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子里面,唐糖正一脸委屈的躺在床上,大眼睛怯怯的望着李篆,双手紧紧地拽住身上的被子,仿佛那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你怎么进了我的被窝?”李篆弯腰抱起小雪,一边躲闪着它粉红色的小舌头一边问道,这几天小家伙不同意刷牙,李篆不让它亲。

  “我,我……”

  唐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小脸憋得通红。

  反观李篆,他倒是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一边靠近一边不怀好意的问道:“哦,我明白了,你是不是良心发现,认为应该履行承诺,所以就决定主动点?”

  “你,你别过来!”受到惊吓的唐糖在床上向后退了退,最后退到床边,退无可退,急的都要哭出来了,洁白如玉的小脚丫还露在外面。

  李篆最终坐在了床边,怀中抱着小雪,小狐狸学聪明了,有李篆在身边的时候就对凶器不屑一顾,它还是比较喜欢李篆抱着。

  “看你吓得那个样子,我又不会吃了你,不是早就说好的么。”

  李篆伸手在小雪的头上抓了抓,小家伙一脸享受的表情,眼睛都眯了起来,而唐糖则扁了扁嘴,一脸的不服气。

  “你们男人说的话没几句可信,尤其是这种事,还说只蹭蹭不进去呢,最后不还是出人命了,哼!”

  “呃……”李篆被唐糖的话惊掉了下巴:这丫头怎么好像接受了什么不得了的思想一样?

  看到李篆死死地盯着自己,双手仍然仅仅拽着被子的唐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也暴露了自己最近看的一些东西,忙缩了缩脖子,把小脸都缩到被子里,只留下眼睛在外面。

  “你,你这么看我干嘛?”

  “真想撬开你的小脑袋看看里面都是什么东西。”

  “怎么啦,嫌我笨啊,我才不是胸大无脑呢……”唐糖刚要抗议就又犯了错,索性整个人都缩了进去,不再露面,活像个藏在沙子下的鸵鸟。

  “去找毛线球玩,乖……”李篆把小雪送到了唐糖的卧室,让它和毛线球一起玩,自己则回了房间,看到唐糖还缩在被子里面,把被子弄得鼓起老高。

  “也让你个丫头尽一尽小女仆的本分,给我热热被窝,嘿嘿……”李篆换上了睡衣,他还不敢和唐糖有直接的肌肤接触,因为每次都会有反应,而且最终受罪的都是自己。

  找准机会,李篆扯住了被子的一块角落,那里没被唐糖压住,以此为突破口,整个人都钻了进去。

  “呃……”钻进被窝后,入手的腻滑感让李篆愣住了,为了避免一会儿再次干受罪,他下意识弹开:“糖豆儿,你的衣服呢?”

  “被,被白凌那个家伙抢去了,她就这么把我塞到了被窝里面,呜呜……”

  李篆恍然大悟:怪不得白凌出去的时候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而且手上还提着个包,原来不是为了装王伟身上的金条而特地准备的啊!

  嘿嘿,这可是方便我了。

  这下李篆也不再躲避,狠下心:一会儿受罪就受罪吧,先爽一爽!

  心中这么想着,他的大手就开始不老实,从唐糖的香肩一路延伸到了圣峰,即便是隔着一层保护也能感觉到其宏伟的规模,“你,你别乱动……”唐糖扭动了一下,她是背对这李篆,小屁股本来就顶着李篆的小腹,这一扭动感觉刚好。

  “我去……”李篆赶忙弓起了腰避免过度的接触引发更多尴尬,手上微微用力,算是警告唐糖:“你才是,老实点,别乱动!”

  唐糖脸色一红,虽然李篆及时弓起了腰,不过被顶着的感觉她还是有的,而且很明显。

  人总是贪心的,就没有真正满足的时候,李篆也不能例外,怎么可能满足于隔着一层,最终还是要试探着从边缘是不是能探进去。

  “哎呀,你弄疼我了……”

  唐糖不胜其烦,迅速的转过了身,紧紧地贴着李篆,从这个角度他不好骚扰自己。

  “喂,你这么贴着不热吗?”

  “不热,我冷着呢!”

