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八十人基本上都没坐过飞机,登机没多久就好奇的四处张望,甚至有一部分人都没有遵守安全准则,小桌板就那么放着,带子也没系上,不过空姐也没来提醒,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嘛!

  飞机开始缓慢的向跑道移动,本就狭长的机舱这么一动左摇右晃的,尤其是机翼,看起来仿佛随时会断掉,但实际上飞机还没那么脆弱。

  “喂,老黄,要不咱下去吧,我怎么看这架势是要坠机呢?”

  “说什么呢,呸呸呸,多不吉利,你讨到老婆了,老子还没尝过女人是啥滋味呢,老子怎么也得等讨到老婆再死!”

  “你不是说上次老李他们带你去了那家洗浴中心么,还说那里都是大洋马……”

  “去去去,老子没工夫跟你说话!”

  被叫做老黄的人见自己之前的谎话不攻自破,老脸一红,干脆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到了跑道,飞机停了下来,然后猛然一阵很响的噪音,众人只觉得座位在推自己,耳膜难受的紧。

  噪音是飞机启动了主发动机的原因,短时间内产生的巨大推力能够保证飞机在短短的跑道范围内加速到升空速度。

  第一次坐飞机的人都有体会,飞机起飞和降落的时候是有多不适应,现在的农民工们就是这个感受,而且没有经过太多素质教育的他们有些还破口大骂。

  空姐皱了皱眉头:农民工就是农民工,做了飞机也还是和修缮机场的那些人一样没素质。

  飞机,没有一条平整的跑道,事故发生率在百分之九十到百分之百之间……

  经过了四个小时的短暂飞行,飞机降落,这些农民工们恋恋不舍的下了飞机,在机场里还兴致勃勃的谈论飞行的感受。

  “喂,老段,这边!”在机场里面接机的是李贵和李篆两人,王权他们已经包下了一家饭馆,准备招待这些救命功臣。

  经济发展之初,很多北方人被从南方来的老板招募,前往南方打工,拿着自认为不错的工钱,却不知道自己拿到的只是应得的一半。

  在那个刚刚经历过饥荒的年代,有一份工作,弥足珍贵。

  所以很多北方人拼命的干活,就是为了发家致富,为了回家的时候能够成为受人仰慕的万元户,但事实往往是残酷的,钱赚到了,以此同时得来的还有虚弱不堪的身体。

  可以说,很多老板是踩着北方人的尸骨登上了摩天大厦,这种人即便是现在,也还有很多。

  再熟悉的乡音的环绕下,李篆有了一种回到了家的感觉,心情格外轻松,高中年代的他也对这些农民工敬而远之,毕竟他不想受到身边人异样的目光。

  但是现在,李篆已经在这群人中和他们勾肩搭背了,甚至还不顾唐糖的警告,在三道威胁的目光下抽起了烟。

  “咳咳……”李篆仅仅在小时候因为好奇偷偷地抽过烟,时隔多年,再次抽烟的他被呛到了。

  “哈哈……”前来务工的汉子们哈哈大笑,不时伸出一双大手拍李篆的后背。

  “没事,咳咳,就是呛到了,咳咳……”李篆摆摆手,招呼着他们上机场外的那两辆大巴,自己还想上去,结果刚抬脚就被唐糖拽到了王权的车上。

  “还敢抽烟了,啊?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把李篆推上车,关上车门,唐糖“凶巴巴”的表情把李篆逗乐了。

  太婴儿肥了也不好,怎么都觉得可爱,李篆认为唐糖的婴儿肥在她凶人的时候特别好玩,总忍不住去抓。

  “收拾我?嘿嘿,还等什么回去,现在就行啊……”

  在李篆不怀好意的注视下,唐糖有些后悔自己引狼入室,至少要拽着另一个人上车才对,现在这车里就他们两个。

  “你等等,我去叫……哎呀”

  唐糖一点一点的后退,意图下车,不过没等她说完就已经被李篆扑倒在车座上。

  王权这辆车的内部装饰非常好,用的是真皮沙发,坐上去十分舒服,当然,皮肤接触上也很舒服,唐糖算是感受到了。

  被李篆的咸猪手捣乱,唐糖的小衬衫整个窜到了上面,后背雪白的皮肤直接接触到了沙发。

  “不许解开扣子!”

  本来咬着牙默许了李篆动作的唐糖感受到后背的异样,很严肃的警告了一声,只可惜收到了反效果。

  “这东西怎么解开的,我擦,哪个该死的家伙设计的这种扣子!”解了半天也没弄开那颗关键的小扣子,李篆急了。

  平时看电视什么的总说男主关键时刻解不开这么一颗小小的扣子,李篆还暗笑他们笨,结果到了自己这里还不是一样解不开!

