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来回回,总算到了第五天,这天是要亲眼见证最后一车建材装车,然后整支车队开往交付工地的日子。

  由于想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王利让人把所有装好的车都开到了另一个仓库里面,打算一起开过去,也出一口恶气。

  “今天我们也要过去吗?”

  洗漱过后的唐糖穿着小熊睡裙准备早餐,白凌两人还没起。

  戴然然已经回去和白凌一起睡觉了,当然,前提是所有跟棒棒有关的东西都要被李篆收回来。

  她本来是要把所有东西都扔掉的,不过白凌的底线是这些能用来“做”的东西由李篆保管,那些捆绑之类的还是要留着。

  戴然然哪里能扭得过白凌,而且李篆怎么舍得那些蕾丝以及有趣的小东西被扔掉,他还打算给唐糖试穿呢,所以两人不谋而合,就把这些罪证留了下来……

  人们都说一天之计在于晨,清晨是最能让人感受到身心愉悦、心情放松的时间,是静谧的时刻,空气清新、温度适宜,这在污染严重的都市称得上难能可贵。

  不过多数男性对此观点是持否认观点的:清晨,分明是最容易有感觉、起反应的时刻。

  针对这种观点,很多女性深恶痛绝,很多不安全的行为,往往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而且最后还破坏了自己的丁克计划。

  设置了小火模式开始熬粥,放一点点皮蛋瘦肉,既可以提供一上午的能量又不会太腻和增肥。

  唐糖又准备了一碟咸菜放在了桌子上,转身刚要走,却被李篆从身后抱住。

  “你干嘛……”

  身后突然伸出来一双大手,即便是知道这双手的主人是谁,但是唐糖还是吃了一惊,扭动着娇躯试图摆脱李篆的熊抱,不料自己的动作却让李篆变得更加猴急。

  “去我那里坐坐吧,好久没去了,小雪都想你了……”

  李篆直接抱着唐糖往自己的卧室走去,这丫头可是好久没去自己那里了,而且这几天总是梦到那天晚上自己已经完成大业……

  腾空的唐糖挥舞着小手抗议:“胡说,昨天我还抱小雪了呢!”

  这个傻丫头现在还在纠结于李篆的借口,让李篆觉得可笑的同时也更加怜爱。

  闪身进屋,李篆转身把唐糖“壁咚”在门板上,左手迅速的上锁,整个人直接贴了上去。

  “嗷呜……”一直在床上看戏的小雪叫了一声,提醒李篆自己的存在感,李篆转过身笑骂了一句,张开双臂。

  严格意义上来说,小雪它应该还算作野生的狐狸,李篆不打算把它养成纯粹的宠物,他还打算什时候带小雪去森林里面溜达溜达。

  但是现在它还小,能让它跑步不摔跤就不错了,但是要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嘛!所以李篆平时就比较注意训练它的各项能力。

  比如说现在,小雪已经能从床上主动地跳到李篆的怀里。

  一边伸手抚摸小雪一边去招呼白凌两人吃饭,白凌打开房门的时候还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一瞧就知道昨晚没做什么好事。

  “你啊,也注意点,虽说没有男人的损阳一说,但是总归对你们两个的身体不好,要注意阴阳调节。”

  李篆好意的劝说,他担心照白凌这么折腾,她们两个的身体会出现问题。

  不料人家白凌根本不领情,还出言调戏:“阴阳调节,阴我倒是看见不少,阳嘛……”

  说着还不怀好意的打量着李篆,一脸的怀疑。

  简单的吃过早饭,戴然然自告奋勇的收拾碗筷,坚决不让唐糖插手,因为白凌的原因,她不能早起准备早餐,但是收拾碗筷的任务她坚持一定要做。

  “你看看然然,贤妻良母,再看看你!”

  李篆毫不客气的出言讽刺正吊儿郎当的坐在沙发上的白凌,这沙发还是李贵前些天作为谢礼送给李篆的。

  “然然是我女朋友,帮我收拾碗筷怎么啦,然然的小衣服什么的还是我帮忙洗呢,对吧,然然?”

  白凌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只不过爆料的内容让李篆和唐糖觉得信息量好大:为什么偏偏是洗小衣服呢?

