出事儿,咱们都喝了酒,我去……”没等李篆说完,唐糖居然自己脱了睡裙,直接扑了过来。

  本来那套睡裙还能遮挡一下,这么一脱唐糖那傲人的身材整个暴露在了李篆的视线之内,如此近距离、如此仔细的观察三点版的唐糖,李篆还是第一次,立刻就有了反应。

  “给我乖乖睡觉!”生怕再这样下去会出事,李篆升起狠劲,直接把唐糖抱住,压在身下,关灯,睡觉!

  “哎呀,这是什么……”唐糖感觉到腿根被顶到了,小手下滑,伸进了李篆的睡衣,一抓。

  “嗯……”

  “哦,我知道了,白姐姐跟我讲过,这是你的……哈哈”唐糖这丫头疯劲上来了,小手居然开始给李篆做特殊按摩,弄得他不断倒吸凉气。

  “嘶……”这还是头一次尝到甜头,再三纠结一下,李篆还是决定:爽一下再说!

  当下对准唐糖就吻了下去,受惊的唐糖还想抽出小手,结果藕臂直接被李篆的一只大手握住,示意她继续,至于另一只手,呵呵,在登山了已经。

  一边热吻,一边引导唐糖小手的动作,李篆感觉到怀中人的体温在不断上升,他暗骂自己一直没想到买回来点安全措施,这样今晚说不定能修成正果呢。

  半晌。

  “嗯……”李篆闷哼一声,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唐糖也收回了有些发酸的小手,局部的肌肤还觉得有些发烫。

  啤酒的酒劲不大,这会儿的唐糖已经清醒了很多,其实在中途她就已经清醒了过来,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却偏偏没想到拒绝。

  “都怪你,还不快清理一下!”唐糖锤了李篆一下,李篆嘿嘿一笑,点灯,两人做贼一样开始清理,然后心满意足的睡觉。

  “糖豆儿,其实……”

  “你给我睡觉!”

  “哦,好吧……”李篆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其实挺舒服的……”

  “你去死!”愤怒的唐糖坐起身来,拿着枕头对准李篆一阵猛拍,然后猛地钻进李篆的怀里,不让他看自己通红的小脸。

  李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不过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那股深入骨髓的滋味他还是没能忘却,可惜唐糖已经悄悄起床了,不然说什么也要再体验一次。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又是三天过去,距离沐放夫妇去国外只剩下四天,期间李篆和沐放谈了有关咖啡厅开业的事情。

  不谈不知道,李篆还真没想到沐放是一个有着很深厚封建思想的人,他居然要在咖啡厅开业那天找一个风水师来帮忙看风水。

  风水一说在港江那边很是流行,而且内地的很多世家更是信奉此道,但是李篆不太信,尽管家里也有类似的说法,不过没那么复杂,顶多是屋子不要建在乱葬岗上之类的。

  说起风水,李篆不由笑着跟沐放谈了那晚遇见拉棺材皮卡车的事情,沐放的神情在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居然变得十分严肃。

  “这样我更要给你找个先生看看!”

  “干爸,没这个必要吧,你都是成功企业家了,还信这个啊?”李篆的一席话惹来了沐放的不满。

  “小篆,不是干爸说你,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让那些什么反迷信的人去挖个坟试试,你看他敢不敢?保证是以不道德为借口推脱!”

  沐放的话让李篆陷入了深思:的确,都说迷信,但是细数生活中曾经发生的事情,掘人祖坟的事情虽然少见,但也不是没有,当事者最后貌似都没好下场……

  李篆拗不过沐放,再加上被沐放弄得信了这个说法,也就答应了。

  这三天里,事务所和咖啡厅的装饰品什么的都已经弄好,李篆眼中含泪的看着自己卡里的余额回到了解放前:十万!

