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她哪里知道自己印象中的小房间此时已经摇身一变,有了主题?

  回到曾经的事务所,前四层已经让三女颇为兴奋,只是曾经破旧的水泥楼梯变成了半封闭的迷你旋转楼梯间就已经让她们兴奋地跑上跑下。

  走到五楼,还能继续向上,上面是加盖的六楼,但是三女更感兴趣的是这被合并成一个大房间的五层到底是什么样子。

  打开房间,依旧是木制的地板,只不过这里的地板明显已经被人擦过,闪闪发亮,和三女的眼睛遥相呼应。

  “哇哦,我喜欢!”白凌直接扑到了客厅上的地毯上。

  五层现在被改成了T字形,楼梯间上去就是一道门,门打开,是一条走廊,通完凹形的客厅,客厅两侧有一大两小三个卧室。

  “哎呀,有大卧室哦!”白凌阴阳怪气的冲着唐糖使眼色,弄得她很是尴尬,要不是怕发胖,她恨不得食言而肥,收回之前同居的话。

  这是新装修的,本来应该有些味道,不过李贵他们细心的先装修了作为卧室的五楼,也没嫌费力气,让李篆颇为感动。

  所以现在他们才可以新楼刚刚装修好就入住,要知道五楼的装修可是十几个人一起努力的结果,简直是神速,现在已经可以入住。

  一个大卧室,两个小卧室,里面都有床铺什么的,白凌和戴然然毅然决然的住进了一间小卧室,当然,戴然然是不是自愿的另说。

  客厅里,李篆站在大卧室门口,看着低着头玩衣角的唐糖:“怎么,后悔啦?”

  “没,没后悔,哼,谁后悔啦!”

  唐糖赌气般进了卧室,带起一阵香风,李篆站在门口贪婪的嗅着。

  和美女大床同眠,那是李篆前二十几年奋斗的最终梦想,今晚,终于名正言顺的实现了,以后也可以了!

  “你……唔……”

  躺在床上的唐糖刚想警告李篆别妄想有什么动作,小嘴就被封上了,好一阵热吻,整个人都没有了力气,被李篆紧紧地搂在怀里。

  “睡吧,明天还要找沐叔叔他们庆祝一下,沐叔叔他们也马上要去国外了。”

  “哦……”唐糖应了一声,扭动着身子,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甜甜睡去。

  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刚刚睁眼就看见怀中人甜美的睡相,李篆心情大好,而且新房子装修,喜上加喜,整个人爽翻天了都快。

  “糖豆儿,起床了。”

  “嗯……”唐糖揉着眼睛,藕臂用力抱住李篆,像抱一个大抱枕一样,小脸上全是满足的神色。

  “好舒服,感觉比沐姐姐的那张席梦思还好!”

  李篆刮了刮唐糖的小鼻子,大手不老实的伸到了那件睡裙里面:“改天我们买家具的时候换一张大床,到时候……”

  “才不要!”一见李篆又想给自己设坑,唐糖立刻炸了毛,推开李篆就下了床,笑着去准备早餐。

  吃过早饭,李篆把事务所的网站重新打开,他估计着距离那次论坛的扩大宣传已经到了适合的时间,这会儿也差不多该有人找上门来了,所以这一阵要养精蓄锐。

  酷.n匠《网首DY发

  做宣传就是这样,像这种事务所不要想着宣传马上就能带来效益。

  这就跟理发店一样,人家虽然看到了你的宣传,但是至少要等到人家需要理发才能给你的宣传带来回报不是,怎么可能立竿见影?

  四人把需要买的东西列好清单,然后李贵如约而至,一半是为了工钱,一半是为了帮李篆他们购置家具提供参考,装修工人,对于自己装修的效果应该配什么家具有发言权。

  在这一点上,很多人存在误区,以为装修工人只会粗劣的装修,不懂自己的审美,殊不知往往是自己的审美才导致自己房子的空间利用不充分。

  当然,如果你有钱,买得起庄园,那又另当别论。

  李贵又帮李篆他们提了一些意见,然后在李篆这里结了工钱,一共五十万,这里面包括工钱,还有他们要帮李篆购买的一些家具的钱。

  “我给沐叔叔他们打电话了,沐叔叔说他们也陪着我们选家具,在家具城那里集合!”

