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是这次从老家来的农民工的一个,在农村,想要学诸如泥瓦匠一类的手艺都要认个师傅,不然没人带你入门等你摸索到门路人家拜师的已经出师了。

  这个年轻人是木工,他的父亲就是木工,得到了父亲的真传,手上功夫虽说比不过那些有着丰富工作经验的老木工,但是比起同龄人来绝对绰绰有余。

  因为出色的手艺,他在同龄人中还颇有威望的,而且长相颇为出众,平时勾搭饭店服务员什么的都是他带头。

  这次来到H市,本以为赚一笔钱就是大喜,没想到在工地上居然碰见了如此对口味的美女,虽然之前上职高的时候也经常和学校的萝莉约,不过那些都是堪比公交车的存在,也只有远远看着才有萝莉范儿,一张嘴全露馅了。

  “嗨,唐糖!”

  他从远处走过来,和唐糖打了个招呼,别问他怎么知道唐糖的名字的,他第一天就看中了唐糖,五天时间要是还没和她搭讪的话那他也不用混了。

  唐糖“啊”了一声,仿佛被吓到了一样,也和他打了声招呼,然后怯怯的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想到我这一会去有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所以想留个联系方式,怎么样?”

  上来就要联系方式,这,有点过于直接啊,直接到唐糖的小脑袋回不过弯来,直接短路了,还是白凌捅了捅她这丫头才反应过来。

  “啊,啊?联系方式啊,这个,我,我没有……”

  戴然然和白凌一拍额头:这个笨蛋。

  一旁看热闹的李篆在唐糖窘迫和求助的目光下笑的仍然开心:都什么时候了,你说你没有联系方式,骗谁呢?

  年轻人当然也不是傻子,他在同龄人中是出了名的情商高,当下明白了唐糖的意思,不过身后这么多人看着呢,怎么能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还不让人笑死?

  “哦,没关系没关系,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回头联系我!”年轻人不死心,拿出一张纸,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然后冲着三女一笑,回到了人群里。

  回到人群中的他本以为会收获同龄人佩服的目光以及无数拇指,谁知道刚回去就看到一脸阴沉老段,没等开口就是一巴掌打在脑袋上。

  “你干什么啊,段叔!”

  大家都是老乡,多少都沾亲带故的,年轻人叫老段一声段叔也是正常。

  “干什么?你小子脑袋长在下面的啊,人家姑娘能看上你啊,竟给我惹麻烦!”

  “怎么看不上我了,我哪里差了,再说我父母一直都张罗给我找对象您又不是不知道!”

  老段无奈,只能先和李篆他们挥手道别,带着这群年轻人上车,上车之后他又找到了这个自己按辈分要叫一声侄子的年轻人。

  年轻人这会儿正咋一群人的围观下满怀期待的看着自己的手机呢,期待着唐糖会给自己打电话。

  “段叔。”大家看到领头的老段叔来了,纷纷打招呼。

  “嗯。”老段点点头,把年轻人叫了出去。

  “段叔,你叫我什么事啊,不会还是那件事吧,哎呀,凡是都在争取,万一人家看上我了呢,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带回去多张脸面!”

  看着自己侄子眉飞色舞的样子,老段心中叹息:这个侄子哪点都好,就是好高骛远,眼光太高,平时相亲的都看不上,他能看上的又都看不上他。

  “行了,你也别想了,人家姑娘有男朋友了!”

  “有男朋友了?谁啊,我怎么看她这几天都是在工地,要是有男朋友会让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自己来工地这种地方?”

  “那人也陪着来的,你见过,还给你发钱呢!”老段没好气的说了一句,然后不理会陷入呆滞的侄子,返回了自己的车厢。

  不去说因为唐糖而陷入身上的东北小伙,目光转到车站。

  “哼,还看我笑话!我让你看,让你看!”王权的车里,唐糖赌气的嘟起小嘴,手上不停加大力气,使劲掐着李篆的软肋。

  “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下次再有任何雄性敢靠近你三米之内,我打不死他!”

