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回了事务所,王权第二次来到这里,看着这栋破旧的小楼,他也建议李篆好好装修一番。

  “呵呵,王叔叔,我正准备装修呢,前些天还在联系建材,还真没想到王利叔叔居然是大建材商,我厚脸皮从王利叔叔那以成本价买建材,可以吧?”

  李篆只是顺口一提,本来还以为王权不能做主,会打个哈哈,谁知道王权直接给王利打了电话,说李篆这里要装修,到时候他负责建材。

  “没问题,这都是小事,你问问小篆他缺不缺工人,缺的话我现在就帮忙联系!”电话那边,王利很爽快。

  “呃,王叔叔,我就是说说……”李篆有些尴尬,弄得好像自己要占便宜一样。

  “什么说说,我之前就跟他提过这件事,这对他都是小意思,不用放在心上,只要帮我这个哥哥渡过眼前这个难关就行!”

  李篆重重的点点头,带着李贵和王权上了五楼,三女已经先一步上去准备茶水。

  每层楼都是两个房间相对,中间是一个小走廊,五楼的走廊放着之前从李贵那里买来的那个大陶瓷盆,里面是当初挖回来的那个大土块。

  “你养这么一大盆草干什么,你要是想养花,回头我让王利把他那颗什么名贵兰花送过来,反正他也是用来装门面的。”

  王权对李篆养这一盆“杂草”有些费解,李贵倒是没在意,不过也乐得听听李篆的解释。

  “呵呵,王叔叔,这可不是草,这叫柠须草,是一味中药,前些天我进山就是为了它!”

  “恩?这就是你赚了一大笔的草药?”王权闻言特地走上去看了看,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也就跟着李篆进屋。

  屋内,沙发上,李篆补充了一句:“对了,王叔叔,花盆里面的土是我从山上带回来的,里面有三颗小参!”

  “参?!”

  王权和李贵吃了一惊,现在纯野生的山参不比钻石容易看到,虽然中医说野生和种植的山参药效都一样,不过嘛,真实情况大家都懂……

  “不用太吃惊,不大,就一个巴掌这么大。”李篆笑着摆摆手,当初白凌还要用那三颗小参熬汤的,结果被混混纠缠的不得不抓紧回来,也忘记了这件事。

  回来之后,唐糖觉得这三颗参挺好玩,就没让下菜,直接种上了。

  “兄弟,你不知道参的说法?”王权不懂参,但是李贵家里有亲戚之前干过采参人,对人参是有研究的。

  “说法?什么说法?”满屋子的人都被李贵吸引了过去。

  “参者,不以大小论能,能者,年也,年者,须也!”李贵这个粗人突然甩出了这么一堆之乎者也,惊掉了一地下巴。

  看着这几个人目瞪口呆的样子,李贵或许也知道这话不太符合自己的形象,老脸一红,解释了起来。

  “人参虽然不完全跟大小无关,但是真正选参是不看大小的,都是看年份,而且年份越高的人参须子越多,也就越贵!”

  李贵说着用手比划着示意:“这么大的参,如果须子少于十根,肯定就是人工养殖的,如果参很小,但是须子上二十,那简直是天价!”

  紧接着李贵又讲了一些亲戚采参的趣事,他已经给家里的熟人打了电话,估计半小时后就会有回话,他们只需要等着就行。

  王权把李贵讲的内容当作故事来听,唐糖和戴然然也是,全是为了好玩,而李篆的内心却无法平静,给白凌使了个眼色,两人走了出去。

  门外,刚刚关门,白凌就冲到了陶瓷盆那里,伸手就要开挖。

  “你干什么,唐糖刚浇完水,你看看你这一手泥巴!”李篆赶忙把疯了一样的白凌拉住。

  “干什么?挖参啊,确定一下!”白凌两只眼睛里冒着小星星。

  “行了吧,等过些天看看这三颗参移植成功了没再说,没成功就挖,成功了就养着。”

  “成功?你做梦呢吧,人参一碰要二十年才能继续长,这玩意儿矫情得很!”嘴上这么说着,白凌手上的动作却停了下来。

  两人又叽叽咕咕的说了半天,一你言我一语的回忆着那天挖土块的时候那惊鸿一瞥……

  “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见李篆两人出去,王权和李贵又在谈论男人间的事情,唐糖和戴然然也走了出来,开门就看见两人正蹲在花盆那里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嘘……”白凌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把两女拉过来,指着花盆:“你们两个记不记得那三个小家伙有多少根须子?”

  “哦,貌似很多,呃,很多?”唐糖反应了过来,原地一跳:“哇,好多!”

  “你小点声,还没确定呢,等这几天我查查关于人参的资料,再去跟李爷爷确认一下,然后我们再看看它们到底是不是……”

  李篆的提议得到了三女的支持,四人满怀期待的看了看这个大花盆一眼。

  “不行,既然有可能是聚宝盆,那就不能这样随便摆放,我看咱们还是把它搬进去吧!”唐糖像钻了钱眼一样,一个人就要去挪动花盆。

  “好了,你个财迷,我们过段时间还要装修,等装修过了我们再做打算也不迟,而且这件事我们不说也没人知道,谁还会偷一盆草……”

  李篆翻了个白眼,然后招呼着三女进屋。

  六个人又聊了一会,突然,李贵的电话响了。

  看了看来电显示,李贵咧嘴一笑:“是老家的人,这事估计成了!”

  说完,也不避嫌,直接接了电话:“喂,老段,事情怎么样?恩,联系到八十个人?问我又没有保障?有,当然有你放心,要是到了这里干不上活,你把我脑袋揪下来当球踢!”

  李贵又和电话那边闲聊了几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王权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看的李篆内心一笑:嘴上说自己兄弟不争气,实际上却这么关心,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

  “成了,老家来八十个人,算上我们这边的,有一百人,五天能弄完,我们在老家粮库干过,分量差不多!”

  有了李贵的保障,王权放心了,当下要求王权把那些人的身份证号码给他。

  “王叔叔,您要身份证号码干什么?”李篆有些好奇。

  酷》匠网s正P^版首I发、

  “能赶一点时间是一点,我干脆给他们订机票,这时候有特价机票,花不了多少,你放心。”

  知道王权是关心王利的事情,李篆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让李贵照着王权的吩咐做。

  中型机的座位有一百多,而且现在又不是节假日,北方前往南方的机票还不是太抢手,王权一个电话过去,机场方面的朋友直接订了八十张机票。

  中型机的八十张机票,这都快赶上包机了,不过包机十万可下不来,按照每张机票一千元来算,八十个人也只要八万块。

  这种团体票是可以开特*殊通道的,不用提供实体身份证,有身份证号码,再把钱交了就给票,也属于特*殊*操*作。

  L省省会,一家中型机的空姐看着对面正逐步接近的乘客,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我们看错吧,农民工大军?!我们飞机不需要拆迁重建啊!

  看着这八十个农民工,全体乘务人员都很无语,但是出于职业要求,也只能全心全意的服务。

  不是他们歧视农民工,而是有些农民工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过分,就比如说这八十人里面,至少五人在飞机地毯上吐了口水。

  不过碍于这八十人是一个团体,一旦闹起来后果可怕,所以全体乘务人员一致决定:这次航班期间,只要他们不提出炸*机,自己全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全体乘务人员以及其他普通乘客的无奈心情中,这架农民工专用机缓缓升空,飞往需要他们的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