  唐糖兴奋的拽上了沐放一家人帮忙选家具,然后四个人打了一辆车,直奔家具城。

  其实选家具找到沐放也是李篆的主意,毕竟自己还是个年轻人,难免被人看轻,买家具的时候很容易被蒙骗之类的,有沐放这样一个派头十足的人压阵当然就不怕这类问题。

  家具城里面多是日常家居,李篆他们选完了卧室、厨房、卫浴的东西之后还想买事务所和咖啡厅的桌椅之类的,可惜总没有中意的。

  “这样吧,我有一个朋友在外地,他是经营这类东西的,我让他给你点参照,你要是看中了就直接从他那里买。”

  沐放给李篆出了个主意,一行人带领着家具城配送专车回了事务所,把四层和五层的家具之类的统统换了一遍。

  “喂,李贵大哥,你明天再来一次吧,我这里换下来的家具都给你!”换下来的旧家具李篆当然不会扔,就直接给了李贵。

  “李篆,这个聚宝盆怎么办?”白凌指着被放到角落里的陶瓷花盆问道。

  沐放一家不知道白凌口中的聚宝盆是什么意思,也没多问,不过李篆四人心知肚明,想了想,李篆打算明天挖开看看,合适的话就把里面的土块移植到一层。

  “好了,忙活了一天,我们出去吃饭吧,我和你干妈下星期就要走了,签证今天刚刚下来。”

  沐放的一句话让气氛变得有些低沉,刚刚一起在家具城逛完,这就要分开,哪里舍得。

  “这么急吗,雪姨?”唐糖不舍得抱住王怀雪的胳膊。

  “呵呵,我和你沐叔叔又不是不回来了,等你沐叔叔在那边的事情都安排稳妥我们还会回来的!”王怀雪抚摸着唐糖的小脑袋,慈爱的解释道。

  本来沐放还想请客,但是李篆坚决要自己掏腰包,毕竟这是自己装修,怎么可以让别人付钱,尽管是干亲,但是也不能这么做。

  最后就在这附近的一家烧烤店吃了一顿,虽然明知烧烤对身体有害,却还是架不住喜欢,七个人吃的很尽兴。

  吃过饭,沐放他们回了家,李篆他们回到事务所。

  “才九点啊,我们打扫一下卫生算了,趁着现在还没把家具什么的放进来,彻底打扫一下。”

  看了看时间,还早,戴然然取过上次买的工具,打算把下面的三层打扫一下,四五层已经打扫过了。

  说做就做,四个人从三楼开始打扫,由于还没摆放家具,地板上没有障碍物,打扫起来很快,只用了四十分钟就到了一楼。

  一楼有很多部分是裸露出地面的,所以打扫起来麻烦一点,一直到十点才打扫完毕。

  “好热好热……”唐糖不断抖着领口,额头上是细密的汗珠,四个人里面除了李篆好一点,三女基本上流了汗。

  李篆的眼神紧紧盯着唐糖的胸口,意图能趁着唐糖抖动领口的时候一窥内部美景。

  “哼!”

  唐糖现在可不是刚刚毕业的傻丫头,特别是接触了白凌以后,思想偶尔邪恶得很,立马明白了李篆的想法,小手紧紧地捂住胸口:“去买冷饮,不然你就睡沙发!”

  “呃……”李篆目瞪口呆:貌似这回自己真的有好多沙发可以睡……

  乖乖的去超市买了冷饮,还顺便带回来一些啤酒准备以后招待客人。

  从这家超市回到事务所要穿过一条马路,李篆过马路的时候看见一辆皮卡车驶过,目光不经意的扫过车厢,发现上面摆放着一个长条形的东西。

  好奇之下,李篆仔细看了看,这一看把他吓得够呛:那赫然是一口朱红色的棺材!

  “我去,大晚上的,别这时候拉着这种东西出来好不好……”李篆只觉得头皮发麻,后背寒毛根根竖起,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当下不敢停留,赶忙往回走。

  一路上,李篆总觉得后背发凉,直到进了事务所,把防盗门关紧才稍微心安。

  倒不是他胆子小,而是他从小就没见过丧事,人对于这种事情总是有着天生的畏惧。

  再加上老家那边对于这种事情有很多种传说,什么头七会回来之类的,根深蒂固的思想让李篆不得不怕。

  回到事务所,李篆没有提起这件事,他不想三女做噩梦,分发了甜品,和她们一边吃一边看电影,偶尔吐槽一下。

  吃过甜点,电影还没完事,好事的白凌居然挑唆着拼酒,直接把李篆刚刚放进冰箱的啤酒全部拿出来。

  唐糖不能喝酒,但是白凌坚持着一人一罐,一罐啤酒不算太多。

  “好啊,我还不知道啤酒是什么滋味呢!”出乎李篆的意料,唐糖很爽快的答应了,而且主动打开了一罐,喝了一小口,整个人都不好了。

  “真难喝……”

  “哈哈,自己开的酒,哭着也得喝完!”白凌幸灾乐祸,不过眼角的一丝狡黠让李篆怎么都觉得有阴谋。

  三女在一旁聊天,李篆佯装倾听,其实脑海里全部都是刚刚的那口棺材:朱红色的,实在是太吓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