  正当他试图正面强行突入的时候,指尖已经触碰到久违的娇嫩了,一直都在注意车外动静的唐糖慌了:“别闹了,王叔叔他们来了!”

  李篆闻言一惊,抬头一看,可不是么,那些老乡已经全都上了车,王权他们正奔着自己这辆车过来呢。

  两人手忙脚乱的整理衣服,李篆的就是皱了一些,但是唐糖还要把衬衫的几颗扣子重新弄上,手忙脚乱,总算是赶在车门打开之前整理完毕。

  李贵跟着领队的老段坐的大巴,没有上来,这一车就李篆四个和王权。

  其他人没什么反应,不过白凌仿佛能嗅到某种普通人闻不到的气味一样,半路上,神神秘秘的和唐糖咬耳朵:“老实交代,你们两个在我们上来之前干嘛了?”

  “没干嘛啊,呵呵,呵呵……”唐糖干笑了两声,然后转过头去和戴然然聊天,话题天南海北的,完全不给白凌插嘴的机会。

  不过唐糖也把戴然然弄得头疼:怎么感觉自己完全跟不上这个丫头的思路,朝韩局势和韩剧有关系吗?

  为了迎合这些人的口味,王权他们特地包下了一个东北的餐馆,只有少部分的特色菜,也让他们尝个鲜。

  “喂,老李,你弄准没有,真的一星期就能赚两万多?”

  席间,老段偷偷地问了李贵一句,桌上的其他人也都竖着耳朵听着。

  李贵很享受这种被人注目的滋味,美美的喝了一口酒,坐直,清了清嗓子:“两万?实话告诉你,这次的活只要我们在五天里搬完,三百万!”

  “三百万?!”

  “没错,我们一百号人,三百万,没人三万,五天赚三万,还不甩开膀子?”李贵一席话让在座的人都跃跃欲试。

  外出打工一般来说一个月赚一万已经很不错了,一些技术工种一个月能拿一万五,像这种五天三万的活儿他们哪里见过,简直跟天上掉钱一样。

  有了李贵的保证,这些汉子都已经信了,来之前每人多少还不太有底气,要不是往返路费已经报销了的话他们真的不一定来。

  一桌的人纷纷下桌走动,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其他桌的人,不知不觉间,饭馆里的气氛变得很热烈。

  饭馆老板也是东北人,饭馆里突然变得像家里一样,各种熟悉的地方话传入耳中,让他心情大好,还免费赠送了几道小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王利直接带着这些人去了仓库那边,那里已经建了施工的彩钢房给这些人住。

  “大家先休息一晚,明天开工!”

  等这些人下车,李贵扯着嗓子吼了一句,大家伙儿也回了一声,颇有气势的样子让王利也觉得自己貌似已经渡过了这次难关。

  睡了一晚,李篆他们第二天乘着王权的车来到了仓库这边,仓库外已经停了几辆大货车,百十来号汉子正光着膀子往上面装建材。

  这笔委托怎么说也是他经手的,而且还是大单子,李篆决定每天都来打打下手,也能从侧面体现出自己很在意。

  一连三天,这帮汉子早上六点就起,吃过王利送过来的早餐就开始搬运,中午十一点到下午一点半休息,躲过最热的时候以防中暑。

  不过他们坚持着晚上做到八点,把中午浪费的时间赶回来。

  看着这群肩膀上挂着擦汗用的毛巾的汉子,有一些人的毛巾已经湿透了,但是仍然在干活,王利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小伟,你去给我弄来三台冰箱,再联系冷饮,给我24小时供应,听见了没有!”

  王伟这几天被王利时刻带在身边,而且王利也渐渐习惯着拿李篆和他相比,弄得他很气愤,不过对于王利的吩咐却不敢怠慢,忙开着车去办。

  “大家伙儿加把劲,王利叔叔去给大家弄冰棍儿了!”李篆扯着嗓子吼了一句,王利感激一笑:在这帮汉子眼中,这个小伙子说话可比自己有分量。

  “好!”大家应了一声,继续搬运。

  “最新章节上C酷匠&(网

  三天时间,建材已经搬好了大半,五天之内肯定是可以弄好的,王利现在很感激李篆,甚至已经在准备转钱,毕竟五百万不是小数目,要提前准备。

  李篆看了看车上已经装好的建材,指了指远处的高楼大厦:“就是这群或许一辈子都要住在土坯房里的人,他们的肩膀却扛起了我们的城市!”

  王权两人一愣:怎么突然感觉这小子比自己还老?

  不过转念一想,两人默然:再现代化、再美丽的城市,也是由这群糙汉子手中的砖瓦垒起来的,也是从这群汉子的肩膀上建起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