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你就帮我一把吧!”王利哀求着:“我知道自己错了,我现在真的把这笔生意的利益都让出来了!”

  王权闻言脸色好看了一下,也不拽着李篆上车了,两人一起看向李篆,李篆则看向李贵,李贵尴尬的挠了挠头,把李篆拽到了一边。

  “兄弟,五百万啊,这笔买卖得做,不过我得从老家那边叫人来,再有百来号兄弟,五天时间,怎么也干完了!”

  听到李贵有办法,李篆眼前一亮,点点头:“我给你们分三百万做底金,完工后有奖金!”

  李贵算了一下,出五天的苦力,自己这伙人每人赚三万,怎么算都不亏,直接拍着胸脯打包票。

  “怎么样,有办法没有?”看着一脸笑容的李篆走了回来,王利知道有希望了,赶忙确定了一下。

  李篆嘿嘿一笑,用浓厚的东北腔说道:“你等着,我打电话,摇人!”

  “噗嗤……”

  在东北,摇人就是约架的意思,王权三人没懂,李贵和三女倒是会心一笑,尤其是唐糖,一直觉得李篆东北腔有意思的她乐得前仰后合。

  其实这项委托说简单也简单,不过是找到人帮忙把建材装车而已,不过说难也难,难就难在这是有人故意下套,能用的劳力都已经被雇走了。

  而且关键在于王利之前已经浪费了大部分时间,按照正常的程序和人工来算的话,这些建材也是需要半个月左右才能运完。

  所以李篆认识的这群农民工就成了稀有资源,也让他们发了一笔财。

  五天的截止日期是按照明天开始算起,而且已经预留出用卡车送往工地的时间,所以只要以后这五天里,李篆能成功地安排这些建材装车就好。

  “王利叔叔,车辆什么的你都能弄好了吧,如果在运输环节上出了问题,我这边还是要照常收钱的。”

  由于是人祸,所以李篆不得不小心,特意给王利提了个醒。

  王利满口答应,自从知道对方故意拖延自己拜托的事情后,他直接从外地叫来了一支车队,绝对可靠。

  “不过,我有个问题,作为一个成功商人,您怎么可能对合作伙伴这么信任呢,那么大的一个工程……”

  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李篆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其实他的疑问也恰恰是王权的疑问,他对于自己这个哥哥这次犯的错误也有些不敢相信,虽说王利做人糊涂一些,但是做起生意来还是挺老练的,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呢?

  本来王利是想把这件事搪塞过去的,不过既然被李篆提起了,他也就不得不说,随着他的叙述,李篆五人的脸色越来越精彩,而王权的脸色却越来越阴沉。

  “混账!”气极的王权直接给了王伟一巴掌,也不顾人家的亲生父亲就在身边站着。

  王伟被这一耳光直接打倒在地,看的王利也有些心疼,不过想起他这次惹下的货却又狠下心,甚至还打算回家再亲自教训一顿。

  原来这件事本没有这么严重,王利在把这件事拜托给对方后也不是完全不管了,在开工的截止日期那天他亲自来仓库查看了一下。

  当时他就已经发现对方是在拖延自己,但是碍于平时的面子,也不好撕破脸皮,只能一边吩咐助手去做一边盘算着以后要怎么把这笔账算回来。

  王利的助手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很有能力,平时深得王利信赖,也算是王利的心腹,所以王利就认为这件事交给他去办是不用担心了。

  但是天算不如人算,王利哪知道居然连在自己手下工作多年的助手都背叛了自己,工期延误至今,正是助手在报告上打得马虎眼。

  王利之前读了自己信任的助手的报告也就相信工期的进展,所以没有来工地,知道前几天自己的助手请了一个长假之后就不见人影了。

  他这才觉得不对,亲自跑到仓库查看,查看的结果让他当场就很没形象的瘫坐在了地上。

  “呃,我没听懂,这跟您儿子有什么关系,刚才王叔叔还……”

  唐糖接着刨根问底,王利有些为难,毕竟家丑不可外扬,询问的看向王权。

  “哼,怎么着,你还想替这个不争气的东西遮羞?这次差点倾家荡产,还不长记性!”王权没好气的冷哼一声,抱着肩膀看王利作何抉择。

  “唉,家门不幸啊……”王利跺了跺脚,恨铁不成钢的看了看还在地上躺着、没敢起来的王伟,把其中的隐情讲了出来。

  王利本来得知自己助手背叛自己后也十分愤怒,他想不懂,自己这些年没亏待过他,他怎么可能背叛自己,难道对方开的价码自己给不起吗?