  李篆上蹿下跳的求饶着,车里一片笑声,几天来的紧张气氛被冲淡了好多。

  回到事务所,简单的招待了一下王权就又剩下了他们四个,现在手头上没有事情,也终于能够把关于事务所装修的事情重新捡起来了。

  “我和然然去找那天画的图纸!”白凌两人回屋翻找那天画的五张图纸,分别对应这五层楼。

  “装修需要产权的,我们是不是征得一下沐放叔叔的同意?”唐糖怀中抱着已经认命了的毛线球,想到了这座小楼还应该算作沐放的馈赠。

  “嗯,这是当然的,虽然房子已经归到了事务所的名下,但是沐放叔叔还是有股份的嘛,而且上次沐放叔叔说帮忙弄关于股份方面的事,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提起沐放,不知怎么的,唐糖就想起了沐雪晴:“哼,我看某人是想沐姐姐了吧,还找借口!”

  李篆闻言回头,颇为惊讶的看着这个把嘴撅的老高的丫头,转身扑了过去,直接把她扑在了地上。

  “今天晚上一起睡吧,嗯,就这样。”

  “凭什么!”唐糖不甘的挥舞着小拳头,奈何李篆在她腻白的粉颈捣乱,弄得她没有力气,只能象征性的敲打李篆的后背。

  “别忘了你答应过的哦,食言而肥,会长胖的!”

  酷~匠网。@唯5f一。》正●版,其{他6m都是%盗"版/

  唐糖:“……”

  没错,那天李篆威胁着唐糖答应了自己厚颜无耻的条件,只不过中间忙碌给忘记了,现在又重新记起来,当然要讨回来。

  “好,好吧……”

  李篆闻言愉快的起身,还十分绅士的把唐糖扶起来,然后,然后就吹着口哨进屋准备了,无意间看到他拿出了几件小衣服,唐糖觉得今晚自己要三观尽毁。

  心情正好的王权正在开车前往公司的路上,结果半路接到了王利的电话,说了两句,觉得还是面谈比较好。

  “你啊,管管你那个混账儿子吧!”王权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猛打方向盘,直奔王利家而去。

  王权开车的速度很快,他要尽可能把事情控制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进了王利的家,眼前的情景让他一呆。

  只见王利手拿一根拖把杆,正教训着跪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的王伟,看样子王伟已经挨了几下了。

  王利很少管王伟,更别说打骂了,倒是让王权觉得这次的事情或许能让王利重视起王伟的管理,也不算是彻头彻尾的坏事。

  简单的了解了一下,原来王利在王伟手机中发现了三女的女仆照,仔细询问下的得知了那天事情的具体经过。

  本来这件事没什么,不就是被打了么,再说自己之前已经道过谦,人家李篆也说不在意,不过自己这个混账儿子拍了人家的照片,还私自发到了网上,这就有些过了。

  更过分的事王伟还在照片的帖子上煽风点火,说什么露水情缘,还招人编造了不少关于三女的故事。

  王权皱了皱眉,狠狠地瞪了一眼王伟,他按照王利的指引找到了王伟手机发的帖子,越看越气,最后直接把手机摔了,还给了王伟一脚。

  “人家刚刚把你从要饭堆里拽出来你就这么报答人家?!”王权怒喝,不过也没办法,只能通知论坛的朋友帮忙删帖。

  “兄弟,这个,小篆应该不会介意吧,而且你不是说他没什么背景……”王利试探的问了一句。

  王权脸色不善的看了王利一眼,冷哼一声:“小篆会不会介意我不知道,但是据我关于他对那几个女孩的关心,呵呵……”

  听到自己弟弟笑了笑,没有明说,王利心中明白,不过还是觉得李篆不会带给自己什么威胁。

  或许是明白了王利的想法,王权补充道:“你就那么确定以后都不会再有这种情况吗?刚刚好了伤疤就忘了疼?”

  王权的一番话说的王利心中直冒凉气:的确,这次要没有李篆的话自己还不被那些阴险的家伙坑害的分文不剩。

  想到这里,王利也没了底气,觉得还是尽早跟李篆解释清楚,求得他的原谅才好,毕竟在这次的事情中李篆已经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好了,小篆他的那个事务所要装修,你就按之前说的,把建材都包下来吧,也别收钱了,当做谢礼吧!”

  王利点点头,那五层小楼的建材而已,虽说也不是几万块就能下来的,但是对于他这种专门跑建材生意的人来说还真是小意思。

  “还有。”王权哼了一声:“也别只送建材了,带着你这个不争气的儿子,负金请罪去,你要是信我就去,李篆这小子以后肯定比我强!”

  王权说完就推门而去。

  听着王权的话,王利眼前一亮:比自己弟弟强?自己弟弟的人脉自己再清楚不过了,要是比他还强……

  想到这里,王利一边让王伟去换衣服一边打出了一通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