  戴然然假装没听到,自从上次在唐糖那里躲了一晚,她学会了“我听不到”这招武林绝学,看的李篆偷笑:自己的努力已经见效了,戴然然已经开始有自主想法了。

  今天是搬运的最后一天,也就还要一上午的时间所有建材都能装车完毕,然后王利请客,再请大家去那家小饭馆吃一顿饭。

  下午四点的时候这些农民工就要登上回家的火车了,他们每个人都会拿着三万块钱心满意得的回去。

  王权这几天为了王利的事情基本上都没回过公司,这是极少发生的事情,虽然他这个级别的人不在公司也无所谓,但是王权一直都是以身作则,很少离开岗位。

  乘着王权的车去了正热火朝天的仓库,王利父子正帮忙打着下手,一会儿给这个递根烟,一会儿给那个送根冰棍,生怕人家在这最后关头撂挑子。

  “我这个兄弟啊,什么都好,就是做生意有些迷糊,以前大家看在我的面子上不会让他亏太多,谁知道这次他从哪里找来这么个合作伙伴,我都不知道……”

  坐在车里,王权看着远处的王利,心中又爱又恨,总归是亲生兄弟,不管怎样都要拉一把。

  不过说完王权又自嘲的一笑:自己跟李篆这孩子说这些事情干什么,好像自己不知不觉把这个孩子当成了平辈人了。

  “王利叔叔,怎么样,还来得及吧?”明知道工期内可以完成,但是李篆还是问了一句。

  “哈哈,当然,当然行,这次多亏了你啊,不然我可是彻底栽了。”眼看着原本装满建材的仓库眼下已经快空了,王利心情大好。

  “行了,下次做生意多注意吧!”王权教训了一句,然后和几人一起给那些正搬运建材的汉子送水。

  其实原本还没办法搬运的这么快,这其中唐糖她们三个是出了不少功劳的。

  来的汉子里面很多都是和李篆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又多是单身,偶尔看见这么三个小姑娘,那荷尔蒙分泌的简直爆表,恨不得把全身的肌肉都亮出来。

  本来就有巨额工资,这会儿还有三个美女给送水送冰棍,这群小伙子们拿出了十二分的劲头,这才把工期整整提前了半天。

  中午的时候大家又在一起吃了饭,由于下午马上就要回老家,这帮汉子也没喝太多酒,期间王利还当场把他们的工资结了。

  三百万,直接打到李贵的账户,由李贵给他们发,剩下的两百万,直接打到了李篆的卡上,让他觉得发晕:自己这就身家三百万了?

  c*酷8‘匠网√:正版F~首)t发(

  不过李篆也只是小小的骄傲了一下,他知道自己这点钱不算什么,在H市买一套像样的房子,这点钱或许只够首付的。

  而且前些天聚会的时候,那些土豪开来的车哪一辆不得这个价?

  摇头苦笑,李篆挥去了这些想法,觉得自己过得开心才好,自己开这个事务所,和三女过着平淡却又有趣的生活,比那些土豪的生活有意思多了。

  吃过饭,出于感激,他们一行人还送这些农民工上火车。

  说道回去为什么坐火车,这是李贵坚持的,虽然一些农民工有意见,他们还想坐飞机:反正不花自己钱,再过过瘾又能怎么样?

  甚至有些人还说李贵收了王利的好处,把机票和火车票中间的差价吃了回扣。

  不过老段作为比李贵还德高望重的人,他是大多数人的长辈。

  他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闭了嘴:“都有点良心,自己手里的钱是谁帮忙弄来的不知道吗,我们坐上飞机拍拍屁股走了,让老李以后在老板面前怎么做人?”

  的确,李贵就是出于让王利节省的想法,而且也不乏抱有让王利以后有这种活再找自己的想法。

  而且李贵也的确收到了李篆和王利给他包的红包,不多,总共也就五万块,不过,在李贵眼里已经很多了。

  车站,唐糖三女站在一起,看着李篆他们和这群农民工告别。

  几个看起来年轻力胜的小伙子站在一起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什么,目光偶尔偷偷地瞄向三女。

  在火车开动的前十分钟,一个长得比较帅气的小伙子在其他人的注视下直直的向唐糖这边走来,看的李篆莫名其妙,唐糖更是不知所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