  但是经过了一番调查以后,王利只能摔杯子了:他悔恨不该对王伟疏于管教,王伟平时出去玩女人用一些手段什么的他都会帮忙擦屁股,结果,这次擦到自己头上了……

  原来,王伟借用王利的私人电脑给王利的助手发去了邮件,内容是要去别墅取一份重要文件,甚至把这份文件夸张到关乎到公司生死存亡的地步。

  但是这封邮件是助手的妻子收的,或许会有人说是巧合,但,没人认为这是巧合,单从王伟咋别墅里做的哪些准备来看就知道这小子蓄谋已久。

  助手的妻子没想那么多,平时她也会帮忙取送一些文件,所以也就开车去了别墅,谁知道进门喝了老板儿子的一杯水后就不省人事。

  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是孤零零的躺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身体传来的异样感觉让她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并没有发生什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狗血剧情,尽管那是最“保险”的做法,但是她已经乱了,直接给丈夫打去电话哭诉。

  助手,或者说能做到王利亲信地步的助手,怎么会是简单的货色,虽然愤怒,但是他却让妻子隐忍。

  直到他联系上了表面上是王利合作伙伴,暗地里却对王利的产业垂涎已久的那些人……

  根据助手走前留下的那封信上所说,他原本只是想给王伟一个警告,并不想弄垮王利的产业。

  但是谁知道那件事之后王伟居然好死不死的继续联系他的妻子,中间一次甚至和其他狐朋狗友一起把她从家里强行带走,所以……

  9酷匠网唯一N4正#%版*,¤其他+都S)是T盗(/版l

  听到这里,所有原本还对王伟抱有一丝同情的人都觉得那同情还是留给可爱的小狗比较好,这种人,不值得同情!

  王利也不好意思继续待下去,拖死狗一样把王伟拖进车内,只说了一句晚点联系就开车离开了。

  “那我们挤王叔叔这辆车吧!”人家父子回家解决家庭矛盾去了,李篆他们也不好蹭车,只能六个人同乘一辆了。

  “别了,我还是打车回去吧!”李贵还想说什么,结果被李篆推进了副驾驶,他现在可是功臣,怎么能冷落了人家。

  再说,就算是平时,李篆也不会让李贵孤单一人打车回去,自己至少要陪着一起。

  “我们四个坐在后面吗,有点挤啊?”已经率先一步跑进去坐下的唐糖看了看车内的空间,小脸皱到了一起。

  “不挤不挤,这样就行,嘿嘿……”李篆嘿嘿一笑,钻进车里,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唐糖抱到了自己的腿上。

  “哎呀,你干嘛,把我放下……”唐糖张牙舞爪的想要挣脱,结果李篆双手环上了她的细腰,咸猪手隐秘的碰了碰那对违反物理常识的玉兔。

  得到了李篆的警告,唐糖不敢乱动了,不过车子开起来之后她央求了好久,李篆最终还是把她放了下来,毕竟那样不安全。

  不过四个人坐在后面的确有些挤,特别是李篆坐在中间,这个手嘛,偶尔会……

  “把你的爪子收回去,不然唐糖今晚跟我睡……”

  白凌眼露凶光,吓得唐糖赶忙坐到了她和李篆的中间。

  副驾驶上,李贵已经在一通一通的拨电话了,后座上四人会心一笑:打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抚柳凭栏说:

哈哈,接下来小弟每天日常两更哦,固定时间是上午十点和晚上八点,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