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跟王利谈了谈关于他那笔合同的具体事宜,最后王利甚至让人把那份合同从公司送了过来。

  仔细的看了看合同的内容,李篆确定了一下:“也就是说,我只要帮忙把这批建材送上车就可以了,就这么简单?”

  听到李篆说这件事简单,王利一愣,随后苦笑着点头:自己这个大建材老板都觉得焦头烂额的事情,到了这么一个才毕业没几年的毛头小子嘴里就变得这么简单?

  事实就是这样,如果是平时,这种事情还真的入不了王利的法眼,但是难就难在这是有人故意让他陷进去。

  平时的那些劳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人招走了,而且他认识的多是一下包工头,他们手底下劳力不少,但是能过来帮忙的屈指可数,还是在忙完工地任务的空闲时间。

  别逼无奈,只能来求李篆了,因为王权说李篆认识一批农民工。

  平时满大街都是农民工居然成了自己的救命稻草,王利颇为无奈。

  “这个委托我不好说,要去仓库看看建材到底有多少才行。”

  李篆问完详细情况后并没有激动地立刻签合同,而是提出了要去仓库看一眼的要求,王权二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时间不早了,我做东,去瑞和隆!”虽然李篆没有签合同,但是得到王权示意的王利知道这事有门,不由分说就在全市最好的酒店瑞和隆订了一桌。

  “这,让您破费了,这样,我联系一下人,等会儿咱们一起去吃饭,吃完饭我们就去仓库看看,没什么问题这买卖我就接了。”

  王利见李篆挺上道的,而且几人自始至终都没有谈过价钱,也没矫情,他这笔买卖做成了得到的收益可不仅仅是金钱。

  “好,你要是能帮我这个忙,我出一百万!”

  “哇,好多钱!”唐糖惊呼了一声,要知道他们目前也就一百多万,这一次就入账之前的总和,怎么能让她不吃惊。

  李篆笑着点头,不过却没有太高兴:报酬越多,付出越大,看来这笔买卖不好做。

  王权三人先下楼,李篆四人要准备一下出门的衣服,在事务所接待客人和出去吃饭可不能穿一套衣服。

  李篆换的最快,趁着等三女的功夫,他给李贵打去了电话:“喂,李大哥,最近怎么样?”

  接到李篆的电话,李贵还真的挺高兴,每次李篆打来电话都是有生意,让自己这伙人至少有个盼头。

  “恩,还行,就是工地一直不开工……”

  “哈哈,李贵大哥,你现在赶紧来一趟,我给你们介绍一笔买卖,做好了,至少有……”李篆思量了一下,觉得不能太亏欠自己老乡。

  “做好了,至少有五十万给你们分!”

  “啊?好,那我这就过去,我换一身衣服,你等一下,哎,那个谁,帮我看一下摊子,啊,还买什么买,老子要发财了,哈哈!”

  听着那边李贵的叫喊,李篆笑着摇头,把电话挂断。

  楼下,王伟把王利的也开了过来,他要充当一次司机,回想着刚才在事务所里闻到的迷人香气,他的脸色渐渐变得阴沉了起来。

  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几张相片,王伟嘿嘿一笑:“还好本少爷在客厅还装了几部相机……”

  又等了一会儿,李贵赶到了,见到李篆就上来打了个招呼,然后看见了器宇不凡的王权两人,心中一动:这应该就是雇主。

  对于李篆在中间那抽成这种事情,李贵没有任何怨言,也不敢有任何怨言,因为他知道即便是在工地做工,包工头从中间抽走的份额也远大于李篆。

  相比之下,他倒是觉得李篆这个兄弟挺厚道。

  “你们好,是您二位在我兄弟那里下的生意吧?”

  听着李贵的话,王权二人颇是无奈,就连李篆几人这会儿也觉得不太对:李贵和王权一个年龄段,却一直叫李篆小兄弟,这不是乱了辈分么?