  “你别抱这么紧……”

  “你不会把腰再弓一点啊。”

  唐糖这丫头一拗起来就属于死脑筋,李篆知道自己今天是别想让她松开了,双手在她白皙的后背上游离,找到那颗久违的扣子,认真研究了起来。

  李篆怀里的唐糖咬着嘴唇感受后背传来的感觉,心中默默祈祷千万别被解开。

  不过再笨的人也是人,不可能被一颗普通的扣子难住,况且现在又不是猴急的时候,李篆花费了五分钟,终于颤抖着把那颗扣子解开了。

  “来吧,让我帮你放松一下……”

  李篆把这件翠绿的小家伙从唐糖的身上脱了下来,经过头顶刚要放在一边,一股若即若离的香气从中散发,闻的李篆有些迷醉。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李篆总觉得这气味比任何花草的清香还要好闻,好闻到自己刚刚嗅到就舌底生津。

  晃了晃脑袋,挥去心中的燥热,李篆把手中的小东西放在一边,伸手再去摸索,当他试图探进唐糖背部的另一个凸起区域的时候,她开始了反击。

  李篆穿的是睡衣,唐糖咬着睡衣的衣襟稍微用力就解开了扣子,对准其中一点张嘴就咬。

  “哎呀……”

  “还动不动了?”

  “别,我不动了……”

  “老实的睡觉?”

  “嗯嗯……”

  感觉到那双大手放到了自己的后背让自己有一个依托,唐糖红着脸甜甜一笑,不过李篆是看不见了,他正怕唐糖再给自己一口呢。

  李篆这时候真恨,恨这两个小东西,你说男人没事长这东西干嘛,按照用进废退来说这东西不是早就应该退化了么!

  唐糖把小脸贴在李篆的胸口,脑袋拱了几下,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一边听着李篆的心跳一边进入了梦乡。

  感觉到怀中人已经睡熟,一直没睡的李篆轻手轻脚的把唐糖翻了个身,让她平躺,然后给她盖上被子。

  余光瞥到那两点粉嫩,李篆脑中又起了关于那一晚的无限遐想,然后进入了该不该偷个腥的纠结之中。

  “笨蛋,起床啦!”

  第二天,李篆感觉有人在推自己,睁眼一瞧,着装整齐的唐糖正兴奋的叫自己,好像遇到了什么喜事。

  其实还真是喜事,她今早醒来发现了自己的睡姿被人摆过,而且身体也没感觉有什么怪异,心中挺温暖:至少在自己没设防的时候这个男生没有趁机占便宜。

  相比于唐糖,李篆的心里是无限悔恨:昨晚真尼玛纠结?纠结个屁啊,纠结到自己睡着了,还用得着纠结?这下好了,后悔都找不到调!

  满是悔恨的起床,本来还想去卫生间换衣服,不过转念一想,都已经同床而眠两次了,还在乎那么多干嘛,索性当着唐糖的面换上了衣服。

  唐糖也只是稍微脸红,没说什么。

  “有什么好事吗,这么高兴?”吃早饭的时候,李篆发现三女都面带喜色,不由得好奇问道。

  唐糖一拍脑袋,把早上忘记的事情说了出来。

  “哦,忘记跟你说了,李贵叔叔早上来电话了,说让咱们准备一下,他十点的时候来看看房子,准备着手装修!”

  李篆闻言嗯了一声,这可真是好事。当下加快了吃饭的速度,然后和三女一起把昨晚没弄完的图纸重新拿出来弄。

  第一层到第四层都好办,到了第五层,这里是他们的卧室,白凌觉得卧室不要太大,所以把她们的卧室缩减了一部分空间。

  p看A正版C章=&节|R上?酷{R匠,网

  这个考虑倒是很奇葩,人家巴不得自己的卧室面积大一点,市场上关于卧室面积的计算可谓是精确到了厘米,这位倒好,宁可小一点。

  “唐糖,你呢,你的卧室怎么设计,咱们把厨房什么的都挪到四楼以后空间会变大一些。”李篆给白凌她们做了个记录,又问了唐糖的想法。

  唐糖的脸色变得很奇怪,支支吾吾也没说出来什么,突然在她和李篆的卧室上面画了个大圈后就红着脸跑了回去。

  “呃,什么意思?”李篆望向同样一脸莫名其妙的白凌两人,脸上是大写的懵逼。

  “唐糖,你是什么意思啊,我们不明白,你出来说一下啊,这一旦装修好了可就不好更改了啊!”李篆朝着唐糖的房间喊了一句。

  半晌,唐糖的房门打开一条缝隙,小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呼了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我们,我们同居吧!”

  说完就又缩了回去,仿佛之前打足的勇气都白废了一样。

  “呃……”李篆愣在了当场,白凌两人诧异的看向他,他昨晚是怎么睡得她们知道的一清二楚,只不过没想到居然无意间促成了这种事情。

  “哎呀,失算失算,早知道本姑娘就先睡了唐糖那个丫头,这下子便宜了你这个小子,头痛!”

  白凌一副追悔莫及的样子,然后和戴然然一起进了唐糖的房间。

  李篆没有什么反应,脑海中满是唐糖的那句话。

  “我们同居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