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权在回来的路上给李篆去了一通电话,把王伟做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他了解李篆,知道这个晚辈不会有过激的反应,即便是有不满也会看在自己的面子上隐忍过去,但是白凌和戴然然他就不了解了,他想让李篆做中间的说和人。

  只不过电话打得时机十分不巧,李篆他们正在研究那五张图纸呢,本来王权意图让李篆做一个缓冲的想法失败了,三女直接听到了这件事。

  唐糖没什么想法,紧张兮兮的问李篆是不是真的走光了,李篆摇摇头,说那天白凌发现的及时,打扫的时候三女又很小心,所以都是一些无伤大雅的相片。

  但是白凌这边炸了,她可是有着资深女王经验的妹子,束着清爽干练的单马尾,双鬓留着两缕秀发。

  “混账,姑奶奶要踢爆他的蛋!”小脾气上来的白凌差点就要摔手机,结果被李篆急忙阻止:开玩笑,别浪费钱好不好,再者说这也不是你的,要摔摔你自己的去!

  “干什么,我就看看,瞧你小气的样!”白凌横了李篆一眼,把手机抢了过去,和唐糖她们一起看帖子上的照片。

  现实粗略的翻了翻,主要验证是否有走光图片,看了半天,几人松了一口气,李篆还打算拿过手机,结果这三位居然对王伟的摄影技术品头论足起来。

  “哎呀,我这张的光线不太好,真是的,那个家伙的拍照水平行不行啊?”

  看了半天,白凌突然冒了这么一句,就连唐糖都嘟着小嘴,不时地拿起小镜子照着自己看,似乎是在找什么不足之处。

  “哼,都怪你,我就说我那天该换个头型的,你非不让,你看看,多难看!”唐糖嘟着小嘴埋怨了一句。

  三女都是一副恨不得重新照一次的表情,也不知道她们到底对照片有多在意。

  李篆哭笑不得:我这还担心这担心那的呢,合着您几位还有心情评论人家的拍照技术?

  “拜托,你们看看下面搭配的文字好不好?”

  “哦……”

  F酷L¤匠网L唯J一@正}+版,h其Qx他}z都是#-盗版`

  应了一声,她们继续看每张相片下配的文字,三张小脸越看越阴沉,眼见不好的李篆赶忙把手机再次抢了回来:这次是真的会摔手机的!

  白凌换下室内拖鞋就要出去,李篆问她干嘛去。

  “我去拿菜刀!”

  “我去打车,然然姐快换衣服!”唐糖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看她的样子似乎是还压根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呢,纯粹在凑热闹。

  “……”戴然然一脸茫然,求助的看向李篆。

  李篆这边好不容易安抚下了三女,其实主要是安抚白凌,戴然然脾气最好,基本没什么主见,属于逆来顺受,唐糖虽然调皮了一点,但是在正事上还是很听李篆的话。

  “小篆,怎么样,丫头们没生气吧?”

  还在赶来的路上的王权打了个电话,身边坐着王利,后面是已经肿成猪头的王伟,父子两个都竖着耳朵听电话里的回应。

  李篆苦笑了一声,看着好不容易才安抚下来的白凌,她正满面寒霜的盯着自己的手机。

  “那个,王叔叔,您一回来的时候护着点王伟吧,白凌的脾气我想您应该了解。”

  王权闻言忍不住回头瞪了王伟一眼,说了一声知道,然后又问了问具体情况。

  “其他的倒是没什么,就是白凌对于那些胡编乱造的东西很生气,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把家里所有的菜刀水果刀都收起来了,不会有什么危险……”

  “呃……,好吧,我们这就过去。”王权心中无力吐槽自己这个废物侄子,狠狠地踩了一下油门,车子加速前往事务所。

  “糖豆儿,然然,一会儿王叔叔他们来的时候你们两个注意点白凌,我看她情绪有些不对……”

  把唐糖两人拽到外面,李篆跟她们嘱咐了一句。

  她们虽然心里别扭,不过看到李篆为难的样子也很乐意帮忙,点了点头。

  “其实白凌她也不全是因为这件事,主要是她高中的时候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后来还把那个男生打得骨折,所以……”

  戴然然替白凌解释了一句,李篆两人这才知道为什么平时谈起正事都很干练的白凌这次会有这种反应。

  “好吧,这次也算是为难她了,唉……”

  李篆叹了口气,看了看手表,准备下楼去接王权他们。

  王权下车的时候看向李篆满脸愧疚,不过李篆还好,对于那三个女孩,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想起前几天烈日炎炎,让这三个姑娘跟着在仓库那边帮忙,爱美是女人的天性,而对于爱美的女人来说,烈日是天敌。