  “呵呵,我么各交各的,各交各的……”李篆打了个哈哈,然后招呼着众人上车,三女做王权那辆,他、王利还有李贵做王伟这辆,美其名曰谈生意。

  不过他那点小心思哪能瞒过王权:这分明是对上次的事情还有意见。

  听着李篆的安排,王伟狠狠地跺了跺脚,不过好在他坐在驾驶位上,没人发现,手指轻点,手机上的几张相片已经被发到了网上。

  两车一前一后,开往瑞和隆。

  瑞和隆酒店作为全市首屈一指的五星级大酒店,面向的主要消费群体自然是大型企业的高层以及成功企业家,就算是王权他们也不经常来。

  因为就算是以他们的家底也经不起顿顿都来瑞和隆这么折腾,如果等王利再做一段时间,成为全市的建材龙头或许还有机会。

  饭桌上,王利还想叫酒,结果被李篆拒绝了。

  “王叔叔,您别叫酒了,我们一会儿吃完饭还要去仓库,别说一会儿还要签合同,就算是考虑到路上开车安不安全我们也不能喝酒。”

  听着李篆的话,王利讪讪一笑:自己和那帮老油条谈生意都谈习惯了,总想着谁更能喝谁就能占便宜。

  坐在王利身边的王权瞪了王利一眼:“看看你自己,还不如人家一个孩子!”

  李贵作为一个乡下汉子,从来没进来过这种酒店,所以一直很紧张,连座位都是特地选的李篆身边,弄得唐糖颇有意见。

  他不敢和王权两人说话,因为他们看起来更像包工头之上的大老板,所以有关生意的内容只能在吃饭的时候悄悄问李篆。

  一顿饭的时间,李篆把这件事和李贵说了个大概,然后由王利结账,一行人又前往王利的建材仓库。

  仓库建在郊区,要有一段车程,闲来无事的李篆拿出手机逛了逛贴吧,结果发现一则名为女仆玩起来就是爽的帖子很火。

  点进去一看,李篆惊掉了下巴:里面赫然是三女在王伟家身着女仆服的样子。

  尽管身上的女仆服除了裙摆短一点没什么露骨的地方,但是三女的样貌配合上这帖子的名称,也着实吸引来不少人围观。

  甚至已经有人在嚷嚷着人肉,也要找到这三个女仆来一场盘肠大战之类的不堪话语。

  李篆强忍着怒意把这则帖子看完,索性只有那几张相片,看来他们在更衣室里的做法是正确的,不然现在指不定怎么收场呢。

  目光阴冷的扫了扫正在开车的王伟,李篆心中默念你最好祈祷这则帖子别给三女招惹什么麻烦,不然我让你好看!

  不过一码归一码,李篆还不至于因为王伟的个人行为而给王利的生意添麻烦,一路上没吱声,到了仓库,领着李贵在里面转了一圈。

  “怎么样,五天的时间,有问题没有?”从仓库出来,王利赶忙问了一句,结果李贵摇了摇头,让他整个人如坠冰窟:难道真的要一夜回到解放前?!

  “太多了,就凭我们几十号人恐怕……”李贵一脸为难的看向李篆。

  “没事,李贵大哥,你不用为难,我们又不会怪你。”李篆转头看向王利,刚要拒绝,结果王利咬了咬牙,抛出了五百万的价格。

  hk酷d匠☆网永oR久免(=费看小=D说\

  这笔生意他前后能赚五百万,而且这笔生意只是一系列生意的前提,之前说的身家增加几成是以这一系列生意都做成为前提的。

  之前把这笔利益让出去五分之一已经有些心痛,不过这会儿他觉得这五百万都是蝇头小利,自己还是专心做后面的生意才是正经事,索性把利益全让了出去。

  “你之前还想着赚钱?你可真行!”听到王利又报出了一个价格,而且还高出这么多,王权有些不满意,拉着李篆就要上车:他不想管自己兄弟的这个烂摊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