  没错,前前后后,把李篆赚的一百多万花了个干净,这还是有人情在里面的因素,否则的话他那点钱根本不够。

  “终于知道为什么开店不容易了……”

  正式开业的早上,李篆仍在抱怨,三女一阵偷笑:偶尔看看这家伙愁眉不展的样子还挺有意思。

  沐放和王权王利两兄弟都回来捧场,王权还会叫那些论坛的朋友来,再做一次推广,同时还介绍一些其他朋友。

  说是介绍,其实就是让李篆收下一些名片,变相的告诉这些人,这是我的晚辈,要多关照。

  王权何尝不想自己的儿子接下这些名片,但是他不能这么做,因为他知道那样只会败坏自己的名声,坑害这些伙伴。

  既然是咖啡厅,那当然要提供餐饮,饮品方面由唐糖负责,这丫头除了早餐做得好就是能冲泡一手好饮品。

  至于主餐,当然是戴然然负责,她的手艺李篆在小兴安岭那里就尝过,没的说,买一本菜谱,西餐基本的东西都搞定了,中餐嘛,呵呵,谁来咖啡厅点中餐的……

  由于要招待这些捧场的人,所以戴然然做了拿手好菜柳根鱼,还把之前珍藏的松子等山货一并拿出,都是难得一见的山珍。

  所谓开业,也就是剪个彩,然后大家纷纷涌入小楼里面入座,吃早已经准备好的饭菜,一般来说味道平平,大家象征性的吃几口也就算了。

  不过这次不一样,刚开始还有人对每桌只有六道菜有些不满,不过强压下不满尝了第一口之后就停不下来了。

  即便是号称汇集山珍海味的星级饭店,也不会有这类纯野生的东西,来的人吃了都较好,特别是松子和柳根鱼,松子还好说,柳根鱼市面上根本没有。

  至于蘑菇之类的,野生和人工还真的在口感上差很多,这些总吃所谓山珍饭店的人一入口就知道之前多半是上当了。

  其实也谈不上上当,饭店里卖的多是南方的山珍,北方的山珍,尤其是纯野生山珍,在南方的市场还没有真正打开,进军饭店也就无从谈起。

  看着这些人吃的满意,李篆四人相视一笑,连沐放、王权和王利都暗暗对他们竖起了拇指,至于沐雪晴嘛,自从进了后厨就没出来。

  李篆回到一楼看了看那台事务所专用的电脑,现在每层楼都配有至少一台电脑。

  发现上面有一个委托,对方居然下了十万块的单,李篆读了一下要求,只是陪着对方自驾去一趟临省,这简直是送钱,想也不想就接了下来。

  一天宴席结束,大家都散了,只剩下沐放一家,说是沐放请来的大师就要到了,让他给李篆这里好好看看风水。

  “看风水?沐叔叔,你还信这个?”唐糖瞪大了眼睛,颇为好奇。

  王怀雪了解自己的丈夫,把几个女孩子拉到了自己身边,带着她们上了五楼,聊一些女人感兴趣的话题。

  对方仿佛是算准了时间,几个女人刚上楼就来了,是一名穿着OL制服的白领,简直惊掉了李篆的下巴:谁能想到这么一个都市丽人是干这行的?!

  沐放似乎把李篆的情况跟对方说过,对方只是和两人点点头,然后径直走进事务所,这里瞧瞧,那里看看,还不时地往手中的小本子上记下什么。

  半晌,对方把目标锁定了一楼的电脑,征得了李篆的同意后,查看了事务所的委托单,终于,她的眉头皱起,视线紧紧的盯着李篆刚刚接下的委托。

  “有什么不妥吗?”李篆见她的样子有些不对,试探的问了一句。

  “黛先生,这里真的有什么不妥吗?”

  听到沐放居然叫这个都市丽人黛先生,李篆内心有些别扭,不过现在纠结于到底有没有事情,也就没太在意。

  “你跟我说过,他之前在前面那条路看见了朱红色的棺材?”

  酷匠6S网◎h永久=:免Z费看小QK说

  “嗯,应该只是哪家有白事,让人送去吧,这会有什么问题吗?”沐放试探的问了一句。

  “我看到那条街对面的店铺有监控,我们去看一下!”黛先生说完转身向街对面的店铺走去,李篆和沐放赶忙跟上。

  跟超市的店主简单交涉了一下,三人查看了那天晚上的监控,好在这家店有两个监控,其中一个能够把街上的情况全都拍下来。

  “对对对,就是这个时候,你看,我手里是冷饮!”看见监控中自己从店里出来,李篆指着屏幕中的自己介绍,不过之后他的脸开始扭曲,仿佛屏幕中发生了什么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