  不过唐糖三人仍旧顶着烈日和高温在那里帮忙,白皙的皮肤有些都被晒伤了。

  “小篆,这次是叔叔对不起你……”

  “王叔叔,您别这么说,也没造成太恶劣的影响不是?”面对王权很正式的道歉,李篆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道歉是应该的,毕竟女孩子嘛,在这种事上很看重脸面,但是道歉的人绝对不该是王权,而且李篆觉得让一个长辈给自己道歉也实在有失分寸。

  带着三人上楼,李篆注意到王伟的后背有些凸起,结合到他皮青脸肿的样子,他还以为是肿了,也就没太在意。

  “哼,还不给人家道歉!”

  五楼,室内,看着一脸不善的三女,尤其是白凌,王利赶忙给了王伟一脚,怒喝一声。

  “对,对不起,我不该偷拍,不该把这些照片随便上传,更不该胡编乱造一些子虚乌有的东西……”

  王伟哆嗦着道歉,他这次在家里是真的被王利打怕了,从小到大,他还从没见过父亲这么凶的样子,而且往常刀子嘴豆腐心的叔叔也没出言劝解。

  “好了好了,白凌,咱们也没太大损失,无非是让那些宅男有一个撸的对象,虽然挺恶心,但是忍一忍就过去了,而且王叔叔已经让人删帖了,你就原谅他吧,”

  白凌瞪了李篆一眼,仿佛在责怪他胳膊肘向外拐。

  “哼,算你运气好,再有下次,姑奶奶让你直接获得服侍皇帝的资格,送你进宫!”白凌哼了一声,转身进了李篆的房间。

  李篆心中暗叫不好,刚刚才布置完房间,就等着唐糖了,现在白凌却进去了,这是要出事的节奏!

  不过眼下哪头轻哪头重李篆还是清楚的,招呼着一脸尴尬的王权三人坐下,为了避免白凌在自己房间发飙,眼神示意唐糖两人也跟着进去。

  “小篆,这件事真的对不住,是我教子无方……”刚坐下,王利就真诚的道歉,他还是有良心的,李篆刚刚帮自己一个大忙,结果这个败家孩子回头就给人家一刀。

  “王利叔叔,事情都过去了,咱们也别计较那么多了。”李篆很宽和的一笑,拿起茶杯给他们倒水。

  王权给王利使眼色,会意的王利给王伟使眼色,不过王伟一脸为难,王利叹了口气,脸色阴沉的走到他身边,把他拽起来,直接把上衣去掉。

  “王叔叔,你们这是……”

  李篆有些懵逼:献身的节奏吗,说实话,王伟长得不错,关键哥们儿是直的啊!

  不过等王伟转过去把后背露出来的时候李篆有些明白了,他的后背上绑着四块金条,看大小应该得有百八十万的。

  “小篆,你这栋楼装修的建材叔叔我包了,再加上这四根,希望你能原谅这个不成器的家伙!”

  王利说明了来意,说完就和王权一起看向李篆。

  “这个,王叔叔,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不是说了这件事就过去了么,再说我刚刚从您那里赚了一笔,怎么能收下这么重的礼呢!”

  王权摇摇头,示意王利解释。

  王利笑了笑,解释道:“其实,我把建材送到之后又收到了一点回扣,这四根金条就是一部分而已,你就收下吧,没有你帮忙别说回扣了,我还得把自己搭进去呢!”

  面对四根明晃晃的金条,要说李篆没动心那是假的,就算是账户里的两百多万也没有这四根家伙来的更有冲击,尽管两百万已经足够买更多的金条。

  不过李篆还有些腼腆,不好意思就这么收下,这也是白凌经常说他傻的原因。

  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卧室的门开了,白凌从里面走出来,替他做了决定:直接拿走。

  “磨磨唧唧的,人家给你你就拿呗!”

  把四根金条从王伟身上拿下来装进了一个包,白凌拿着还有些吃力,不过看得出来,她的脚步挺轻快的,后面跟着戴然然。

  和王权他们又聊了几句,期间还把建材的事情定了下来,李篆坚持购买,最终王利象征性的收了一些,然后就告辞了,毕竟时间也不早了。

  送走王权三人,李篆回到五楼,觉得不对:怎么没见到唐糖出来?

  觉得奇怪的李篆认真回想了一下,的确没看见唐糖跟着出来,起身走向自己的卧室,推开门,他傻眼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