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自认身材很好,但是自从遇见了唐糖,她每次洗澡都不自觉的照镜子,现在,看着只穿着两件小衣服的唐糖,她的内心是崩溃的。

  “哎呀,沐姐姐你干嘛……”

  刚要换上睡裙的唐糖突然被沐雪晴从后面袭了胸。

  丝毫没想到看起来跟戴然然一样文静的沐雪晴居然会有着跟白凌一样奔放的内心,唐糖此刻只觉得李篆都比这两个妹子来的安全。

  “好啦好啦,不闹了,我们睡觉。”看着嘟起小嘴的唐糖,沐雪晴撒娇的扯着她的藕臂,两人挤在了唐糖的那张床上。

  就这样,沐雪晴在唐糖“伟岸”的胸怀下度过了极度自卑的一晚。

  第二天,四人收拾了行礼,和沐雪晴一起回到了沐放这里,没等李篆放下行李,沐放就拉着他去有关部门拿相关的手续。

  “卫生手续这么快就办下来了?”

  出了审批部门的大门,李篆看着手中的卫生许可等一大堆证件,满脸的不可思议:都说职能部门办事效率差,怎么感觉都是假话?

  沐放看着这个尚显青涩的晚辈,摇着头上了车门:终究还是孩子,这里面的门道还是没摸清楚。

  上了车,李篆还看着手中的手续发呆,想了半天,终于把视线转向了开车的沐放。

  “呵呵,傻小子,总算想到我了?”

  沐放哈哈一笑,点点头,说的确是自己走了关系。

  李篆也笑着摇头:人情的国度,这么说果真一点不错!

  “沐叔叔,你送我去事务所吧,今天已经开始装修了,我去看看,给他们送颗烟递口水什么的。”

  “好。”

  两人转道去了正在施工中的事务所。

  这栋小楼也有年头了,四周都已经建起来了,当初兴建其他高楼的时候这栋楼还没显得如此破旧,也就一直没拆,不过现在看来,当初真的应该拆了。

  话又说回来,当初拆了,又哪有李篆捡便宜的事情?

  来到事务所,只见十几个汉子正赤着上身往事务所里面搬东西,原本还看得过去的小楼现在简直不堪入目:门也拆了,玻璃也砸了,墙上甚至还开了几个洞。

  看着昨晚还住得好好的房子,现在变得跟烂尾楼没区别,李篆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泛酸。

  不过说起泛酸,真正泛酸的还是沐放,你李篆才住几天,这房子是沐放从小就开始住的!

  “嘿,兄弟,你来啦!”

  正忙着往里面搬运水泥的李贵看见李篆下车,赶忙跑了过来,张嘴就是工程进展,李篆没等他说完就递了一根烟过去。

  “行了,李贵大哥,我来就是给你们打下手,你以为我是来当监工的啊,真是的!”

  听着李篆表面上像是在责怪的话,李贵心中一暖,咧开大嘴一阵傻笑:家里人,不见外!

  沐放回到国内也没什么事情,整天待在家里,他整个人都觉得要生锈了,居然脱下外衣,要去试试搬运建材,吓得李篆几人连忙把他拦住。

  其实成功人士是有其成功之道的,那便是事无等级,人无贵贱!

  尽管会有人说一些大人物就是看不起清洁工,就是看不起底层人员,但是反过来想,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这部分人的作为实在令人反感:自私贪婪。

  至于那些有着无私情怀却身处“底层”的人,如果有成功人士瞧不起这类人,那么只能说他的成功是受祖上荫庇。

  而且富不过三代这句话往往就应验在这类人身上。

  看着脱去外套就要参与到又脏又累的搬运任务中的沐放,李篆几人拦住他的同时还从心底升起一种敬佩和好感。

  “好了,干爸,你都多久不参加这种高体能劳动了,身体哪里受得了?”

  李篆把正挽着袖子、仍然想投身建筑的沐放紧紧拽住。

  “你放心吧,我在国外经常锻炼,这种活儿不在话下!”沐放甩甩胳膊,忍不住骨子里的那阵痒劲。

  他以前干过这种活儿,可以说他就是从这里起家的,现在看见这些工人手上熟悉的动作,还有空气中弥漫的熟悉气味,他想重温一下曾经奋斗的岁月。

  李贵听见李篆叫这个男人干爸,隐约察觉到一些,不过不同于女生叫一个中年男人干爸,那样多会遭到不屑。

  一个男生来到异地他乡,认了这么一个有实力的中年男人作干爸,只能说明这个男孩子有他的过人之处,有让人欣赏的地方。

  “好了,我叫你一声老弟,你就别跟我们抢生意了,你都开着好车呢,再跟我们这群农民工抢李篆兄弟的生意那还让不让我们活了?”

  李贵的话让沐放一愣,随后莞尔,同时对自己和李篆在李贵口中沦为平辈的事情也颇为无奈:“好吧,那我进去看看总行吧,我跟你说,我就是从这个起家的!”

  沐放好说歹说,最终总算是被同意进去观看,猴急的样子看的李篆在后面一阵偷笑。

  在外面看已经惨不忍睹,更别说进里面了,不过好在李贵及时拿出了装修效果图,说墙壁上的几个洞是预留出来的,准备在一层多加几个窗子。

  连着一个月,李篆和沐放每天都来事务所这里,偶尔和这帮汉子聊聊天还觉得挺有趣,特别是听这帮北方的汉子吹牛、互相拆台,更有意思。

  这栋小楼整体面积不算太大,十几个经验丰富的装修工人加班加点的干了一个月,质量没的说,效果当然也没的说。

  “李贵大哥,你们明后天有时间再过来一趟,我们结账!”

  /酷;匠网l正De版首V发;

  看着眼前焕然一新的小楼,李篆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看着这群老乡,眼里满是感激。

  “行,那我们先回去了,兄弟你看哪里有不行的再告诉我们,我们免费给你售后,哈哈!”

  李贵点点头,心安理得的结果李篆手中的最后一条烟,带着一帮兄弟上了中巴车。

  看着曾经居住过的旧楼就这样被一群农民工翻新成颇具艺术气息的主题事务所和主题咖啡厅,沐放心里很是佩服这群“没文化”的乡下人。

  “真漂亮啊!”

  屋内,看着预留出种菜的地方的一楼,李篆脑补了那些裸露在外的土地上面种满青菜后的情景:美!

  特别是吃的时候,更美!

  一层一百二十五平米,硬是被分出去五十平米做了菜园,弄得沐放哭笑不得:“说不准你这里还能开出一派装修风格呢!”

  一楼的防盗门也已经换了,接下来还需要把咖啡厅的一些器材和防盗设备弄上,天色已经不早,李篆和沐放锁上门,回了家。

  在沐放这里住了一个多月,唐糖还真的挺舍不得这个宽敞明亮的大房子,不过想到自己和李篆在那间小房子里度过的时光,还是毅然决然的上了车。

  不过小雪和毛线球跟着他们离开,弄得王怀雪母女颇为不舍,眼角甚至有了泪花,舍不得这两个毛茸茸的小家伙,弄得沐放很是无语:弄清楚主次好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